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虬:恩格斯论资本主义国企与社会主义国企的区别——从“一个聪明人建议的妓院国营”的笑话谈起

紫虬 2019-08-09 浏览:
本文是学习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笔记,恩格斯认为,资本主义国企,既是经济进步,也与社会主义国有经济性质截然不同,本质区别在于劳动阶级是否掌握了剩余价值。恩格斯去世后,资本主义被迫做出了缓和阶级矛盾的让步,这种让步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现了拐点,由此造成西方贫富分化程度复归到100年前,生产力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矛盾的不可调和性没有变化。这一点是党内外一批占据重要话语权的经济理论界人士竭力所回避的。恩格斯的思想对我国国企改革中的形而上学,有深刻的历史穿透力:1,在吸收、借鉴西方生产力的社会性时,一些片面认识抹杀生产关系差别。2,对私有制的崇拜,使得一些理念无视市场条件下的企业运行规律。3,用经济上的商业性平等竞争,混同于政治上的平起平坐。4、把捍卫公有制丑化为捍卫僵化的国企体制或特权。5,坚定维宪,调整劳资关系以增加企业竞争力,民营工商业者就能始终是自己人。

这种形而上学脱离实际,在思想方法上具有明显的唯心先验论特征。它在历史上表现为大马拉小车的一大二公,在当下表现为一“私”就灵,一“股”就灵,一“混”就灵。它之所以源远流长,很有市场,首先是因为它脱离群众路线,既是精英思维,也是长期以来把国企改革的社会实践曲解、误解为只有少数领导专家才有发言权的结果。深圳一位研究创新的同志,以管理了八年国企的经验,断然结论,“凡是讲国有企业竞争能力都可以做大做强的那些人,都没有搞过国有企业”⑥,就是这种观念的典型反映。这位同志应当问一问,自己在建设国企的凝聚力方面,通过企业凝聚力围绕客户中心转换经营机制方面,有哪些收获和体会。

一个常见现象是,凡是认为国企搞不好,指望混改私有化来提高效率的国企领导人,往往就是在干群关系和企业凝聚力建设上的失败者;凡是把私有化看作解救国企的灵丹妙药的各级政府领导人和国企领导人,往往看不到国企传统上的为人民服务价值观,和市场经济下通过创新为客户创造超额价值的客户中心理念高度重合,是企业获取长久竞争力的活力所在;他们的观念远离习近平人民主体观,或者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离心离德,让他们按照习近平前后三十年互不否定精神,继承、扬弃国企的光荣传统和管理经验,克服官僚主义,践行“企业是市场的主体,员工是企业的主体,客户是企业的中心”,改革国企暂时的、局部的僵化机制是有困难的。

3,用经济上的商业性平等竞争,混同于政治上的平起平坐。由商品经济等价交换原则产生的竞争中性,由资本和劳动的对立产生了资本主义私有制和社会主义公有制主体的差异,两者是性质截然不同的两回事情。有一种流行观点坚持把竞争中性和所有制中性混为一谈:

【“历次中央全会文件表述的核心实际上与竞争中性和所有制中性的内涵并无二致。即无论各种市场主体的所有制成分,在政策环境、法律保障、要素供给等方面,俱应平等竞争、一视同仁。”(高尚全《坚持基本经济制度,把握两个中性原则》,公众号【浙江大学管理学院】)】

这种观点任意解释中央精神。竞争中性是经济概念,所有制中性是政治要求,用经济上的商业性平等竞争,混同于政治上的平起平坐,这是一种逻辑混乱。这种方法几十年来屡试不爽,已经发挥了挖基础,砍顶梁柱的政治效果。用这种错误思想指导国企改革就会走入歧途。

首先在认识上,除了用竞争中性歧视国有企业所担负的社会公益和社会职能,干扰国企企业价值,为在混改中消融公有经济从舆论上开辟道路以外,更重要的是,远离国企内部改革中活劳动和物化劳动以及劳动成果的紧密结合,远离企业内生动力机制的重构,远离企业活力的客观规律。它的实质,是谈基本经济制度时抽去了公有制主体的灵魂,混淆私有经济补充地位的阶段政策性与马克思主义剩余价值论原则立场的差别,隐含着思想上理论上对马克思主义剩余价值论的否定。

当所有制为中性,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毫无区别时,如同恩格斯辛辣讥讽的,“妓院国营”也成了社会主义。

4、把捍卫公有制丑化为捍卫僵化的国企体制或捍卫特权。我国国企在改革中,已经取得了非凡的成绩。从国内的发展到一带一路,到非洲,到世界各地,受到了全世界的关注和肯定。需要从基层实践中实事求是的总结。要把国企开拓创新的经验总结出来,具体分析国企的确存在的与市场经济不适应的部分,例如按竞争中性的原则,准确评价剔除非商业性的社会职能部分以后的竞争能力。如果不去总结市场条件下具有中国特色的国企管理开拓创新经验,鸡蛋就孵不出小鸡来。相反,把国企改革的视线始终聚焦于各国皆有的“行政垄断”,始终聚焦于各种所有制企业都有的内部人控制和内部腐败、官商勾结,公有制原罪、公有制歧视就成为潜在规则,国企就成了通过混改肢解、泡沫化的对象。鸡蛋就变成食品被吃掉。而捍卫公有制主体的维宪护宪正义行为,就被“顺理成章”的描述为封闭僵化,捍卫行政垄断。

5,认真践行国家宪法,以服务社会的视野调整劳资关系以增加企业价值和竞争力,民营工商业者才能是自己人。习近平提出,

【“民营经济是我国经济制度的内在要素,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⑦。】

私营企业遵守宪法,其贡献的税收是我国强军军费,扶贫、基础科研等履行社会主义国家职能的经费来源之一,私营工商业者是我们自己人。

我国宪定经济制度的基本前提是公有制占主体,维护公有制主体是全体公民的基本义务,私营工商业者着眼于加强公有制主体而发挥辅佐功能,才能成为社会主义制度名副其实的自己人。例如,把法不禁止皆可为局限在生产力创新上,在贯彻竞争中性原则中,不参与恶意收购肢解公有经济;积极开展尊重劳动者的劳资协商等。

我国私有资本控股企业的明天,是从提高企业活力入手,主动克服股东至上对企业长远效率的约束,主动克服股东至上对企业实现社会价值、提高最终竞争力的约束,变革优化劳资机制。华为劳动优先于资本的路径,已经为我国的民营企业走出了光辉灿烂的明天,为我国国有企业做出了企业内部劳动关系变革,从而创造巨大生产力的示范。华为的蝶变,是民营企业中的劳动者从谋生、生存的自在到自为的过程。一个民营企业起家,世界规模的华为,成为帝国主义举国体制打压的对象,成为我们民族工业的先锋,怎么能不是自己人?在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时代,伟大的时代需要一大批华为。

来源 : 紫虬视野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紫虬
紫虬
独立时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