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力混改中几个观点的分析与批评

紫虬 2019-07-20 浏览:
混改的目的,是国有资本的放大,而非自杀。员工持股,是走劳动价值优先于资本之路,而非侧重被私人资本收买型的高管持股。私人资本操控的战略投资者参股还是控股,应该由市场竞争和员工主体决定,而非一刀切的官方行政意志。总之,混改是反垄断的措施之一,而非全部;是壮大国资国企的路径之一,而非搞小搞垮搞没的不归之路。按照市场原则,无利不起早,私有资本是否参股控股,完全由投资主体确定,政府只需要提供投资中公平竞争环境,无需强制国企退出。

混改的目的,是国有资本的放大,而非自杀。员工持股,是走劳动价值优先于资本之路,而非侧重被私人资本收买型的高管持股。私人资本操控的战略投资者参股还是控股,应该由市场竞争和员工主体决定,而非一刀切的官方行政意志。总之,混改是反垄断的措施之一,而非全部;是壮大国资国企的路径之一,而非搞小搞垮搞没的不归之路。按照市场原则,无利不起早,私有资本是否参股控股,完全由投资主体确定,政府只需要提供投资中公平竞争环境,无需强制国企退出。

四、国企“有进有退”的海市蜃楼

国企改革几十年来,伴随着吴敬琏先生的“有进有退”说辞,宏观国资占比大幅度下降,实际上成了不同时期私有化的套路。如果在根本的观念上,接受公有原罪观念,就会利用各种理由缩小国资占比,张维迎先生已公开提出,在不久的之后,国有资产占比将缩小到10%,这些理论早就超出了经济学范畴。他们的脑海里,完全是美国“民有民享民治”的私有化价值观,志在肢解国有资产。

《看待》把中央文件的“放开”用各种理由解释成国资退出或放弃控股权,以改革的姿态,用错误解释政策来引导、影响资本重组中国企的趋利避害,维护资本的独立市场行为,同时,又贴心考虑“民营企业担心在混合之后,自己的资产被套牢,失去自主权并给自己带来损失和风险,一些小规模的民营企业本来就势单力薄,更担心资产如一滴水珠流入大海,完全失去控制能力”,这种木匠斧子一边砍的偏袒态度令人奇怪,表现了清晰的立场。

习近平同志指出,

【“如果把国有企业搞小了、搞垮了、搞没了,公有制主体地位、国有经济主导作用还怎么坚持?工人阶级领导地位还怎么坚持?共同富裕还怎么实现?我们党的执政基础和执政地位还怎么巩固?我们一定要想清楚,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要想清楚,国有企业广大党员、干部、职工要想清楚,不能稀里糊涂跟着喊口号,更不能中别人的圈套!”——(在国企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希望这些尖锐发问能够在《看待》一文作者及其相同观点者的思想深处敲响警钟。

我们应当认识到,这些理论脱离国企运行实际,脱离员工群众,远离企业活力的基本规律,我们应当充满警惕。

2019-7-17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紫虬视野”,作者授权察网发布,有删节。】

 

相关阅读:
怎样看待格力电器当前的混改
  

 

2014年2月19日,同一天传出中国石化改革混改的“中国国企改革第一枪”。同时传出格力改革,我便说,这是“地方国企改革第一枪”。此前三个月,《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发布。《决定》提出,要放开国有企业竞争性业务,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这是新时代改革后标志性事件。这是改革标志性人物傅成玉与董明珠在一次会上。

前天,在成都调研,车上听到格力集团有意转让15%的格力电器,交易达成后,格力集团将只保留3.22%股份,成为“小股东”。记者问我怎么看。我了解大致情况后,判定这是一个具有标志性的改革事件。标志什么?就是在完全竞争性行业的国企中,国资并不一定要控股,民资或外资也可以控股。

格力电器的改革太引人注意了。一是新时代改革开始时地方国企改革第一枪是2014年2月19日中国石化与格力同时发枪的,时间早;二是格力电器2018年营业额达2100亿,数量超过不少一级央企,数量巨大;三是改革名星董明珠是当事人,这场改革曲折迷离,波澜起伏,象一台大戏,很好看。

此次格力集团出让格力电器15%的股票,如果接盘方是民间与社会资本,接盘方无疑将直接晋升格力电器控股股东。也就是,国资将不再控股。

我记得的日子,是2014年2月19日。此前三个月,《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发布,国资改革成为市场广泛关注的焦点,《决定》提出,要放开国有企业竞争性业务,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这是新时代开始改革后标志性事件。记得是同一天,我对媒体先说中国石化改革是“中国国企改革第一枪”。同时传出格力改革,我便说,这是“地方国企改革第一枪”。当时,中国石化改革更大胆、更有魄力,操作也更具体。可惜因为阻力太大,也就那样了。

一晃五年多过去了。“要放开国有企业竞争性业务,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正在成为现实。

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是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重头戏”。在宏观层面上,国有经济要在整体布局上有进有退,需要对不同类型、不同水平的企业进行具体的分类管理,这是国企改革的基础。目前,在推进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过程中,国有资产管理部门往往担心国有资产流失,民营企业担心在混合之后,自己的资产被套牢,失去自主权并给自己带来损失和风险,一些小规模的民营企业本来就势单力薄,更担心资产如一滴水珠流入大海,完全失去控制能力。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中面临的一个突出问题是:在国有资本仍掌握控股地位的情况下,国有企业中的民营经济力量难以发挥自身优势。而格力电器的改革则走得远些了,是一个民营资本获得控制权的案例,当然引发人们更多的想象。

来源 : 察网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紫虬
紫虬
独立时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