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文林:伊朗政权稳固的内部根源及启示

田文林 2019-07-11 浏览:
伊朗在美国长期打压下始终能够维持政局稳定,内因显然是主要的,归结起来主要有三个方面:首先,伊朗已经找到适合国情的政治制度,并坚定捍卫政治安全;其次,奉行“抵抗型经济”总政策,努力实现经济独立自主;最后,对外战略将原则性与灵活性有机结合。伊朗的经验值得其他国家关注。

首先,抢占理论和道义制高点,从法理上捍卫伊斯兰政体的正当性。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认为,伊朗的伊斯兰民主政体不同于西方民主,这种伊斯兰民主基于个人神圣权利和义务,而不仅仅基于契约,因此比西方自由民主政体更先进、更有意义。哈梅内伊还指出,西方和以色列试图让伊朗引入西式民主,通过选举产生行政、立法和司法机构,目的是制造“双重主权”,分裂最高领袖(代表教权)与政府机构,将“法基赫”(即“教法学家统治”)变成毫无意义的空壳。这种效果恰恰是伊朗的敌人想要的,因此它是损害伊朗的致命毒药。

伊朗捍卫伊斯兰政体的另一面,就是批判西方价值观及其主导的国际秩序。哈梅内伊认为,西方文明唯利是图,只注重物质层面,忽略精神层面。资本主义和利己主义信条无法实现公平正义。这些不公平与资本主义制度、霸权主义和殖民主义直接相关。人类社会要想解决这些问题,必须批判和消灭无处不在的不公平和暴政统治。西方资本主义体系面临不可克服的结构性矛盾,最终不可避免走向衰落。哈梅内伊还将“进步的伊斯兰伊朗模式”与西方“专制发展模式”对照,宣称“资本主义体系已日薄西山,迟早将消亡”。哈梅内伊还将2008年欧美金融危机、“占领华尔街”等事件视为资本主义制度终结的征兆,“我们现在已能听见西方自由民主体系崩溃的声音”。

其次,打压国内亲西方势力,及时清除政治隐患。伊朗在巴列维统治时期曾极端亲美,因此国内亲美势力根深蒂固,尤其在当前伊美对峙加剧背景下,这股力量壮大显然不利于伊朗强化内部凝聚力。为确保政权安全,哈梅内伊在确保力量平衡的情况下,重点打压政坛的亲西方势力。

2004年,哈梅内伊授意宪法监护委员会取消逾千名议会候选人的参选资格,其中多为改革派,由此使保守派赢得70%议席。在2009年6月总统选举争端中,哈梅内伊抛开此前凌驾于各派别纷争之上的超然立场,力挺内贾德总统,将改革派(即亲西方派)代表人物穆萨维领导的“绿色运动”称为美欧主导的“颜色革命”。这场未遂“颜色革命”平息后,在哈梅内伊支持下,内贾德政府对参与抗议活动的改革派势力进行了清洗:改革派代表人物卡鲁比的办公室遭到查封,前总统哈塔米的助手被抓捕,还有数千名抗议者被逮捕。伊朗司法系统数次开庭,审判反对派主要成员(包括前内政部副部长、前外交部副部长、前经济部副部长等),前伊朗副总统阿卜塔希还被判处6年有期徒刑。前总理穆萨维、前议长卡鲁比遭到监禁。伊朗改革派阵营由此一蹶不振。在2011年“阿拉伯之春”中,伊朗镇压了穆萨维试图掀起的新的“绿色革命”,数十名政治活跃分子和记者被关入监狱,两个重要改革派组织被禁。伊朗打压亲西方势力,从组织上消除了内外联动在伊朗策动“颜色革命”的政治隐患。2017年底至2018年初,伊朗再次爆发带有“颜色革命”性质的骚乱活动,西方国家推波助澜,但由于缺乏伊朗高层亲西方势力的策应,这次“颜色革命”很快就被镇压下去,无论规模还是危险性都比2009年未遂“绿色革命”要小得多。这从侧面证明了伊朗清除亲西方势力的明显效果。

最后,紧抓意识形态主导权,严防西方价值观渗透。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看似可有可无,实则是政权存在的道义前提。巴列维时期,伊朗尽管物质生活改善,但统治集团缺乏信仰,崇拜金钱,尤其对外国人在伊朗作威作福听之任之,使伊朗人心目中最神圣和珍贵的东西遭到亵渎,由此最终引发伊斯兰革命。1979年后伊朗建立的伊斯兰革命政权本身就靠“伊斯兰”安身立命,因此格外重视确保意识形态纯洁。为确保社会行为符合伊斯兰教义,防止西方价值观渗透,伊朗采取了许多在世俗国家看来难以理解的举措。

一是严格控制文化教育领域。1996年末,哈梅内伊颁布教令,称“学校推广音乐不符合伊斯兰教的信条和理念”,迫使许多音乐学校关闭;1999年11月,哈梅内伊公开为备受争议的“特别教士法庭”进行辩护;2002年反对高校学生从事“反伊斯兰教”行为(演奏音乐、研习美术、到异教徒国家旅游、野外考察等),敦促大学强制奉行伊斯兰价值;2007年,他批评女权激进分子德拉瑞姆·阿里及《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称其“企图在伊斯兰教规里大做文章,以期贴合与妇女相关的国际公约”;2012年7月,德黑兰警方开展打击“非道德行为”行动,关闭几十家咖啡馆和餐馆,逮捕服装不合规定的妇女;2015年8月,大约4500家服装店因服装违反伊朗道德准则而被关闭。2015年伊核协议签署后,哈梅内伊特别呼吁,要严防美国“政治和文化渗透”,认为“这比经济和安全渗透更危险”,伊朗“山寨版肯德基”刚开业,就因装修风格“太美国化”被强令关闭;11月25日,哈梅内伊发出警告,称美国正用“性、金钱和西方生活方式”对伊朗决策精英层进行渗透。2018年1月6日,伊朗政府宣布禁止在小学阶段开设英语课,以防止外国文化侵蚀儿童和青少年。

来源 : 区域与国别研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田文林
田文林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