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根良:甲午战争败于晚清领导集团的发展战略观

贾根良 2019-08-08 浏览:
晚清政府腐败、军事体制落后等目前人们所谈论的甲午战争失败的原因并不是其根本原因,这些只是晚清政府领导集团毫无现代民族国家建构的理念及其战略的具体体现。甲午战争失败的根源在于晚清政府昧于世界大势,在于晚清领导集团毫不知晓日本明治政府深得其精髓的李斯特主义经济学。李斯特主义经济学是指导英国、美国和德国崛起的民族国家建设的政治和经济学说,其精髓就是一国的内政外交战略及其政策制定都必须遵循“出口工业制成品并进口原材料”的国家致富原则。正是在这一原则的指导下,日本通过明治维新走上了保护民族经济、与外资作斗争、建立独立自主工业技术体系和重构东亚秩序的“李斯特式”自主发展道路,而晚清政府走的则是自由贸易、在国内市场“稍分洋商之利”和“外须和戎”的依附于西方列强的买办道路。洋务运动和明治维新发展战略观的本质不同导致了中日两国发展道路的“大分流”,并最终决定了其截然不同的命运。
【作者按:本文刊于《管理学刊》2015年第2期《纪念李斯特经济学传入中国90周年》专栏),全文3万字。笔者在2010年就提出对洋务运动以来我国的工业化或现代化过程进行反思,重新确定中国新的发展战略,这是其论文之一。本文的学术意义就在于,与彭慕兰和加州学派的“大分流”相对应,本文提出了“中日大分流”的概念,阐述了笔者所谓“新李斯特学派”对“中日大分流”的初步解释。“新李斯特学派”致力于发展“新李斯特经济史”,它完全可以对中西“大分流”问题提出不同于彭慕兰和加州学派的历史解释。笔者建议我国年轻的经济史学者献身于这一事业,而不是迷恋“计量史学”。
原编者按:2014年,我国各界开展了纪念甲午战争爆发120周年的活动,但很少有学者从国际政治经济学的角度讨论这一问题。我们了解到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的贾根良教授一直在关注反思甲午战争的讨论,并于2011年就开始研究中日两国为何因西方列强的挑战而在近代化道路上出现“大分流”:日本加入帝国主义列强的行列,而中国却沦为其半殖民地!贾根良教授是我国著名的演化经济学家和经济思想史专家,对在美国、德国和日本崛起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的李斯特主义经济学深有研究,近年来致力于创建“新李斯特学派”。甲午战争无疑是导致“中日大分流”的重大历史事件,因此,本刊记者于2014年9月对贾根良教授进行了专访,请他就甲午战争发生的广阔国际背景及其对中日两国不同命运的深远影响谈谈“新李斯特学派”的看法。这个访谈为我们反思甲午战争和目前的改革开放提供了更为深邃的历史视野,而贾根良教授的观点则让我们有了耳目一新的感觉。】

贾根良:甲午战争败于晚清领导集团的发展战略观

一、中国人毫不知晓的日本明治维新成功的根本原因

记者:贾教授,您好!日本在甲午战争中大败中国是日本明治维新获得成功的标志性事件。一年多以来,我国各界一直在反思甲午战争惨败的历史教训,但很少有人通过对日本明治维新成功和晚清洋务运动失败的比较来探讨这个问题。您在2012年3月发表的一篇论文[②]指出,日本明治维新领导集团集体接受李斯特主义经济学是其成功的关键性因素,据我所知,这是中国近代史研究中从未有人提出过的一个全新观点,你能具体谈一下这个问题吗?

贾根良:我所谓的李斯特主义经济学包括在英国、美国和德国分别指导其成功崛起的重商主义、美国学派和李斯特经济学,这种经济学揭示了后发国家工业化和经济崛起的客观历史规律,它并不仅仅是单纯的经济学说,而且也是建设现代国家的政治学说。在日本,明治维新开始不久,日本作为现代民族国家的建构过程就以迅猛之势展开,这与李斯特主义经济学在日本被国家精英们普遍接受具有根本性的联系。众所周知,大久保利通和伊藤博文主宰了日本明治维新时期的内政外交政策,但人们并不知道的是,这两位领导人以及明治维新的绝大部分国家精英完全接受了李斯特主义经济学。我可以举出这方面的四个历史事实作为证明。

第一个历史事实,是日本明治维新政府大藏省官员若山则一(Wakayama Norikazu)在 1870年就出版了宣传李斯特主义经济学的《保护税说》。在该书中,他提出日本必须实行贸易关税保护政策,并在该书的《附录》中大量引用了第二代美国学派代表人物亨利•凯里有关贸易保护主义成功的历史事实,这种保护主义思想得到了当时任内务部部长(相当于现在的总理)的大久保利通的支持。大久保利通说,“现在是最适当的时机,政府和官员们应该采取保护性政策,旨在提高国民生活水平……已经开发的产业必须予以保护,尚未开发的产业必须予以建立”。在上呈天皇的备忘录中,大久保利通显然对亚当•斯密不屑一顾,因为他向天皇推荐效法的是遭到亚当•斯密大力批判但却催生了震撼世界的第一次工业革命的英国重商主义时期的保护主义经济发展战略[1]。

第二个历史事实,是第二代美国学派的综合者帕申•史密斯在1871年至1877年曾担任日本天皇的顾问,当他离任返回美国时,“美国的保护主义经济理论体系已经在(日本的——引者注)政治家、政府官员以及学者中达成了普遍共识”[2]157。帕申•史密斯何许人也?他是美国内战以前最有成就的经济学家,他的思想对他同时代的著名李斯特主义者、林肯的经济顾问亨利•凯里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他还是曾担任林肯与约翰逊总统两届政府国务卿的苏厄德的追随者和顾问,曾一度在苏厄德国务卿任期内的国务院中是排名第三的人物。“帕申•史密斯的《(政治经济学)手册》出版于1853年,比共和党成立还要早一年。该书为这个新政党的以下纲领提供了理论基础,即保护性关税、工业化战略、内部改善以及废除黑奴制度——所有这些政策在美国内战的重建时期一直在实行”[2]145。苏厄德在访问日本时,与日本结下了特殊的友谊,日本要求美国为其天皇派驻国际法律顾问,帕申•史密斯因此就任了这一职位。作为坚定和充满激情的李斯特主义者,帕申•史密斯极力促使日本的国家精英们采纳李斯特经济学和美国学派的国家发展战略观,在长达六年多的时间里,他最终实现了以其经济学说作为“帝王师”的人生目标。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贾根良
贾根良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