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星清:人民币国际化与国家统一的关系

黄星清 2019-08-26 浏览:
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伟大的目标,或许需要几代人的不懈努力。那么,有人问:“既然还很遥远,那是不是就把这一目标束之高阁呢?”当然不是!只是我们不要把这个口号过早喊出来,不必过于张扬,要提前做准备,做调查,做研究,作理论,做统筹,做规划等,把人民币国家化的其他方面的基础打扎实些。但最重要的是,在这之前,中国必须拿到一张成年人身份证明——完成国家统一。

【本文为作者黄星清向察网的投稿】

黄星清:人民币国际化与国家统一的关系黄星清:人民币国际化与国家统一的关系

当前,关于人民币国际化的讨论很多,其中不乏真知灼见。但是如果离开国家统一这个基础,来谈人民币国际化,总不免给人一种看海市蜃楼或者到水中捞月的感觉。

人民币国际化需要包括但不限于以下两个重要条件:第一、中国完成统一大业,重塑亚太地缘新格局。第二、中国获得公平的世界资源支配权、持续发展权以及与之相匹配的国防力量。

习近平总书记说:“世界正处在百年未遇之大变局”,而亚太地区地缘格局的变革与重塑则是“百年未遇之大变局”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的崛起将是这场“百年未遇之大变局”的最大变量,也是亚太地缘格局变革与重塑的核心内容。围绕中国崛起所展开的遏制与反遏制、颠覆与反颠覆、霸凌与反霸凌的诸多斗争是这场地缘格局变革与重塑的基本表现。中国崛起必将带来亚太地缘格局的深刻变化,旧格局的解构,新格局的重塑,是这个变化过程的主题。因此,从这一角度来看,发生在香港的这场骚乱不过是亚太地区旧地缘格局解构前的一个小型较量,而事实上,台湾才是重塑亚太地区地缘格局的最关键一环。

黄星清:人民币国际化与国家统一的关系

香港,是帝国主义对中国的“腿部”深深刺伤后生长出来的一块并不健康的“肉”,回归至今还在流血,因为这块“肉”里有帝国主义留下的许多坏的“细菌”和“病毒”,伤口不容易愈合,不过,这块“肉”虽然在流血,也很疼,却并不对中国的前进产生致命的影响。而台湾,则是帝国主义长期用铰链勒索的中国的地缘“命根子”。不解决台湾问题,中国崛起的“成人礼”就没有地缘基石,民族复兴的目标就如同空中楼阁。从这个意义来讲,香港和台湾,都是帝国主义用以制约中国崛起的地缘工具,只不过由于各自的地缘性质的不同,而导致斗争形态的差异以及所产生影响的差异。正因为同为帝国主义遏制中国的地缘工具的关系,香港问题与台湾问题有着才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也就是说,中国在解决台湾问题之前,香港这块不健康的“肉”会时不时地流血,如果台湾问题得到很好的解决,那么香港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了。当前,摆在中国面前最紧迫的任务就是完成崛起前的“成人礼”——解决台湾问题,完成国家统一,这是塑造亚太地缘新格局关键一环。只有完成国家统一,一个对中国和亚州发展都会有利的地缘格局才会真正形成,帝国主义置于东亚、东南亚的魔掌才会被收回,帝国主义封锁亚洲的铰链才会解开,亚洲的持续和平才会露出曙光。所以,解决台湾问题,完成统一大业,是中国获得大国地位的当之无愧的标志。

黄星清:人民币国际化与国家统一的关系

大国地位是一个国家获得公平的世界资源支配权和持续发展权的资格证。随着国家统一大业的完成,帝国主义才会承认中国的大国地位,才会尊重中国的真正崛起,而“足够宽广的”太平洋和印度洋才会有与中国的大国地位相匹配的空间供中国海军游弋,同时也更意味着崛起后的中国享有公平的世界资源支配权和持续发展权。

当今世界金融的本质就是世界资源支配权的货币化。一个国家享有多少资源支配权,它的货币就会有多少国际认同度。世界大国地位的本质一定程度上讲,就意味着公平的世界资源支配权和持续发展权。而金融则是附着于大国地位的资源交易工具,如果没有大国地位,即资源支配权和持续发展权,金融就是徒有其表的华丽“玩具”,而金融平台也不过是放置“玩具”的游乐场,同时,其国家货币也就不会有多少世界认同度。所谓的世界金融中心,其实都是世界大国用以将其世界资源支配权进行获取暴利的一种平台。所以,当前无论是香港、伦敦或者是新加坡,其所谓的世界金融中心地位的最大获益者都不是这些城市本身,而是掌握大国政治经济命脉的国际垄断资本。明白这个道理,也就明白金融不是可以独立于资源支配权及其与之相关的健康发展权之外的一种工具,或者其它与这两者俱无关的某种发财致富的“法宝”。离开了大国地位,离开了世界资源支配权,那些关于人民币国际化和建立世界金融中心的诸多“妙招”都是花架子,而人民币国际化的目标就会变得很虚幻。

人民币国际化的关键就在于中国能否公平享有国际资源支配权,即中国可以支配的国际资源的多少,以及可以持续健康的工业化和科技发展的机遇。归根结底,人民币国际化的成功程度与中国可以支配的国际资源呈正相关关系,与中国可持续的健康发展呈正相关关系。而决定中国哪个城市或者哪几个城市成为世界金融中心,则在中国拥有大国地位,掌握了世界资源的公平支配权及其与之相关的持续发展权后,都将是有现实意义的事情。

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伟大的目标,或许需要几代人的不懈努力。那么,有人问:“既然还很遥远,那是不是就把这一目标束之高阁呢?”当然不是!只是我们不要把这个口号过早喊出来,不必过于张扬,要提前做准备,做调查,做研究,作理论,做统筹,做规划等,把人民币国家化的其他方面的基础打扎实些。但最重要的是,在这之前,中国必须拿到一张成年人身份证明——完成国家统一。

来源 : 宏国智库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黄星清
黄星清
著名社会评论员、社科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