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习近平总书记引用的恩格斯一段重要论述

郝贵生 2019-07-22 浏览:
如果当今我们所进行的“改革”,不是“变更”社会主义公有制生产关系中不适应社会主义生产力的方面,进一步调整、完善社会主义公有制的经济基础,而是把社会主义公有制改为资本主义私有制,那就是离开社会主义改革的初衷和自我完善发展的本质,这种“变革”的所谓“实践”决不是恩格斯所讲的“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变更”,也不是《实践论》、《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里的“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的“实践”观念。因而也不可能有对马克思主义的真正创新和思想解放,相反,是在“发展”、“创新”的名义之下,对马克思主义的修正和歪曲。同样,如果改革开放的理论依据不是真正坚持马克思主义,而是以“人本性自私论”为核心和以资产阶级的普世价值理论为依据,那么,以这种理论为依据的“改革”本质上仍然是恩格斯所批判的那种“到人们的头脑中,到人们对永恒的真理和正义的日益增进的认识中去寻找”的唯心史观和唯心主义思维方法。

恩格斯认为,从哲学角度杜林的根本错误,一是作为哲学观点的“原则不是研究的出发点,而是它的最终结果;这些原则不是被应用于自然界和人类社会,而是从它们中抽象出来的;不是自然界和人类去适应原则,而是原则只有在符合自然界和历史的情况下才是正确的。这是对事物的唯一唯物主义的观点,而杜林先生的相反的观点是唯心主义的。”②二就是他把哲学与具体科学的关系理解为部分与整体的关系,而不是一般与个别、共性与个性的关系。一般对个别是指导关系,任何个别确实需要一般指导,但归根结底也是现实研究的结果,而非离开现实由一般构成。因此杜林的全部哲学、经济学、社会主义学说都是建立在他的这种唯心主义思维方式和唯心史观基础上的。杜林自己标榜为根本变革和创新,实质完全是马克思主义产生之前的所有思想家研究社会历史问题的共同的思维方法的延续,包括空想社会主义者。尽管以往的这些思想家思维方法是唯心主义的,但他们的一些具体的哲学、经济学、社会主义某些观点还是有一定合理性和积极意义的。恩格斯认为,杜林全部哲学、经济学、社会主义观点都是对前人的抄袭,而且是拙劣的抄袭,是社会主义思想家的倒退。

《反杜林论》是一部典型的论战性著作,但恩格斯在本书第二版《序言》中说,本书

【“消极的批判成了积极的批判;论战转变成对马克思和我所主张的辩证方法和共产主义世界观的比较连贯的阐述,而这一阐述包含了相当多的领域。”③】

所以这本书全面系统阐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观点及其内在联系。尤其针对杜林研究社会主义理论的唯心主义方法,在较多地方运用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的唯物史观原理阐发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形成过程。如在《概论》一章中第一段一开始就明确指出,

【“现代社会主义,就其内容来说,首先是对现代社会中普遍存在的有财产者和无财产者之间、资本家和雇佣工人之间的阶级对立以及生产中普遍存在的无政府状态这两个方面进行考察的结果。”④】

这就揭示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与以往任何社会主义学说的根本对立的历史观和研究方法。恩格斯本书哲学编、经济学编系统批判了杜林的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的哲学观点和庸俗经济学的观点之后,就在社会主义编中系统批判杜林的所谓“社会主义观点”。这编第一章“历史”部分概括了马克思主义以前的社会主义思想发展史,特别是高度评价三大空想社会主义者的基本观点、合理性及其历史功绩。但由于他们的历史观是唯心主义的,他们产生的历史条件是不成熟的资本主义、不成熟的无产阶级、不成熟的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当欧洲爆发三大工人运动之后,空想社会主义不可能作出科学的解释反而竭力反对工人阶级的阶级斗争,于是三大空想社会主义的继承者就把社会主义学说变成折中的不伦不类的社会主义。恩格斯认为,为了使社会主义从空想变为科学,“就必须首先把它置于现实的基础上。”⑤这个现实的基础就是建立在对资本主义发展现状和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基础上。因此恩格斯在社会主义编第二章“理论”中就系统阐发科学社会主义的形成过程。笔者本文开始就把这一章第一段整段照搬过来。

这一段有三层有区别但又相关联的含义。

第一层含义(唯物主义历史观……怎样交换产品来决定的)直接阐明唯物史观关于物质生产及生产方式是整个社会制度的基础,阶级的存在和划分也是受生产及生产方式所决定的。

第二层含义(所以,一切社会变迁和政治变革……有关的时代的经济学中去寻找)是在唯物史观物质生产是决定性意义基础上,进一步指出,一切社会变迁、政治变革的深层次的终极的物质原因都应当从“生产方式和交换行为的变更中”即经济关系的变革、变更中去寻找,而不应该从主观头脑、观念中,从抽象的永恒真理、正义中去寻找。实际是批判以往所有空想社会主义的唯心主义的论证方法。揭示科学社会主义与其根本对立的历史观和思维方法。

第三层含义(对现存)实际是再次阐明人们对现有社会制度的不合理不公平的认识的产生,归根结底源于生产方式和交换形式的变化,消除社会弊端的物质手段也不是头脑中发明出来,而是从生产方式的变更中发现。

恩格斯正是明确阐明唯物史观的上述基本原理之后,就具体阐述科学社会主义如何以唯物史观为指导,具体研究资本主义社会中生产方式的具体矛盾和冲突。他说:

【“新的生产力已经超过了这种生产力的资产阶级利用形式;生产力和生产方式之间的这种冲突,并不是像人的原罪和神的正义的冲突那样产生于人的头脑中,而是存在于事实中,客观地、在我们之外、甚至不依赖于引起这种冲突的那些人的意志或行动而存在着。现代社会主义不过是这种实际冲突在思想上的反映,是它在头脑中、首先是在那个直接吃到它的苦头的阶级即工人阶级的头脑中的观念的反映。”⑥】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郝贵生
郝贵生
天津师范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