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强党的问题导向之二——历史唯心主义的潜移默化与如何避免经济主权流失的危机

紫虬 2019-07-17 浏览:
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受新自由主义思潮的私有化大潮影响,公有经济被不断削弱,媚美派官学商的主张已经成为我国境内私人资本的意识形态,它们长期反映到经济领域中。一些人不加辨别地鼓吹美国那所谓的“民有民享民治”。它们通过某些智囊集团的“改革”“创新”和资本控制的网络媒体大肆宣传,影响国家部门的决定,凭借体制内两面人的呼应,不断加强中国经济成分私有化的意志,与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反复强调的,宪法党章规定的社会主义公有制主体的基本经济制度形成截然不同的两条路线。
【“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早已阐明,如果不把平等了解为消灭阶级,反映商品生产关系的平等概念就会变成一种偏见。”(列宁:《无产阶级专政时代的经济和政治》1919年10月30日,《列宁选集》第4卷68页)
“卡尔·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讥笑了资产阶级民主的自由人权大宪章的浮华辞藻,讥笑了所有关于一般自由、平等、博爱的美丽词句,这些词句迷惑了一切国家的市侩和庸人”(列宁:《伟大的创举》1919年6月28日,《列宁选集》第4卷17页)】

三、根源

剖析那些无论来自象牙塔的肤浅的唯心主义政治文化论,还是在对帝国主义霸权忍不住说“不”的时候,信手拈起的,居然还是唯心主义的“普世价值”等学说。这种思想,在我们党的历史上源远流长,有时甚至形成一种强大的势力和思想惯性,损害党的事业,究其特质,是把自己的政治色谱不自觉的定位在民主革命派的位置上。

诸如建党初期陈独秀的二次革命论,抗战时期的一切经过统一战线,建国后革命到站的“二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这种强大思想惯性,早期与中国深厚的农业小生产思维对资产阶级先进生产方式的仰慕有关。这种“船到码头车到站”的思想,在西方的物质文明面前,很容易被西方的价值观所折服。

其中,在民主革命派的方向上,走的最远的是臣服西方价值观的改旗易帜派。表现在极少数放松思想改造的老一代革命者和一些“公知”身上,他们是中国当代革命洪流中的小小逆流。例如不久之前过世的百岁老人,在位时大力培置特权,在缺乏约束的晚年,又追捧美国的自由平等博爱为”理性”,从思想观念上看,他们是享受着离休干部优厚待遇,却充当美帝的代言人。他们很轻易的在走向前半生信仰的反面、走向背叛的同时,表现出民主革命派转向资产阶级时的特征之一:言行不一。

一些老人,他们曾有坚定的马克思主义信仰,但是,没有掌握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面对掌权后的权力和地位,又放松思想改造,他们绝不容忍极左偏差,但十分宽容权力傲慢,不愿正视由此诱发的权力腐败;他们抽象肯定,具体否定经过社会实践检验的真理毛泽东思想;他们在发达的资本主义物质文明面前,不自觉的陷入折中主义,例如淡化、放弃社会主义生产关系,试图把过分强调发展生产力与共同富裕折中起来,把社会主义与饱含剥削元素的市场经济调和为一体,他们以为依靠自己的这套实用主义理论及其指导的实践,才符合社会主义,才能避免苏联东欧悲剧,但是遗憾的是,在他们身后,全中国留下了自戊戌变法以来,空前强大的由私人控制的中外资本和资产阶级富豪。他们以坚定的社会主义信仰,带着对毛泽东群众路线的极度反感,却在客观上背离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他们是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中,主客观分离的悲剧者。悲剧根源是“不读书”,抗拒思想改造。他们曾经为中国人民的解放浴血奋战,但是,在伟大漫长的社会主义历程中,他们只能停留在民主革命派的位置上。如今,他们正在离开历史舞台。

四、危机

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受新自由主义思潮的私有化大潮影响,公有经济被不断削弱,媚美派官学商的主张已经成为我国境内私人资本的意识形态,它们长期反映到经济领域中。一些人不加辨别地鼓吹美国那所谓的“民有民享民治”。它们通过某些智囊集团的“改革”“创新”和资本控制的网络媒体大肆宣传,影响国家部门的决定,凭借体制内两面人的呼应,不断加强中国经济成分私有化的意志,与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反复强调的,宪法党章规定的社会主义公有制主体的基本经济制度形成截然不同的两条路线。

他们善于歪曲党中央的精神,塞入私有化等私货。这种歪曲中央意志,公然充当美国内阁高官口中多次提到的“内部力量”的行径,其用心之险恶,令人吃惊。

毫无疑问,这恰恰是美国作为“理性经济人”思维的杰作。其实质是纠集中外私人垄断资本,向中国仅存的国有资本和国有企业,发起私有化总攻。

我们相信,这是低估人民智商的行为,不会得逞。

2019年7月16日

【作者授权察网发布,发布时有删改】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紫虬
紫虬
独立时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