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新城:认清美国的帝国主义本质,是应对中美贸易战的前提

周新城 2019-08-10 浏览:
不得不承认,迄今为止的经济全球化,主要是在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主导下实现的,它是从属于垄断资产阶级的利益的。从政治上考虑经济全球化问题,在社会主义制度与资本主义制度并存,而且资本主义的实力大大超过社会主义的情况下,经济全球化还是垄断资产阶级对社会主义国家推行和平演变战略的有力工具。他们利用经济全球化的趋势,向社会主义国家进行渗透,通过发展经济贸易来往和人员交流,灌输西方的“普世价值”,培植持不同政见者,伺机颠覆社会主义政权。这就是毛泽东一再告诫我们的“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特朗普在联合国大会上就号召消灭社会主义,攻击社会主义语言之激烈,咄咄逼人,消灭社会主义的心境,溢于言表。改变的只是方式方法。所以,我们必须牢牢把握美国的帝国主义本质,看清美国发动贸易战的本意是颠覆我国社会主义政权,通过极限施压,在国内投降派的配合下,和平地演变到资本主义去,不达目的是不会罢休的。

必须在坚持独立自主的前提下参与经济全球化

在资本主义社会里,资本家为了获取利润奔走世界各地,民族市场逐渐发展成世界市场。上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交通、通讯工具(尤其是互联网)的发达,国际分工日益加深,各种生产要素的配置越来越超出一国的范围,形成世界性的产业链,经济越来越全球化了。经济全球化,就是指各种生产资源(包括资本、商品、技术、人才等等)不再局限于在本国范围内、而是在全世界范围内进行配置了,从而各国经济密切联系在一起,出现了相互依存的趋势。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国家都不能离开别的国家孤立地发展,必须参与全球化,这是生产力发展引起的客观必然趋势。我们必须适应这种趋势,闭关锁国,必然阻碍经济的发展。顺应这一客观趋势,我们把对外开放确定为我国的基本国策,通过对外开放来带动我国经济的发展。

生产力的发展引起经济全球化。但是我们不仅要从生产力的角度来研究经济全球化,认识到经济全球化的客观必然性,而且要从生产关系的角度来研究经济全球化。人们总是在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统一中从事经济活动的,资源配置总是在一定生产关系基础上实现的。离开了生产关系,就不会有生产力,也不会有经济全球化。

不得不承认,迄今为止的经济全球化,主要是在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主导下实现的,它是从属于垄断资产阶级的利益的。这表现在,第一,经济全球化的运行规则是美国为首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主导下制定的,第三世界国家基本上只能听从它们安排,最多参与一些意见,但不允许有决策权;第二,经济全球化的机构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控制的。经济全球化的三大机构均被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所控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股份制性质的机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持有大股,它们必然有控制权,而且明确规定基金会主席由欧洲国家人员担任;世界银行也是由西方国家控制的,行长由美国人担任;世界贸易组织(WTO),名义上是各国协商的机构,实际上是凭实力讲话,谁的经济力量强,就听谁的,胳膊拧不过大腿。第三,从事全球化活动的主体(跨国公司),基本上都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拥有的,最近随着经济的发展,新兴市场国家才开始有跨国公司,但数量以及实力都有限,不足以同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相抗衡。

正因为经济全球化是服从于垄断资产阶级利益的,就经济关系的本质而言,基本上是阶级压迫和剥削的关系。所以顺应生产力发展要求实现的经济全球化,却不能为世界劳动人民谋利益,出现了越是全球化,南北差距越来越拉大,反全球化的势力也越强大的怪现象。如果从生产关系角度分析经济全球化,这种现象就很好理解了。

还应该从政治上考虑经济全球化问题。在社会主义制度与资本主义制度并存,而且资本主义的实力大大超过社会主义的情况下,经济全球化还是垄断资产阶级对社会主义国家推行和平演变战略的有力工具。他们利用经济全球化的趋势,向社会主义国家进行渗透,通过发展经济贸易来往和人员交流,灌输西方的“普世价值”,培植持不同政见者,伺机颠覆社会主义政权。

经济全球化是充满了矛盾和斗争的,绝不是像某些学者想象的那样,一片田园牧歌式的情景。

我们看到了现在占主导地位的经济全球化的阶级本质,所以提出另一种经济全球化,即在社会主义生产关系主导下实现的经济全球化,这就是平等互利、共商共建、合作共赢的一带一路的倡议,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目标。这是崭新意义上的经济全球化,是摆脱了阶级压迫、剥削的经济全球化。这种性质的经济全球化,方兴未艾,虽然目前实力还不强,在世界上还不占主导地位,但发展的前途无量,未来是属于这种全球化的。

所以,讲到经济全球化,不能不区分两种不同性质的全球化。

由于当前占统治地位的是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主导的经济全球化,我们还不得不参与这种全球化。

应该怎样对待这种经济全球化?必须在坚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前提下,利用经济全球化来发展自己。目的是发展、壮大我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忘记这个目的,参与全球化就毫无意义。我们是拥有近14亿人口的社会主义大国,国内市场广阔,完全有必要、也完全有可能建成相对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我们必须自力更生为主,利用参与经济全球化来发展自己,而不能由于参与经济全球化而受制于人。美国等西方大国竭力利用全球化控制我们,力图使我国始终处于国际产业链的低端,听凭他们摆布,进而改变我国的基本制度。我们必须打破这种图谋。大国重器、尖端科技,必须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而不能依赖别国。靠市场是换不来尖端技术的。只有在坚持独立自主的前提下参与经济全球化,才能保证国家主权不受侵犯,保证政权的稳固,保证经济稳定、可持续地发展。那种“造不如买、买不如租”,放弃自主研究、自主制造,完全依赖别人的思想,是会在全球化甜蜜声浪中葬送国家前途的。中美贸易战中,有两个典型事例给人以启发。一个是美国制裁中兴公司,由于中兴公司完全依赖美国供货,只能听任美国摆布,缴纳巨额罚款,按照美国意志改组领导机构,接受美国的监督;另一个是美国公布紧急状态法,以国家的力量制裁华为公司,由于华为事先早有准备,自主研发核心技术,这时“备胎转正”,顶住了美国的极限施压,保证了公司的正常运转。一家企业尚且如此,何况像我们这样的社会主义大国。一叶知秋,没有自主的核心科技成果,事事依赖于人,后果不堪设想。必须未雨绸缪,有备才能无患。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周新城
周新城
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院原院长、察网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