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根良:法国经济学一超独霸之教训及其对中国的警示

贾根良 2019-07-18 浏览:
长期以来,法国经济学界中推动经济学改革的进步力量进行了不懈的努力,但无法打破西方主流经济学在法国一统天下的被动局面。制度锁定已经阻碍经济学的进步。它给中国经济学教育的警示是深刻的,中国经济学亟待形成“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多元化发展格局,才可能有自主创新。

贾根良:法国经济学一超独霸之教训及其对中国的警示

一、法国经济学教育体系新一轮改革的背景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西方经济学界内部对西方主流经济学又掀起了新一轮的批判性反思,再度出现经济学教育改革的呼声。[2]在这些事件中,法国政治经济学会的建议格外引人注目。其原因就在于它试图对法国经济学教育体系进行实质性的改革,在“经济学”之外,另外成立“经济学与社会”这一新的学科,以便使曾一度因受到严重打压而面临灭绝、但近20年来却蓬勃发展的西方非主流经济学,在体制上脱离由新古典经济学统治和支配的经济学学科,自主地从事经济学的教学与科研活动。法国政治经济学会给法国教育部提出的建议是:以试验的方式开放一个为期四年的研究与教学新空间,以便使“扎根于社会科学”的经济学得以延续。四年之后,再根据结果来决定,是继续还是终止试验。[3]2014年12月,法国政治经济学会的这一建议得到法国教育部的批准,但却遭到了法国主流经济学家的激烈反对,以至于法国政治经济学会的这种改革动议仍前途未卜。

这一事件不禁使笔者想起了15年前在法国诞生的“经济学改革国际运动”。2000年6月,以法国高师学生为主,法国经济学学生在互联网上发表了一封对经济学界的请愿书。请愿书认为,现有的经济学教学存在着严重缺陷:数学本身已成为一种追求的目标;新古典经济学对经济学的支配地位是压倒性的和不公正的;教条的教学方式,不允许批判性的和反思性的思考。法国的学生们使用精神病学上的一个术语“autistic”(自闭症),对新古典经济学(主流经济学)的现状进行了描述:自我封闭,缺乏与其他学科的交流和社会交互作用,专注于数学幻想,由于有限的和专门化的词汇所导致的语言损伤,过度迷恋假定和模型。[4]请愿书认为,西方主流经济学的这种智力缺陷,已使它没有能力解决真实世界中许多重要的问题,因此呼吁对经济学教育体系进行改革,从而掀起了“post-autistic economic movement”。由于“post-autistic”在中文中难以找到相对应的术语,所以,笔者在将这一运动介绍给国内学术界时,意译为“经济学改革国际运动”。[5]

“经济学改革国际运动”在当时曾产生了广泛的国际影响。在法国,2000年7月底,法国的一些教授也发表了他们自己的请愿书,明确支持学生们的改革要求,呼吁对经济学教育存在的严重问题进行公开的争论,[6]200多名法国经济学家签名支持学生们的请愿。在这种情况下,当时的法国教育部部长杰克·兰建立了一个专门的调查委员会,任命著名经济学家菲图思担任调查委员会主席,责令他在一年内提交报告。2001年9月,调查委员会发表了他们的最终调查报告——“菲图思报告”,呼吁法国经济学教育在以问题为中心、展开真正的争论和开设跨学科课程等几个方面施行改革。但是,正如法国经济学学生请愿运动的另一位领导人雷维奥德,在“菲图思报告”发布一年多后接受访谈时所指出的,“菲图思报告”虽然对“经济学改革国际运动”的观点做了很大让步,但它确实没有被阅读,所以几乎没有产生影响。[7]

自法国学生2000年发起“经济学改革国际运动”以来的10多年间,法国经济学教育体系是否更多元化了?答案是否定的。法国政治经济学理事会的一项研究表明,法国经济学教育不仅没有呈现出多元化的趋势,多元化反而在趋于消亡。2000-2011年法国经济学教授晋升资料显示,在这一时期产生的209名教授中,84.2%从事主流经济学研究;5.3%为经济思想史学家和经济史学家;剩下的10.5%才是“非主流”经济学者。在2000-2011年获得晋升、占比10.5%的“非主流”教授还可以细分如下:2000—2005年之间在所有晋升教授中占比18%;2006—2011年之间占比5.0%,相比2000-2005年,这一比例在2006-2011年期间降为不足此前的三分之一。[8]自2009年11月以来,法国政治经济学会一直在对经济学家、政策制定者以及媒体发出警告:大学经济系的多元化发展正在消失。[9]上述研究结果证明,这种警告并非空穴来风。这使法国的非主流经济学家们感到了空前的生存危机感,特别是这种状况与近20年来非主流经济学队伍日益壮大的趋势形成了鲜明的反差,他们不得不向法国教育部提出自立门户的请愿。

二、新古典经济学独霸西方经济学界

为了给西方非主流经济学(包括西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提供生存和创造性发展的空间,法国政治经济学会只不过是向法国教育部提出了放开一个为期四年的试验期,如果结果不理想,法国教育部可以终止这种试验。但当教育部在2014年12月刚一宣布接受这种试验的申请之后,就遭到了法国新古典经济学的强烈反对。据报道,法国“经济学”学科现任主席以辞职作为威胁,要求废除这一部长级法令;很多经济学系主任和主席本人在2015年1月4日的《费加罗报》上宣称,新学科仅仅是为大学经济学教研系统中“那些无法在顶级期刊发表文章的人”,提供一个“失败和沮丧的聚居地”;“教育部长已经被左翼人士欺骗了”。[10]10年前,笔者曾对包括法国主流经济学在内的西方新古典经济学的根本性缺陷,进行过密集的批判,这里不再重复,只是从以下四个方面对法国主流经济学对非主流经济学的不实之词进行批驳,揭露新古典经济学独霸法国以及整个西方经济学界的本来面目。

来源 : 中国社会科学评价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贾根良
贾根良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