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虬:恩格斯论资本主义国企与社会主义国企的区别——从“一个聪明人建议的妓院国营”的笑话谈起

紫虬 2019-08-09 浏览:
本文是学习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笔记,恩格斯认为,资本主义国企,既是经济进步,也与社会主义国有经济性质截然不同,本质区别在于劳动阶级是否掌握了剩余价值。恩格斯去世后,资本主义被迫做出了缓和阶级矛盾的让步,这种让步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现了拐点,由此造成西方贫富分化程度复归到100年前,生产力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矛盾的不可调和性没有变化。这一点是党内外一批占据重要话语权的经济理论界人士竭力所回避的。恩格斯的思想对我国国企改革中的形而上学,有深刻的历史穿透力:1,在吸收、借鉴西方生产力的社会性时,一些片面认识抹杀生产关系差别。2,对私有制的崇拜,使得一些理念无视市场条件下的企业运行规律。3,用经济上的商业性平等竞争,混同于政治上的平起平坐。4、把捍卫公有制丑化为捍卫僵化的国企体制或特权。5,坚定维宪,调整劳资关系以增加企业竞争力,民营工商业者就能始终是自己人。

【本文为作者紫虬向察网的投稿。】

一、恩格斯对资本主义国有企业的辩证态度

140年前,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提到了国有企业。

【“只有在生产资料或交通手段真正发展到不适于由股份公司来管理,因而国有化在经济上已成为不可避免的情况下,国有化——即使是由目前的国家实行的——才意味着经济上的进步,才意味着达到了一个新的为社会本身占有一切生产力作准备的阶段”。①】

恩格斯告诉今天的人,即使140年以前,在资本主义国家,在一定条件下,国有化经济相对于私有经济构成的股份公司,也“意味着经济上的进步”。这是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提到国有经济的第一层意思。

140年来,在生产力发展加速的风云变幻和不同思想的争论中,恩格斯的观点始终具有客观性。比较典型的反证例子,是私有化的福岛核电厂带给日本社会的灾难与动荡等西方国家的公共服务私有化。在中国,住房、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改革为多元化市场运作,私营经济演变为市场主导以来,带来巨大社会矛盾:家庭可支配收入比例减少,消费能力无法适应飞速发展的社会生产力。从宏观上看,过剩与需求不足一般是资本主义的典型经济特点,在中国的改革开放中一定程度上出现了,这在世界一百年来的社会主义运动史上是第一次。

恩格斯的第二层意思是,资本主义的国有经济就是社会主义吗?

恩格斯痛斥了资本主义国家的“冒牌社会主义”,是“堕落为某些奴才气”。恩格斯尖锐的讽刺道,“如果烟草国营是社会主义的,那么拿破仑和梅特涅也应该算入社会主义创始人之列了。”恩格斯揭露了俾斯麦政府国有化的意图,比利时和普鲁士把铁路干线收归国有是为了把铁路官员训练成“政府的投票家畜”,主要是为了取得一种不依赖于议会决定的新的收入,“无论如何不是社会主义的步骤,既不是直接的,也不是间接的,既不是自觉的,也不是不自觉的。”否则19世纪30年代“一个聪明人一本正经地建议过的妓院国营,也都是社会主义的设施了”。②

在这里,恩格斯明确的告诉了人们,资本主义的国有企业,和社会主义的国有企业,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性质,两种概念。

总而言之,恩格斯的辩证态度是,一方面面对市场经济的无政府主义,以国有化运行事关国计民生的行业,即使在资本主义国家也是一种经济进步,这种进步,是为社会主义形态做准备。另一方面,资本主义国家的国有经济,与社会主义的国有经济毫不沾边,有本质的区别。对后一点,恩格斯进行了辛辣的讽刺。

紫虬:恩格斯论资本主义国企与社会主义国企的区别——从“一个聪明人建议的妓院国营”的笑话谈起

二、历史唯物主义视角下的资本主义国企与国家资本主义

恩格斯是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社会性角度来看待这一切的。这是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的基础。恩格斯在该文中用问答的形式,简单阐明了现代社会主义。

【“现代社会主义是怎么回事呢?”】

恩格斯分析了早在近200年前的马克思主义时代,资本主义生产力的空前发展,造成了生产资料、生活资料、可供支配的工人的极大的过剩。资产阶级已经不能驾驭生产力,工人阶级因此被逼上了劳动和生活的绝境。社会主义就是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力的社会性和生产方式的社会性产生不可调和矛盾的产物。

恩格斯由此作出判断:

【“新的生产力已经超过了这种生产力的资产阶级利用形式;……现代社会主义不过是这种实际冲突在思想上的反映,是它在头脑中、首先是在那个直接吃到它的苦头的阶级即工人阶级的头脑中的观念的反映。”③】

正是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由于“任何一个民族都不会容忍由托拉斯领导的生产,不会容忍由一小撮专靠剪息票为生的人对全社会进行如此露骨的剥削。”资产阶级国家“不得不”以国有经济的形式接管生产。但“无论转化为股份公司和托拉斯,还是转化为国家财产,都没有消除生产力的资本属性”。“它越是把更多的生产力据为己有,就越是成为真正的总资本家,越是剥削更多的公民”④。这是恩格斯对国家资本主义清晰的描述。

四十年后,列宁在十月革命前后的实践中认为,“社会主义无非是变得有利于全体人民的国家资本主义垄断”⑤。

从恩格斯和列宁的观点可以看出,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及其国企的本质区别,在于以劳动阶级为主的全体人民是否掌握了剩余价值。

三、恩格斯去世后资本主义的调整与不变的本质性

200年来,由于商品(市场)经济自身必然的盲目性,过剩与经济萧条,成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的周期性常态。在资本主义社会自身不可调和的矛盾中,在全世界工人阶级,以及在五分之一人类的中国,工人阶级联合农民阶级,通过社会主义运动进行的强大反抗下,在资本主义经济周期的教训下,在飞速发展的现代社会生产力的冲击等一切合力下,资本主义被迫进行了改良。例如通过股票市场大众持股,通过约束垄断资本,缓和社会矛盾;通过企业员工持股,缓和阶级矛盾,增加激励因素,增进企业竞争力;通过增加社会福利,以较低成本维持劳动者在萧条周期之间的再生产。资本主义的这种让步和信息科技创新提振了其生产力发展。

来源 : 紫虬视野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紫虬
紫虬
独立时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