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村过客:中国风帆如何击破特朗普疯灾?

地球村过客 2019-08-13 浏览:
特朗普改变了世界。这个改变是不可逆转的。无论中美贸易争端以何种方式解决,中国显然都不可能回到原来的老路上。传说拿破仑有个“中国睡狮”的譬喻,提醒欧洲人不要去惊醒那头睡狮。其实很多中国人原本也不想醒来,毕竟梦境很讨人喜欢。但特朗普成功地惊醒了我们,逼迫我们走一条虽然艰巨但却光明的道路。中国航船正在向着新的航线转舵扬帆。特朗普如果足够长寿,将有机会能够看到美国的衰败;他也将会明白,“中国威胁”原本只是他及其队友们的幻觉,但他们与这个幻觉搏斗的结果,却是逼迫中国加快了内涵式发展步伐,使中国崛起成为现实。

多年来沿着自由主义轨道行进的世界经济列车脱轨了。未来十年,美国总统无论是谁,都将在“反抗衰落”“遏制对手”的思路中挣扎,继续给这个世界带来麻烦,使得旧经济秩序反复陷入动荡。但美国终究无法挽回国内经济的衰败趋势,最终将丧失支配世界体系的动机和实力。在特朗普疯灾之后的残棋中,中国应该有新的路数,而这已经由中国领导人所阐发。从长远来看,贸易战只是过眼云烟;无论其结果如何,中国都将果断地转换航道,跳出区区中美利益链,转而着眼于事关人类生存大计,建立有异于亚当·斯密体系的经济发展范式。

二、特朗普疯灾背后的蝴蝶翅膀

中国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新时代,这是富于远见的战略布局。我们固然将面临诸多困难,却也将由此而创造新的历史传奇。从未来的角度来看,特朗普和贸易战都只是历史舞台上的小品类节目,真正要紧的,是当前世界经济棋局已经呈现出新的特点,这是特朗普疯灾的根源所在,也是塑造未来世界的动力所在。这些特点对中国经济发展构成了压力,但也将推动中国制度创新,足以说明“高质量发展”的历史必然性。

首先,以资本为核心的发展模式难以克服其内在矛盾。两百多年来,西方经济学著作可谓汗牛充栋,但其核心却只需用一句话来概括:资本必须通过连续的扩大再生产中实现保值增值。我们得赞美资本所蕴含的巨大经济动能,因为我们都曾身受其益。但是,资本又是一个人类创造的难以控制的怪物,有其自身的生存逻辑,甚至在很大程度上奴役了资本家,把他们变成高度顺从于市场征候的机器人。在过去的两百多年,资本通过推动全世界的社会化大生产,使自己实现了天文单位级的增值,成为改造地球的最不可思议的隐形力量。在过去的三四十年,我们看到恣意任性的资本游戏,而且相信它的前景无可限量的。然而,现在我们却目瞪口呆地发现,它似乎碰到了扩张的边界,这就是“产能过剩”。“产能过剩”的实质是资本占有过多财富,表象是扩大再生产链条出现断裂,结果是实体经济停止扩张,资本失去活力。这个过程很像一颗恒星从红巨星坍塌成白矮星,壮丽而又骇人。看来,我们必须回到这样的政治经济学教条:有组织的社会化大生产与无政府的资本运作势必引发经济萧条。本世纪头十年资本的狂欢,演出了“虚拟经济”的惨剧,逼迫各国政府出手挽救资本,最终变成对资本的管制。无庸置疑,以资本为核心的发展模式显然不可持续。而事情不止于此。

第二,政治民主压缩了经济自由主义的生存空间。“民主”与“自由”本是双生子,但有趣的是,导致如今经济自由主义衰亡的,正是政治民主主义。就此而言,“后工业社会”理论(包括“第三次浪潮”等预言)只看到经济和技术这一方面,而忽视了国家的存在。自由主义经济构架下资本的自由流动,使其可以在全球范围内追求与人力资源(既是劳力,也是市场)的最优匹配,实现利润最大化;但由于国家的存在,人力资源的流动却被国界所限制。这样,当资本在全球范围内寻找最优人力资源时,进入“后工业社会”的国家将发现“产业升级”导致的制造业萧条使得整整一个社会阶层陷于困顿。而政治民主赋予这个阶层的表达权,必然形成重新工业化的政治压力。政府如果想要正面回应这种压力,只能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手段,以抵销人力等成本的劣势。这正是眼下各发达国家共同面临的困境,必然地导致自由主义体系的衰落。而美国更有“保卫霸权”的政治需求,更是要以消除全球自由竞争为目标,实现美国对全球经济的绝对控制。“美国优先”的实质,是建立一个“美国黑洞”,形成吸附吞噬式的星系。这就意味着无论中美贸易战以何种形式结束,中美贸易关系都不可能回到早先的轨道上,遏制与反遏制将是中美之间无法解决的矛盾。不过,这是题外话。我们还是回到正题上来。

第三,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已为天理所不容。过去两百年来改变了这个地球的西方经济学,本质上存在一个严重的缺陷:它不懂得也不在乎热力学第二定理,相信自然环境具有无限承载力,因此在微观会计核算中有意地屏蔽了外部性问题,而其利润动力机制也通过转嫁外部性而得以发挥效能。两百多年来,西方资本主义体系在全球的扩张,不仅是出于控制经济成本和扩张市场的动机,也是转移外部性的需要。经过两百多年的积累,原本不计入企业盈亏的经济外部性已经无法隐形,正在直接或者间接进入政府和企业的成本,这对资本主义经济体系来说是一场毁灭性的灾难。特朗普在全球变暖问题上采取的极端立场,与其说是基于意识形态的偏执,不如说是绝望。他要保卫他所珍爱的资本主义制度,为此他不惜欺骗自己、压制别人。因为限制碳排放及其遏制全球变暖的目标,实际上是要求对经济进行计划管理;而这对以追求无限私欲为特征的资本主义来说,是一份死亡通知书。所以围绕环境保护的争吵在实质上是意识形态分歧。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美国右翼政客把环保活动人士称为“绿色共产党”,多方予以打压。但坚定的资本主义信念压制不了不可逆转的增熵趋势,掩饰不了日益彰显的生态危机。此时此刻,我们或许就在出奇的炎热或者暴雨中,惶惶不安地揣测大难是否即将临头。是占有,还有生存?对于这个问题,传统的西方经济逻辑已经失效。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