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战争——经济战前线的美国情报部门

【法】阿里·拉伊迪 2019-08-24 浏览:
美国人将会采取一切措施来保障“美国制造”的地位,甚至包括单方面的行动。这是对他们的合作伙伴、竞争对手以及敌人的警告:美国将加强立法,打击世界各地的经济欺诈和经济侵略行为。中国感到自己被特别针对不足为奇。由于特朗普政府惧怕中国经济的崛起,中国常常成为总统顾问的攻击对象,其中包括彼得·纳瓦罗,这个人是对华战略中“鹰派中的鹰派”。中国被指责利用多边贸易体系不公平地从美国手中夺走大量的市场份额。美国还指责中国过度保护其国内市场,甚至窃取美国公司的秘密技术。最终,特朗普于2018年3月正式向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商品加征关税。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宣布加强对外国投资的监管机制。虽然这套新机制面向所有国家,但中国仍旧是其主要目标。该机制主要是强化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调查手段。该委员会负责监管外国投资事宜,若外国企业想要收购美国企业,就需要征得它的同意。而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保护的公司都或多或少与国家安全相关——国防、能源、交通、电子等。

噩梦一般是从美国的政府部门(美国司法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发出的一封信件开始的。美国人在信中怀疑某公司在某个国家的市场中存在欺诈行为,因此开始他们热衷的大话骰游戏。公司无法知道这些美国政府部门到底是在虚张声势,还是真的掌握了可靠的信息。它们手上有什么信息?它们是如何获得这些信息的?难道公司有内鬼?这是不是在捕风捉影?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于2011年启动了一个鼓励告密者揭露其公司非法交易的项目。这是一个具有诱惑力的项目,因为报酬很丰厚:罚款总额的10%-30%。在2011-2016年,共有34个告密者获得了总计1.11亿美元的报酬,

【“而且不排除这些线人通过其他方式获得另外的酬劳,譬如让情报部门或者美国警方在国际事务中为其提供方便”。】

信息本身及其来源并不重要,被盯上的公司无论如何都会陷入困境。搞清楚美国人是否在虚张声势对陷入困境的公司来说根本无济于事。反抗美国奥威尔式的极权主义简直是天方夜谭。在经济情报领域,几乎没有人能够躲过美国“大耳朵”电子监控系统。监控任务都是由美国各调查部门组成一个特别行动小组来联合执行的:美国联邦调查局、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以及美国国家税务局,也就是在1931年以逃税的名义扳倒了著名的阿尔·卡彭领导下的芝加哥黑手党的团伙。仅美国联邦调查局就有800名特工负责打击腐败,其中包括一个由30人组成的特别小组。而联邦警察的工作则是接收美国安全部门和情报部门的消息,其中就有大名鼎鼎的美国国家安全局。

另外,美国情报界在搜集和分析商业情报方面拥有悠久的传统。情报界的一些杰出探员在经济领域的履历相当亮眼:先后在艾森豪威尔和肯尼迪政府时期担任中央情报局局长的艾伦·杜勒斯曾经是一名商业律师,里根政府时期的中央情报局局长威廉·凯西曾经担任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主席,克林顿政府时期的中央情报局局长约翰·多伊奇在花旗银行工作时遇到了后来在中央情报局兰利总部的同事诺拉·斯拉特金,纽约证券交易所前主席戴夫·多尔蒂之前曾是中央情报局特工,在中央情报局负责经济间谍活动的弗兰克·乔治·威斯纳曾是美国国际集团的副总裁。

面对这些经验丰富的美国信息猎手,各大公司绝无任何躲过“卡夫丁轭形门”的侥幸(“卡夫丁轭形门”是指,公元前321年,萨姆尼特人在古罗马卡夫丁城附近的卡夫丁峡谷击败了罗马军队,并迫使罗马战俘从峡谷中用长矛架起的形似城门的“牛轭”下通过,借以羞辱战败军队。——译者注)。它们最隐秘的经济勾当终究逃不过美国人的监控。这其实与主动打开水龙头,让信息流入美国情报部门没有什么不同。

美国经济情报界蓄势待发

如果没有情报武器,美国打击腐败和制裁违犯经济禁运令企业的效率会大大降低。美国情报部门搜集、分析经济与金融情报的工作臻乎完美,自苏联解体后,世间无出其右者。美国间谍个个都是令人生畏的经济战士,忠实地为美国利益服务。

但这不意味着他们在冷战期间的情报工作不出色,只是当时这并非他们的优先事项,那时他们将精力更多地投入到打击共产主义的事业中。在那个时期,美国各部门之间就已经有了一些共享竞争对手情报的渠道。譬如为美国中央情报局、美国国家安全局,以及由美国国防和安保行业牵线的特别安全官。同时,从1977年开始,情报联络处成了中央情报局、国家安全局两大情报部门与美国商务部分享情报的桥梁,后来又改名为行政支援办公室。显然,情报联络处将搜集的情报提供给营利机构是不被容许的。但这并不妨碍中央情报局定期在兰利总部组织研讨会,与美国的企业家一起探讨譬如半导体之类的敏感科技话题。总之,中央情报局定期在国内资源部会见美国大型企业的领导人。即使在今天,美国大企业的负责人依旧会欣然前往中央情报局的兰利总部做客。

20世纪80年代初是一个转折点,标志着美国情报部门开始全面参与经济领域的活动。当时的美国总统是当过好莱坞演员的罗纳德·里根。他不享有情报专家的头衔,也不是中央情报局文件的忠实读者。然而,他重新给予了中央情报局一定的自主权,至少恢复了它在水门事件前享有的权限。罗纳德·里根签署的第12333号“美国情报活动”行政命令,使情报间谍有借口与美国公司勾结,一起谋划组织海外行动,而且他们无须随时向美国司法部长报告行动进展。里根另外签署了其他两份官方文件(第12331号和第12334号行政命令),重新启用被前任总统吉米·卡特打入冷宫的情报部门。根据新指令,情报机构可以在非官方部门的掩护下开展秘密行动。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