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制度陷阱:利益集团如何操控民众

拨开迷雾看世界 2019-08-17 浏览:
可以看到,解决香港问题不能走上层路线,而是要走群众路线。媒体和教育是最重要的战线,决不能放弃。其实,香港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反面教材,给我们真实的演示了资本是如何控制民众,为了一己私利而祸乱社会的。对我来说,香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吸取香港的教训,建设好我们自己。这才是最重要的。

01

基本问题是,1997年香港回归之后的港人治港,到底是谁在主导。

香港的制度陷阱:利益集团如何操控民众

站在某些利益集团的角度,考虑的是如何在香港回归之后争取最大的控制权,保证自己的利益。

第一步,香港回归中国之后,最大的力量当然是中央政府。所以利益集团精英们首先选择和中央合作,从基本法起草,到选举委员会人选,精英们都占据了多数位置。

第二步,是怎么来制衡中央政府,以保障自己的最大利益呢?他们选择了以夷治华。

英国政府配合香港利益集团,在香港基本法中埋下的最大的陷阱是在司法方面。

第八十八条,规定香港法官由香港当地法官和法律界及其他方面知名人士组成的独立委员会推荐;第八十九条,规定罢免法官必须由不少于三名当地法官组成的审议庭的建议。第九十条,规定只有终审法院和高法首席法官需要由中国公民担任;第九十三条,规定香港殖民地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员均可留用,待遇不低于之前。

这导致香港回归22年来,以英国籍为主的法官利益集团垄断了香港的整个司法系统,并以司法独立的名义,极大的主导了香港的治权。

第三步,控制媒体、教育和养寇自重。

精英利益集团是香港媒体最大的金主,媒体的声音就代表了背后资本的声音。

通过控制媒体,他们就控制了舆论,窃取了“民意”,也控制了教育。

香港媒体的主题是什么呢?就是反中,妖魔化中央政府,鼓吹西方民主自由。在这一方面,精英们和西方势力同流合污,共同给香港人民洗脑。

而所谓的港独、反对派,是他们养寇自重,对抗中央的棋子。

02

著名的海港城和铜锣湾时代广场,都是香港的地标。这两个物业都属于九龙仓,所有人是包玉刚的女婿吴光正。

海港城连续两次发生国旗被反对派激进示威者从旗杆拆下扔入大海事件,还贴出警察非请勿入的告示。

香港的制度陷阱:利益集团如何操控民众

海港城的态度,就是背后资本的态度。

吴光正和郭台铭很像,他在97年香港回归前,也是先后辞去了九龙仓和会德丰的董事会主席职务,成为首个宣布竞选香港特首的人选。

中央政府起了什么作用暂且不谈,反正大地产商吴光正落选了。

董建华获得中央政府支持上台之后,推出了八万五建屋计划,每年新建85000套住房,可以让70%的香港家庭在十年内拥有住房。

同时,董建华还提出了数码港、教育改革、高官问责制、强制公积金制度等政策,正中香港的要害。

"八万五"计划恰逢亚洲金融风暴,香港房价大跌。为了安抚负资产者、稳定楼价,1998年董建华宣布冻结卖地。

2002年董建华连任,经济形势好转,房价进入上涨周期,董建华考虑重新启动扩大供地政策,这严重违背地产商的利益 。

正好,董建华在推进基本法第二十三条:

【“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

于是,在地产商和其他香港利益集团的共同鼓动下,香港爆发了反对《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示威游行,最终把董建华赶下了台。

接替董建华的曾荫权,和地产商的配合非常好,土地供应量暴跌,每年只推出1.2万套住房,远远低于每年5万的正常需求,导致房价大幅上涨。

2012年,李嘉诚等商界人士公开支持的唐英年输给了出身贫寒的梁振英。梁振英就是以“打压高房价、增加福利”为口号以高票当选。

香港的制度陷阱:利益集团如何操控民众

梁振英在2013年其首份施政报告指出,将加大加快资助房屋的供应,从2018年起,5年内至少供应100,000套公屋。

为了规避利益集团以环保名义反对新地块,梁振英出台了宏大的填海计划和人工岛规划。

香港的制度陷阱:利益集团如何操控民众

梁振英还强调将应对不断加剧的收入不平等局面,并扶持中小企业同香港的大企业集团展开竞争。

这些主张很自然引起了香港商界富豪们的极大担忧和反感,对梁振英的抹黑就没停过。

为了限制香港地产的过高涨幅,在住宅地产方面实施了买家印花税及额外印花税等政策。2013年2月份,李嘉诚旗下的长江实业突然宣布拆售葵涌雍澄轩酒店,并且直接打出了非住宅地产不受相关税收限制的旗号,被当做香港地产业的反击。

梁振英毫不退让,发出特别新闻稿,特别提醒市民购雍澄轩酒店时可能违反的规定,并且详细列出违反的罚则,以示后果严重。最终使得长江实业被迫取消拆售,李嘉诚恨之入骨。

于是,有人开始配合国外反华势力放狗咬人。

2014年,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以要求提前普选为名,发起了香港“占中”事件,这三人也被称为“占中三丑”。

占中以搞乱香港为筹码,向中央和特区政府施压,最后因为政府的强硬和民怨日增而失败。但是该运动严重冲击了政府的威信与梁振英的声望。

梁振英最终于2016年宣布因家庭原因放弃争取连任。

香港的制度陷阱:利益集团如何操控民众

梁振英态度鲜明

03

2017年的特首选举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

利益集团和外部势力推出了自己的代理人曾俊华,公然和中央唱反调。

香港的制度陷阱:利益集团如何操控民众

受到泛民支持的曾俊华声称,

【“我不只是为了一千二百人(香港特首靠1200名代表投票产生)而出来参选,特首毕竟是七百三十五万香港人的特首。就算我有幸拿到所有选委的选票;但是没有你们市民的认可,又有什么意义呢?”】
来源 : 拨开迷雾看全球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