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根良:中国应该走一条什么样的技术追赶道路

贾根良 2019-08-11 浏览:
显而易见,在当代世界经济中,只有价值链高端才有技术追赶的机会窗口。目前,我国“高端产业低端化”严重阻碍了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这不仅使我国依靠技术进步和新兴产业实现转型的目标存在落空的危险,而且也将使我国利用新技术革命改造传统产业的经济升级出现“为他人作嫁衣”的局面。因此,我们亟须改变目前试图从价值链低端入手实现技术追赶的路径,坚决抛弃依靠外资技术转移和沿着跨国公司全球价值链逐步实现技术升级的幻想,痛下决心自主研发绝大部分甚至所有领域的核心技术。从长远看,只有从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价值链高端入手,我国才能实现对发达国家的技术经济追赶。

更为重要的是,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机会窗口”不仅是新兴国家技术追赶乃至跳跃式发展的关键所在,而且对于传统产业保持或取得国际领先地位也具有决定性的作用。在第二次工业革命开始时,英国在新兴产业上被美国和德国全面赶超后,其所以在传统产业上也逐渐丧失了“世界工厂”的优势地位,就是因为美国和德国在新兴产业上的领先技术为其改造传统产业提供了绝对优势,使传统产业的技术得到了更快和更全面的革新。例如,在20世纪初的美国和德国,效率更高的电动机和内燃机很快就得到了普遍采用,而蒸汽机在英国却仍占统治地位。英国的教训对于我国如何保持“世界工厂”的地位尤具警示意义。

面对新一轮技术革命,目前我国在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上做出的努力和实践能够担当起成功实现技术追赶这一历史重任吗?考察历史可以发现,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以前欠发达国家的技术追赶中,战略性新兴产业确实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但在当代世界经济中,如果仍将战略性新兴产业笼统地等同于技术追赶的“机会窗口”,已经不再适合。这是因为,在新一轮技术革命浪潮下,由于模块化生产方式的出现和全球价值链的迅猛发展,发达国家的跨国公司不用再等产品成熟,就可以把新兴产业的新产品加工、组装甚至工序创新等价值链低端环节作为一个产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而发展中国家在新兴产业的早期就可以通过廉价劳动力加入到这种新产品的全球化生产体系之中,这被称作是“新国际分工”。而反观我国的战略性新兴产业,目前仍沿袭了利用劳动力等成本要素的比较优势参与国际分工的老路,这是我国之所以陷入“高端产业低端化”陷阱的根本原因。

例如,我国光伏产业就是这种战略性新兴产业价值链低端化的典型代表。首先,我国光伏产业的技术创新主要集中在光伏组件加工制造方面,而没有掌握包括光伏组件的制造设备、高纯硅提纯技术和新型光伏材料研究等核心技术,整个产业的附加值仅占全球光伏价值链的8%—10%,在全球价值链中处于加工制造的低端环节,在国际分工中仍处于“担水劈柴”的地位。其次,我国光伏产业的技术创新基本上都属于工序创新,这种创新提高生产率的结果是导致了我国光伏产品生产者受损而进口国受益的价格下降,与激烈竞争和大量产能过剩相结合,共同导致了国民福利的净损失。最后,我国光伏产业通过进口国外关键机器设备和高附加值投入,90%以上产品销往国外市场,这种利用廉价劳动力,特别是各地政府在土地、税收、环境和融资等方面提供的低成本扶持政策,打造出来的低端加工制造产业在很大程度上属于一种为他人作嫁衣的“飞地型经济”。

那么,我国是否可以在战略性新兴产业中通过跨国公司控制的全球价值链实现从低端到高端的逐步升级,从而实现技术追赶呢?历史经验表明,迄今尚无成功先例;理论研究说明,这是不可能成功的,因为“新国际分工”的模块化生产方式已经阻断了发展中国家试图通过“反向工程”对发达国家进行技术追赶的道路。因此,与“在传统产业上不可能存在追赶机会”一样,在战略性新兴产业中,从价值链低端融入发达国家的国际分工体系,同样也不存在技术追赶的“机会窗口”,更不可能存在跳跃式发展的历史机遇。韩国和芬兰在信息技术范式迅速变革的20世纪80年代进入信息技术产业取得了成功,原因就在于它们是从核心技术的自主创新和价值链高端入手切入全球价值链的,而全球自由贸易特别是中国开放广阔的国内市场则为这两个国家价值链高端发展战略提供了根本性的市场保障。

现在,回过头来我们就可以回答下述问题:在历史上也曾经是欠发达国家的英国、德国、美国和日本,在它们相继崛起过程中为什么抓住了当时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就抓住了国家致富的关键?与目前的“新国际分工”相比较,显而易见的原因就在于,当时由于整个工业的产业价值链基本上都在一国之内,所以抓住了战略性新兴产业就抓住了具有报酬递增特征的高创新率、高附加值、高工资和高就业的高质量经济活动,这些国家在半个世纪左右的时间内就实现了国家崛起。而在当今的“新国际分工”中,由于价值链在国家之间的分解,高质量的经济活动通常仍集中和保留在发达国家占据的高端环节上,而跨国公司则把那些惯例化、低附加值、几乎没有创新机会窗口、进入壁垒很低的价值链低端环节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是战略性新兴产业,这些价值链低端环节就不再具备技术追赶和国家富强的产业特征了。

技术追赶的战略路径及其政策建议

显而易见,在当代世界经济中,只有价值链高端才有技术追赶的机会窗口。目前,我国“高端产业低端化”严重阻碍了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这不仅使我国依靠技术进步和新兴产业实现转型的目标存在落空的危险,而且也将使我国利用新技术革命改造传统产业的经济升级出现“为他人作嫁衣”的局面。因此,我们亟须改变目前试图从价值链低端入手实现技术追赶的路径,坚决抛弃依靠外资技术转移和沿着跨国公司全球价值链逐步实现技术升级的幻想,痛下决心自主研发绝大部分甚至所有领域的核心技术。从长远看,只有从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价值链高端入手,我国才能实现对发达国家的技术经济追赶。

来源 : 求是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贾根良
贾根良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