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习近平总书记引用的恩格斯一段重要论述

郝贵生 2019-07-22 浏览:
如果当今我们所进行的“改革”,不是“变更”社会主义公有制生产关系中不适应社会主义生产力的方面,进一步调整、完善社会主义公有制的经济基础,而是把社会主义公有制改为资本主义私有制,那就是离开社会主义改革的初衷和自我完善发展的本质,这种“变革”的所谓“实践”决不是恩格斯所讲的“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变更”,也不是《实践论》、《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里的“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的“实践”观念。因而也不可能有对马克思主义的真正创新和思想解放,相反,是在“发展”、“创新”的名义之下,对马克思主义的修正和歪曲。同样,如果改革开放的理论依据不是真正坚持马克思主义,而是以“人本性自私论”为核心和以资产阶级的普世价值理论为依据,那么,以这种理论为依据的“改革”本质上仍然是恩格斯所批判的那种“到人们的头脑中,到人们对永恒的真理和正义的日益增进的认识中去寻找”的唯心史观和唯心主义思维方法。

如何理解习近平总书记引用的恩格斯一段重要论述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在论述“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不断推进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问题时,引用了恩格斯一段重要论述,即“一切社会变迁和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不应当到人们的头脑中,到人们对永恒的真理和正义的日益增进的认识中去寻找,而应当到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变更中去寻找”。如何准确理解恩格斯这段重要论述,关系到我们如何正确理解“创新是改革开放的生命”,“实践发展永无止境,解放思想永无止境”。

首先,我们必须搞清楚恩格斯的这段重要论述是在什么背景下讲的,其确切的真实含义是什么恩格斯这段重要论述是在其《反杜林论》第三编第二章第一段中阐发的,第一段的全文是:

【“唯物主义历史观从下述原理出发:生产以及随生产而来的产品交换是一切社会制度的基础;在每个历史地出现的社会中,产品分配以及和它相伴随的社会之划分为阶级或等级,是由生产什么、怎样生产以及怎样交换产品来决定的。所以,一切社会变迁和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不应当到人们的头脑中,到人们对永恒的真理和正义的日益增进的认识中去寻找,而应当到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变更中去寻找;不应当到有关时代的哲学中去寻找,而应当到有关时代的经济中去寻找。对现存社会制度的不合理性和不公平、对‘理性化为无稽,幸福变成苦痛’的日益觉醒的认识,只是一种征兆,表示在生产方法和交换形式中已经不知不觉地发生了变化,适合于早先的经济条件的社会制度已经不再同这些变化相适应了。同时这还说明,用来消除已经发现的弊病的手段,也必然以或多或少发展了的形式存在于已经发生变化的生产关系本身中。
这些手段不应当从头脑中发明出来,而应当通过头脑从生产的现成物质事实中发现出来。”①】

为了说明恩格斯这段论述的科学含义,有必要简要介绍《反杜林论》一书的背景、目的、全书的基本结构和主要思想。书名顾名思义就是对德国当时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者杜林的批判。杜林曾经做过法院见习法官和柏林大学私人讲师。19世纪60年代末写过文章评论刚出版的《资本论》,马克思当时就说杜林根本没有察觉到《资本论》中的崭新思想,恩格斯已经看出杜林的观点是“庸俗经济学”。但当时杜林影响极小,马克思恩格斯根本就没有搭理杜林。70年代以后,杜林突然改信社会主义,出版哲学、经济学、社会主义方面的三大部头巨著,标榜自己在这三个领域实现了全面和根本变革,特别是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的变革,是创新的产物。但实际上这三本书充满了唯心主义、形而上学、庸俗唯物论、庸俗经济学、伦理社会主义,为资本主义辩护,并竭力反对科学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该书在当时德国影响很大,德国社会民主党的许多领导人包括李卜克内西和倍倍尔不同程度都受到杜林思想影响,倍倍尔写文章甚至赞扬杜林的书是社会主义方面的“优秀著作”。在这种情况下,为捍卫马克思主义的纯洁性,马克思恩格斯决心“收拾”杜林。这一艰巨任务就由恩格斯承担下来。恩格斯从1876年5月开始一直到1878年7月,最初以论文形式分别刊载于当时德国社会民主党机关报《前进报》及其副刊上。

1878年7月出版单行本,恩格斯写了第一版序言。全书分为三编内容,分别批判杜林的哲学、经济学和社会主义方面的荒谬观点,阐述马克思主义的哲学、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观点,是一部系统阐述马克思主义三个组成部分及其内在联系的著作,也是恩格斯一生最大部头的一部著作。1880年,该书《概论》部分与第三编一、二章合在一起,以《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为书名在法国出版单行本。列宁把《反杜林论》以及《共产党宣言》、恩格斯的《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三本书看做每个觉悟工人必读的书籍。

杜林的三部著作也有内在联系,其哲学依据就是他的《哲学教程》一书中鼓吹的唯心主义哲学观点(杜林在本体论上是唯物主义,但在历史观和思维方法上是彻头彻尾的唯心主义)。他认为,哲学就是由类似于数学中的公理、化学中的元素的最简单成分、原则构成的。这种公理、元素、成分、原则以往所有哲学家都没有发现,他是第一个发现和创新的。这种哲学的功能、价值就是由原则和简单成分构成各门具体科学的全部知识,如同数学公理构成全部数学、化学元素构成全部化合物一样。杜林头脑中发现了哲学的这种最简单成分、原则就是“包罗万象的存在是唯一的”、“定数率”、“平等公平”、“矛盾等于背理”等等。他的全部经济学和社会主义理论就是杜林坐在屋子里依靠他的哲学简单成分和原则特别是所谓离开社会历史条件、离开社会关系、离开阶级甚至离开性别的抽象的两个人“普遍公平原则”构成的。他认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很好,可以继续存在,但资本主义分配方式很坏,一定要有“公平”取代。由此进一步推论出他的全部经济学和社会主义理论,并标榜为是对以往经济学和社会主义包括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的根本变革和创新。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郝贵生
郝贵生
天津师范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