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虬:恩格斯论资本主义国企与社会主义国企的区别——从“一个聪明人建议的妓院国营”的笑话谈起

紫虬 2019-08-09 浏览:
本文是学习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笔记,恩格斯认为,资本主义国企,既是经济进步,也与社会主义国有经济性质截然不同,本质区别在于劳动阶级是否掌握了剩余价值。恩格斯去世后,资本主义被迫做出了缓和阶级矛盾的让步,这种让步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现了拐点,由此造成西方贫富分化程度复归到100年前,生产力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矛盾的不可调和性没有变化。这一点是党内外一批占据重要话语权的经济理论界人士竭力所回避的。恩格斯的思想对我国国企改革中的形而上学,有深刻的历史穿透力:1,在吸收、借鉴西方生产力的社会性时,一些片面认识抹杀生产关系差别。2,对私有制的崇拜,使得一些理念无视市场条件下的企业运行规律。3,用经济上的商业性平等竞争,混同于政治上的平起平坐。4、把捍卫公有制丑化为捍卫僵化的国企体制或特权。5,坚定维宪,调整劳资关系以增加企业竞争力,民营工商业者就能始终是自己人。

资本主义的这种社会让步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现了拐点,这个时间段和苏联修正主义对内特权化,对外长期投降主义,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竞争力严重衰退的时间段大致重合,和里根、撒切尔夫人在美英推行新自由主义,推动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的时间段大致重合。2016年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教授祖克曼(Gabriel Zucman)的研究成果表明,0.1%的美国人正坐拥该国20%的财富,财富不均的情况回了100年前。

紫虬:恩格斯论资本主义国企与社会主义国企的区别——从“一个聪明人建议的妓院国营”的笑话谈起

(上图转引自公众号【北美留学生报】《美国1%的富人坐拥40%财富,贫富差距退回百年之前》)

各种定性和定量的分析表明,生产力的社会性和生产方式的社会性所产生的不可调和的矛盾,作为一种宿命性的阴影,始终笼罩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这是占据着话语权的东西方许多理论家,直至我们党内一些党员身份的理论“创新”者,以“与时俱进”的名义努力回避或粉饰掩盖的一个客观大势。

四、学习恩格斯的思想所引发的对国企改革的反思

恩格斯对资本主义国有经济既有“进步”性的评论,又有毫不留情痛斥的辩证态度,尽管过了140年,相对于我国国企改革进程中的一系列形而上学,依然具有深刻的历史穿透力。这些形而上学背离国企改革中广大干部群众的实践,违背历史唯物主义观,有一个共同偏见:一谈到国企,就无视社会主义国家和资本主义国家的根本区别,进行简单的类比。具体表现在以下:

1,在吸收、借鉴西方生产力的社会性时,一些片面性认识抹杀生产关系的本质差别。这种观念美化、迷信市场均衡,回避或否认社会资本归根结底由私人资本支配,回避或否认各类资本的扩张所导致的投资盲目性和重复生产,无视因此产生的生产过剩与需求不足加剧了贫富分化和社会矛盾,直至对生产力产生约束。这种观念从根本上否定这一因果关系链。

据2016年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年鉴》数据汇总,从1998年到2015年,我国私营企业和外资企业资产占比上升到42%,国有控股企业从69%下降到39%;私营企业的所有者权益上升了190.7倍,而国有控股企业仅上升了4.65倍。考虑到同期货币(M2)供应量增加了12.32倍,国有控股企业的所有者权益很难形成实质性增加。

公、私有经济规模占比和存量方面此消彼长的急剧变化,形成了中国自90年代以来的私有化的历史事实,这种私有化在一定限度内,是从原本一大二公所有制出发,在市场条件下建立多元化市场主体,组织社会生产力所必要的,其必要性体现在十六大提出的“两个毫不动摇”。在实践中,从私有经济的“五六七八九”的领域主导力量以及存量优势的动态演变过程中,传统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弊病和社会矛盾也开始显现出来。除了贫富分化不断加剧已形成社会共识以外,产能过剩也愈来愈成为社会现象。对此,习近平同志在十九大政治报告中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提出了供给侧改革等一系列部署。

2016年7月中国人大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在共19万“僵尸企业”中,民营企业为主要构成的中小企业就占18万家“僵尸企业”;不同所有制企业中,国有和集体企业从2004年到2013年,僵尸企业数量下降了约60%,而同期民企增长150%。

紫虬:恩格斯论资本主义国企与社会主义国企的区别——从“一个聪明人建议的妓院国营”的笑话谈起

(上图转引自公众号【企业管理】《人民大学报告称:中国僵尸企业比例约为7.51%》,2016年7月28日)

这些数据的变化,与我国GDP增速下降的新常态呈明显的相关性。例如,私营经济在市场分化中,其所有者权益和“僵尸企业”的大幅增加,与国家GDP增速的下降有一定的负相关关系。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有些观点在论及习近平同志提出的反周期的三去一降一补时,无视私营企业存量占比优势的重要作用,木匠斧子一边砍,只强调国企中的“僵尸企业”,一些如“由于国有企业过于膨胀,造成大批的行业的产能过剩”⑥的判断脱离了事实,以点带面,诿过于国企。

2,对私有制的崇拜和迷失,使得一些顽固理念无视市场条件下的企业运行规律。在一定的所有制下,企业内部劳动者人际关系、劳动者与生产资料和成果分配的变革是企业活力的直接因素。这为不同所有制企业的变革留下了巨大空间。社会主义国有企业在容纳、扩张生产力过程中,适应生产力的变革是动态性的,是没有止境的。把这种动态性凝固化,静止化,悲观失望,充满了失败主义,是长期以来从国资系统到经济学界存在着的一种形而上学。这种观念把国企管理的内部变革和依靠员工群众不足产生的问题,片面归咎为所有制形式。试图以所有制变更解决企业内部的一揽子问题,如企业内部由劳动者与生产资料、收益的紧密度构成的机制优化,和劳动关系变革。

来源 : 紫虬视野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紫虬
紫虬
独立时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