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暴乱给我们上了一课——我国高校还要继续使用宣扬新自由主义的课程和教材吗?

明为 2019-08-19 浏览:
《西方经济学》的一个“经济人假设”(又称“理性人假设”),蒙蔽误导了多少年轻学子,培养了多少“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我们很难想象,一群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能建设什么样的社会主义?更别说什么共产主义信仰了。所有崇高理想和伦理道德,在他们眼里都成了笑话。可我们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为什么还要大肆宣扬资本主义的哲学基础——个人主义呢?也许有人会辩解,我们是为了批判才教的。这纯粹是一派胡言!见过几个教授《西方经济学》的人是批判“经济人假设”的?轻描淡写、不着要害的点评,那也叫批判?当然,他们也可以为自己辩解——书上就是这么写的!编写者忘了马克思对个人主义的批判了?

【本文为作者明为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香港暴乱给我们上了一课——我国高校还要继续使用宣扬新自由主义的课程和教材吗?

香港暴乱,是以美帝国主义为首的西方帝国主义势力对中国发起的一场蓄谋已久的颜色革命。虽然整个局势还在我党和政府的把控下,但是着实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的意识形态和教育部门再也不能对此等闲视之了!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西方资本主义世界陷入滞胀困境,西方世界在反思凯恩斯主义中,宣扬自由放任、个人主义(反社会主义)、反政府的新自由主义在八十年代诞生了。这个思潮一经诞生,就与西方跨国垄断资产阶级、尤其是国际金融寡头们的帝国主义意识一拍即合。

西方跨国垄断实业资本家需要一个更加自由放任的国际市场,任由他们在全世界进行成本最小化的生产配置,任由他们在全世界尽可能广阔的市场销售他们的产品。西方国际金融寡头更是需要一个更加自由放任的国际金融体系,任由他们操纵国际金融、操纵他国金融,反反复复剪羊毛,掏空他国民众的口袋,掏空他国政府的储备。只要哪个国家哪个政府哪个领袖要敢挡他们劫掠财富的路,他们就会采取一切可能的办法搞掉这个领袖、颠覆这个政府、分裂瓦解这个国家。委内瑞拉等拉美国家、前苏联、南斯拉夫、埃及、乌克兰、利比亚、泰国,等等等等,皆是被他们成功上演这种反动活动的对象,而打着所谓的“人权”、“自由”、“民主”旗号进行的暴乱是屡试不爽。

这些打着“人权”“自由”“民主”旗号的新自由主义思潮,美帝国主义在其他国家又是通过什么样的渠道来向年轻人宣扬灌输的呢?除了无孔不入的影视媒体网络娱乐以外,一个非常重要的渠道就是学校课程设计和教科书编排。就我国经济学教学而言,就大量充斥着宣扬新自由主义的课程和教学内容,如《新制度经济学》、《西方经济学》(包括形形色色的《经济学原理》、《现代经济学》等)、《现代财政学》(主要是其反政府反社会主义的公共财政理论体系)、《现代金融学》(主要是其宣扬金融市场化自由化、金融深化、经济货币化理论等)。

《西方经济学》的一个“经济人假设”(又称“理性人假设”),蒙蔽误导了多少年轻学子,培养了多少“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我们很难想象,一群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能建设什么样的社会主义?更别说什么共产主义信仰了。所有崇高理想和伦理道德,在他们眼里都成了笑话。可我们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为什么还要大肆宣扬资本主义的哲学基础——个人主义呢?也许有人会辩解,我们是为了批判才教的。这纯粹是一派胡言!见过几个教授《西方经济学》的人是批判“经济人假设”的?轻描淡写、不着要害的点评,那也叫批判?当然,他们也可以为自己辩解——书上就是这么写的!编写者忘了马克思对个人主义的批判了?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与“人权”“自由”“民主”理念相结合,就成为了偏执狂乃至暴徒、人类社会的垃圾。那些港独废青们,在殴打警察和游客时,在制造社会暴乱时,想到过尊重过别人的“人权”“自由”“民主”吗?没有!他们心里只有他们的人权、他们的自由、他们自己的民主!看到过有几个这样的人成为社会成功人士的?他们不过是西方帝国主义者豢养,用来毒害、搞乱其他国家的垃圾工具而已。

虽然国家早已明确规定要反对新自由主义,但是某些高校以及某些高校的某些院系对中央阳奉阴违、我行我素,俨然一副独立王国的姿态。之所以如此,不外乎是他们早已变成了新自由主义者了。长此以往,我国高校给我们培养的不是社会主义接班人,而是掘墓人。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