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朝鲜的相互国际主义援助及我国国家安全

叶劲松 2019-07-12 浏览:
因此不管历史经验和现实存在的帝国主义侵略威胁,我国都不能允许朝鲜成为美帝国主义进攻我国的基地和跳板的局面出现,我国不允许前线丢失后让东北大地成为我国与美国侵略军厮杀的战场,不允许我国东北被打成个废墟。正是基于以上考虑,党中央当年决定抗美援朝。因此,我国当年抗美援朝,既是履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义务,也是中国国家安全利益的需要。抗美援朝不是中国对朝鲜单纯的履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义务援助,而是在首先保卫我国国家安全同时援助朝鲜。所以当时我国称抗美援朝是保家卫国。这也表明,一国履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义务援助他国革命,也符合本国社会主义利益。抗美援朝就是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与爱国主义、关心本国国家安全高度一致的最好体现。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中国朝鲜的相互国际主义援助及我国国家安全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快要到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入朝参战抗美援朝69周年也快要到来。中国抗美援朝是无产阶级国际主义表现,是全世界无产阶级(及政权)联合起来同帝国主义斗争的表现。因为只有全世界无产阶级(及政权)联合起来,才能取得对国际资产阶级斗争的胜利。马克思曾教导说:

【“过去的经验证明:忽视在各国工人间应当存在的兄弟团结,忽视这应该鼓励他们在解放斗争中坚定地并肩作战的兄弟团结,就会使他们分散的努力遭到共同的失败”。】

列宁也指出:

【“资本的统治成为国际性的了。因此只有工人进行反对国际资本的共同斗争,各国工人争取解放的斗争才会有所成就”( 四川行政学院马列主义政冶学教研究室翻印《马克思 恩格斯 列宁 斯大林关于政治学方面的言论摘录》下册114、115页)。】

以美帝为首的帝国主义阵营已经在二战之后加剧了对社会主义国家(以及将走向社会主义的国家)进行战争威胁(1949年成立的北约组织就是这战争威胁表现),并以多个资本主义国家在美帝纠集下联合武装干涉朝鲜内战,支持资本主义的南朝鲜军队,使朝鲜内战转变为国际资本主义对一个推翻资本主义的国家的战争时,邻近朝鲜的推翻了剥削阶级社会主义国家和新民主主义国家,从“只有工人进行反对国际资本的共同斗争,各国工人争取解放的斗争才会有所成就”的道理出发,参加了朝鲜人民的反对国际资本主义侵略的斗争。

而且在中国的解放战争时期,已经建立工农政权的朝鲜。对曾处困难时期的我国东北的人民解放军和中共地方政权,提供了力所能及的无产阶级国际的支持和帮助,为我国做出了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榜样。

大连(及附近地区),是整个解放战争时期一直由中共控制的唯一的东北南部的大城市。 解放战争初期,东北南部(当时也称南满)主要被国民党军控制,而我东北根据地主要在以哈尔滨为中心的北满。南满的大连成为一座被国民党围困的、远离东北主要根据地的孤城。朝鲜和苏联为打破国民党对大连的物质封锁提供了很大帮助。朝鲜成了北满和大连间物资运输、人员调动的中转基地。由于大连被国民党围困,北满根据地向大连提供的物资,不能走东北境内向大连运,而是从北满进入朝鲜,在朝鲜陆路运到朝鲜西海岸的港口装船(主要是朝鲜和苏联船只),从海路运到大连。人员调动也通过朝鲜领土和运输工具来实施。所以朝鲜不仅为我军提供了运输途径,还为我军提供了后勤运输力量。还有,在国民党政府围困大连时,运往大连的有些物资(如有些煤、油、粮食)就是来自朝鲜,而不是从北满根据地运来。这样成本更低,运输时间更短,供给更及时。这样朝鲜还成为我后勤物资供应地。由于朝鲜、苏联的帮助,国民党想困死大连的计划根本不能成功。其实不仅在大连,在东北的其他地方,我东北解放军有些欠缺的物质,也常到朝鲜去采购、交换,甚至还得到不少免费支援。“在解放战争时期,朝鲜支援给我军2000多车皮日本侵略军战败留下的作战物资,有的是无代价支援,有的是通过物资交换实现的。”

解放战争初期,国民党军向我东北人民解放军发动大规模进攻,想围歼我解放军部队。当时我解放军的情况显得被动一点。而当我解放军与国民党军在中朝边界附近处作战,我军部队面临被国民党军合围,或被切断后路,沿我国东北境内北撤已不太可能时,我军就撤入朝鲜境内,再经过朝鲜撤到北满(我军的一些物资和军工厂设备等也通过这种撤入朝鲜方法得以安全),使国民党军围歼我解放军的计划化为泡影。因此朝鲜成为我军的安全通道。

东北解放战争初期有名的四保临江战役,就是在靠近朝鲜的边境地区进行的。在四保临江战略进行之前,住临江部队的领导们,对于是否应该进行临江保卫战,保卫战失败有什么后果等问题是有争议的。通过讨论,住临江部队的领导们统一了认识,知道临江保卫战有胜利的可能,而且保卫战即使万一失败,因为我们是背靠朝鲜作战,我们可以退入朝鲜。敌人不可能包围全歼我住临江部队。

另外,我军与国民党军在中朝边界附近作战时,我军的一些伤病员也送到朝鲜的医院进行治疗。因为我军战地简易救护医疗医院救治重伤员能力不如朝鲜医院(因为移动医院药品不齐全,较大较重的救助实施也没有),并且有不能行走的重伤员,将可能使战事不妙需后撤时的撤退速度受影响。所以朝鲜帮我救治重伤员,不仅挽救了一些同志的生命,还使我军运动更加灵活快速,并减轻我战地医院的压力。

因此,中朝间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大规模的相互支援,在我国解放战争初期就已开始。所以当朝鲜处于困难状态时,我国同样有国际义务给予帮助和支持。

还有,从当时中美关系看,美帝军队对共产党领导的我国是极端仇视。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前,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即表示:

【“过去制定的在发生战争时阻止台湾‘落入俄国人手中’的计划有效。叫嚷最凶的是麦克阿瑟,他于5月29日和6月14日先后向参谋长联席会议和陆军部递交备忘录,首次提出台湾在战时将是‘不沉的航空母舰’这一说法。差不多同时,国防部长路易斯.约翰逊建议美国应不惜动用军队拒共产党于台湾之外”(李长久《中美关系200年》新华出版社1984版167页)。】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叶劲松
叶劲松
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