田文林:颜色革命祸乱中东 香港须警惕“东方之珠”蒙尘

田文林 2019-08-27 浏览:
“颜色革命”看似温情脉脉,实则是“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为实现夺权目标,“颜色革命”的策划者总是不断煽风点火,甚至人为制造流血事件,目的就是加剧政府与民众对抗,给政府不断施压,最终颠覆政权,将对象国纳入西方政治经济版图,成为西方权力体系中的外围地带。就此而言,“颜色革命”是一场精心伪装的反革命运动。
【“美国在这场剧变中的作用比别人预想的更大。”】

田文林:颜色革命祸乱中东 香港须警惕“东方之珠”蒙尘

(二)网络成为西方策动“颜色革命”的新手段。

不同于此前发生在东欧和中亚的“颜色革命”,“阿拉伯之春”更像是一场典型的“网络革命”(或称“2.0版革命”)。在阿拉伯世界,社交媒体软件日益被使用广泛。统计表明,40%的用户将脸书视为接受最新消息的理想平台。由于这些消息来源的可靠性大成问题,因此,社交平台被广泛用于传播各种谣言和假消息。在2011年“阿拉伯之春”中,脸书和推特等社交媒体被广泛应用于组织抗议、相互沟通,外界联络等。反对派组织民众抗议活动,几乎都是借助社交媒体通讯工具,先在虚拟网络领域对民众进行洗脑和动员,然后再冲击现实世界,发起民众抗议乃至推翻原有政权。

突尼斯和埃及是阿拉伯世界最早发生政权更替的国家,这两个国家恰恰也是IT通信业占比最高的国家。中东剧变始于突尼斯“茉莉花革命”。而“茉莉花革命”最早触发点就是维基解密。2010年12月,危机解密披露的美国外交电报,详细描述了本·阿里政权的腐败,将其形容为“黑手党”,同时这些电文还揭示了本·阿里政权与军方有冲突,美国并不必然支持他,因此该政权极度脆弱,这等于向突尼斯的反政府分子发出强烈信号。这些电文内容一经网站散布,便引发国内民怨四起。此外,2010年12月17日发生的突尼斯失业大学生自焚事件,也是经由网络传播,彻底点燃了民众的反抗情绪,最终导致本·阿里下台。因此突尼斯革命被称为“维基革命”。

在“阿拉伯之春”发生后,西方国家积极推波助澜,他们积极为抗议者提供技术帮助,由此使民众抗议活动愈演愈烈。例如,为帮助中东国家的抗议者保持联络,同时避免被跟踪和抓捕,西方公司研发出一种可以接入网络又不留痕迹的TOR技术(洋葱路由技术,The Onion Router)。这种服务器可以为所有信息加密,用户可以通过它匿名上网。该项目由美国企业推出后,免费向伊朗人、突尼斯人、埃及人提供,目的就是让那些“想动摇本国政府统治的异见青年”在搞政权颠覆活动时,能躲避政府的审查和监视。

为确保突尼斯、埃及活动分子在断网情况下与外界保持联系,谷歌、推特迅速推出一款名为“Speak2Tweet”的服务。这项应用允许用户免费拨号,上传语音留言,该留言再被自动转换成推文,再传至因特网。兰德公司还花费数年研发出被称为“蜂拥”的非传统政权更迭技术。这些技术用来部署互联网联接的大量年轻人加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流动性抗议活动。此外,美国国务院还将研发“反审查”信息系统作为重要任务,并为该项目注资超过3000万美元。美国还在研发一款名为“暴动”的软件,其允许100%独立的无线宽带网络;频繁提供Wi-fi网络;不依赖任何实质器械,无须电话、电缆或卫星连接,因此能躲过任何监测。

可以说,正是借助网络技术帮助,阿拉伯抗议民众才得以有效组织,并使“阿拉伯之春”的火种最终星火燎原。正如一位抗议者所说:“Facebook用来确定日程,Twitter用来协调行动,YouTube 用来昭告天下。”因此,“阿拉伯之春”也被称为“Facebook革命”、“Twitter起义”、“键盘敲击出来的革命”。

二、播下龙种,收获跳蚤”:“非暴力革命”结出恶果

表面看,“颜色革命”使用非暴力手段,组织者甚至有意将抗议氛围搞得像“嘉年华”,还将自身包装成争民主、护人权、维护公民利益的“正义抗争”,西方媒体也经常将其冠以种种美称。“颜色革命”看似温情脉脉,实则是“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为实现夺权目标,“颜色革命”的策划者总是不断煽风点火,甚至人为制造流血事件,目的就是加剧政府与民众对抗,给政府不断施压,最终颠覆政权,将对象国纳入西方政治经济版图,成为西方权力体系中的外围地带。就此而言,“颜色革命”是一场精心伪装的反革命运动。“阿拉伯之春”已然表明,“颜色革命”不会给中东国家带来繁荣稳定,反而引发严重政治衰朽和经济恶化,出现更多的失败或半失败国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田文林
田文林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