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认识西方自由民主的阶级属性及虚伪本质

李江静 2019-08-03 浏览:
生产力的发展是不断向前的,必然要求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与之相容,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终将到来,联合起来的无产阶级将通过革命使自己成为统治阶级、争得民主,并运用暴力消灭旧的生产关系,同时消灭阶级对立、阶级本身的存在条件,将“全部生产集中在联合起来的个人的手里”。到那时,“公共权力就失去政治性质”,国家将消亡,真正属于全人类的、具有普遍意义的自由民主才最终得以实现,广大人民群众驰骋于历史原野、创造历史的时代才会真正开启。

正确认识西方自由民主的阶级属性及虚伪本质

“冷战”结束以后,自由主义全面勃兴,日裔美籍学者弗朗西斯·福山在1989年撰文提出“历史的终结”之后,紧接着于1992年出版了轰动一时并流传甚广的《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一书,宣称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将是人类最终的政治形式和人类意识形态发展的终点。其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更是将“自由民主”作为普遍的政治合法性原则在世界范围内推广,掀起了所谓的第三次民主化浪潮。时至今日,“自由民主”的传播不仅没有像西方国家期望的那样得到普遍的、有效的传播,反而导致了蔓延世界各地的“自由民主”危机,长期奉行“自由民主”的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自身也陷入泥潭。然而,就在福山与“历史终结论”离我们渐行渐远之时,有自由主义学者又将这一话题拿出来进行炒作,甚至宣称共产主义制度、法西斯制度都是自由民主制演进过程中的产物。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今天,有必要对种种骇人听闻的谬论进行澄清,为我国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营造有利的舆论环境。

一、“自由民主”不是普遍的政治合法性原则

当下,尽管“自由民主”的实践遭遇了普遍的失败,却仍有学者将“自由民主”作为观念的胜利为之辩护,声称它作为一种具有普遍性的政治原则,不仅在大多数地区确立了合法性,而且在人类发展的历史上已经没有了可供替代的方案。那么,“自由民主”究竟是不是一种普遍的政治合法性原则?它在人类历史发展上究竟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我们可以从历史和现实两个方面进行考察。

1.历史地看,“自由民主”是为资产阶级服务的制度与理念

“自由民主”既是一种制度又是一种理念,“自由”是为了体现个人自由和个人权利,并对国家权力加以限制;“民主”则意味着国家权力的归属。结合而言,“自由民主”是指国家权力来自人民,但应受到限制。自由民主实践与制度决定了作为思想意识形态领域的自由民主理念,二者根本上是一致的。从起源来看,“自由民主”的政治形式缘起于中世纪英国的议会制度,“近现代西方民主政治的基本原则和制度架构在英国议会制度的产生、发展过程中都已经出现”,代议民主制奠定了基本的制度形式,资产阶级的政治统治构成了“自由民主”的制度内容,同时,自由、平等、民主等价值观念是与之相应的意识形态。它伴随着欧洲资本主义的萌芽而发展,是新兴资产阶级为了摆脱宗教和封建专制统治的束缚,保护自身利益尤其是私有财产不受威胁和侵犯,以及保障和实现一定社会经济地位的合法性而逐步确立的。因此,“自由民主”起源于西方,是西方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有其特定的社会历史背景。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自由民主”的理念与制度起到了十分进步和革命的作用,限制了封建王权,为代表社会更大多数的资产阶级争得权利,保证和促进了资本主义的发展,带来了社会繁荣的局面。但是,究其根本,“自由民主”是针对资产阶级而言的,应该被完整地称作“资本主义自由民主”,它代表的“人民”事实上等同于“有产者”,因而“自由”等同于“有产者的自由”,“民主”也等同于“有产者当家作主”。就服务对象而言,“自由民主”是为资产阶级“量身定制”的产物,是有产者享有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等权利的制度,而广大的无产阶级却是被排斥在外的一个群体。列宁认为,资本主义民主的实质,“就是容许被压迫者每隔几年决定一次究竟由压迫阶级中的什么人在议会里代表和镇压他们”。的确,从民主政治的实践来看,“无论在英国、美国或其他任何西方国家的民主政治发展史上,民主制度下的选举权都被刻意地限定在‘某一群有资格的人’中”。

2.现实地看,“自由民主”面临普遍的政治合法性危机

“冷战”结束后,迎来了“自由民主的春天”,不少自由主义学者一时欢欣鼓舞,宣布人类社会在资本主义自由民主的带领下进入了历史的巅峰。但自推广以来,“自由民主”无论在其“原生地”还是“次生地”,都面临着普遍的政治合法性危机。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