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心铭:我国宪法是否赋予了公民宣传无神论的自由?

田心铭 2019-07-11 浏览:
我国宪法是赋予了还是否定了公民宣传无神论的自由,这是开展无神论宣传教育必须回答的前提性问题。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都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公民从事研究或创作,宣传自己无神论的主张,也是宪法赋予的权利。宪法规定国家在人民中“进行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教育”,包含了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宣传教育。自由包含着限制,限制不是对自由的否定。限制性的要求已经内在地包含于宪法关于“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的规定之中,不能拿它当作否定公民有宣传无神论的自由的借口。坚持和加强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必须不断巩固和增强党的哲学世界观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在我国社会生活中的思想理论基础地位。宪法关于“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的规定和国家“进行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教育”的规定是统一的,符合全体人民包括信教群众和不信教群众的根本利益。

田心铭:我国宪法是否赋予了公民宣传无神论的自由?

我国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马克思主义是我们立党立国的根本指导思想。坚持不懈开展马克思主义唯物论、无神论的宣传教育,是党在思想宣传战线上的一项重要任务。但是,在国内外复杂的意识形态斗争背景下,无神论宣传教育遭到了种种指责。有人提出这样那样的理由,质疑其正当性、合理性乃至合法性。一些同志产生了困惑,心存疑虑,不能理直气壮地进行无神论宣传教育。近来出现的关于“不信仰宗教和宣传无神论的自由”是否符合宪法规定的争论,就是一个需要认真对待的问题。本文就此作一些讨论。

依法治国是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我国宪法第三十三条规定:

【“任何公民享有宪法和法律规定的权利,同时必须履行宪法和法律规定的义务。”】

我国每个公民都必须严格遵守宪法和法律。公民享有的自由和权利,是由国家法律规定的,其最终依据都是来自宪法。因此,进行无神论宣传教育是否具有宪法依据?这是我们必须回答的问题。

有论者提出,我国宪法规定了“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宪法中没有“不信仰宗教和宣传无神论的自由”这样的文字,这就证明,“不信仰宗教和宣传无神论的自由”“在改革开放以后”已经被“彻底否定”,所以“‘宣传无神论的自由’这个口号是错误的”。这就提出了一个严肃的问题:主张公民有宣传无神论的自由是违反宪法的行为吗?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依法治国首先是依宪治国。我国宪法究竟是赋予了还是“彻底否定”了公民宣传无神论的自由,这不能不说是开展无神论宣传教育必须回答的一个基本前提性问题。对于科学无神论学科来说,这是一个关系到其存废兴衰的带根本性的问题。

这里的问题首先在于,如何理解宪法第三十六条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的规定:这一规定是赋予了还是禁止了“不信仰宗教和宣传无神论的自由”?

宪法第三十六条在第一款作出上述规定的同时,在第二款中规定:

【“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

这就表明,第一款中所説的“宗教信仰自由”,包括“信仰宗教”的自由和“不信仰宗教”的自由,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同样都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决不能把“不信仰宗教的自由”排除于“宗教信仰自由”之外,把“宗教信仰自由”仅仅解读为信仰宗教的自由。

那么,公民享有“不信仰宗教的自由”是否同时意味着享有宣传无神论的自由呢?回答这个问题,需要把宪法的相关条款联系起来,把宪法作为一个整体去理解其精神。

宪法第四十七条规定,

【“公民有进行科学研究、文学艺术创作和其他文化活动的自由”。】

第三十五条规定,

【“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这些表明,公民不信仰宗教,秉持自己科学无神论的信念,从事科学研究或文学艺术创作等文化活动,发表言论,出版科研、创作成果宣传自己的主张,这也是宪法赋予的权利。

田心铭:我国宪法是否赋予了公民宣传无神论的自由?《文化软实力》2019年第2期这样的宣传不仅是宪法允许公民进行的,而且是宪法规定国家要倡导和进行的。宪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国家要“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建设”,“国家倡导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人民中“进行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教育”。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是彻底唯物主义和彻底无神论的世界观,它把世界物质统一性原理作为最基本、最核心的观点,坚决反对一切唯心主义和有神论。所以无神论宣传教育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教育”的题中应有之义。1982年3月中共中央印发的《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明确指出了其间的包含关系,它要求“向人民群众特别是广大青少年进行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的科学世界观(包括无神论)的教育”。文件还提出,

【“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批判唯心论(包括有神论)”(三中全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下[G].北京:人民出版社,1982:1238-1239.)。】

这些重要论断为我们理解数月之后即1982年12月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提供了可靠的依据。当党的主张和人民的意志按照法定程序确立为国家法律时,宪法中关于“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的规定和国家“进行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教育”的规定,与上述党中央文件中的论述毫无疑问是相互统一的,因而理所当然地包括赋予公民不信仰宗教和宣传无神论的权利。

来源 : 文化软实力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田心铭
田心铭
北京大学教授、原《高校理论战线》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