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中宁:去殖民化的核心是颠覆西方优越论,建立对西方的战略警惕

于中宁 2019-07-10 浏览:
就像辉煌的希腊罗马文明始终伴随着侵略、战争、屠杀和掠夺一样,西方文明从来没有能够脱掉自己的野蛮性。他们在资本主义和工业化后,在近代和现代也进行了无数的战争,并且发动了两次世界大战,对犹太人进行大屠杀和掠夺。美国通过屠杀印第安人完成自己的原始资本积累并占领了北美土地后,仍然永不停止地向世界扩张,那么大的国土和那么多的资源都不能堵住他们贪婪的野心。美国短短200多年历史上所发动的200多场战争,就是西方文化野蛮性、贪婪性、掠夺性的最佳明证。一直到今天,美国对全世界发起经济战,甚至对自己忠心耿耿、亦步亦趋的所谓盟友,其实是自己的走狗和准殖民地都不放过,正像德国前总理施罗德所说,美国要的是仆人而不是伙伴。特朗普和他的右翼伙伴们的表演,充分说明了白人种族和西方文化的基础价值观的野蛮性、掠夺性和傲慢性,搞得世界不得安宁。西方文化的这种侵略性、掠夺性和野蛮性从来没有改变过,将来也不会改变。

于中宁:去殖民化的核心是颠覆西方优越论,建立对西方的战略警惕 

1980年,弗里德曼在他的堪称自由资本主义纲领的《自由选择》一书中全面批评了美国几乎所有经济政策。尽管这些批评充满着自相矛盾、事实隐瞒和故意扭曲,但是有一点他是正确的,他清晰地指出,美国的经济已经是社会主义的了,或者是具有较多社会主义性质的了,他说:

【“我们认为在20世纪的前几十年中,在美国,社会党是最具影响力的党派。”

而民主党和共和党,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两只大党最终都采取了社会党的立场。……几乎社会党在1928年总统竞选中颁布的每一条经济政治纲领,如今都已制定为法律条款。”

为了佐证他的论述,他在书后全文附上了美国社会党1928年的纲领,任何一个智力健全的人,在对比美国的经济政策和这个纲领后,都会认为弗里德曼的论述并非虚妄。

弗里德曼在书中列举了英国在19世纪就实行了的那些社会主义政策,认为美国的那些社会主义政策都是从英国学来的。也就是说在弗里德曼看来,英国的社会主义政策比美国更彻底。例如英国的医疗保障制度至今美国都没有实行。

需要提出的一个问题就是,英国政府在本土所实行的那些社会主义政策,为什么在香港和其他当地居民占大多数的殖民地都没有实行?相反,其本质是弱肉强食的强盗资本主义的所谓新自由主义大本营,由奉行强盗逻辑的弗里德曼的徒子徒孙组成的美国传统基金会,却将香港年年评为所谓自由度最高的经济体,从而一再误导香港,使香港的贫富差距越拉越大。

与此同时,弗里德曼在大陆的徒子徒孙,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和自由派知识分子,将弗里德曼的新自由主义引入中国,使得医疗、教育和住房被中国人民认为是新三座大山。在大陆,新自由主义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制造了贫富差距的巨大分化,引起了社会的普遍不满。

更重要的是,自由资本主义乌托邦给中国带来更为深重的道德灾难,它推翻了被塞缪尔·亨廷顿教授认为是“文明共性”的那些“最低标准道德观念”,带来了中国社会的道德沦丧,使中国成为一个在基本价值上“无所适从的国家”。

香港问题和大陆问题有极大的共性,这就是或者在很大程度上,或者在相当程度上实行了新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极大地拉大了社会的贫富差距,是彻底的反人性反人道的,因此必然引起极大的社会不满和动荡。

英国政府没有在香港实行在本土实行的政策,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在香港实行的是殖民政策,殖民政策的本质是掠夺。大陆虽然在政治上没有被殖民,但很多人在思想文化上很大程度也被殖民化了。因此去殖民化不仅仅是香港一地的问题,而且是整个大中华区,甚至是整个第三世界的根本问题。

去殖民化首先要深刻认识殖民化的本质,以及它深厚的种族、文化、制度和历史原因。中国的某些知识分子对西方文化制度有三个基本错误认识。去殖民化的深层意义就是在这三个方面拨乱反正。

第一个错误认识是对西方国家或者说是西方文化的阴险性、野蛮性、侵略性、掠夺性、殖民性估计不足,缺乏战略警觉。这种失误在香港回归一开始就存在,并且一直延续下来。香港回归前有西方记者采访中国政府的两位重要领导人,两人都说中央政府没有必要在香港派驻军。这种错误想法被邓小平及时纠正。但是这种以善良的愿望对西方所形成的模糊认识,一直指导着中国的外交和香港政策。这使得中国在西方屡屡煽动香港的暴乱中,也使得大陆在面对美国突然挑起的贸易战和全面围堵中,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失去了从容应对的战略和战术手段。屡屡使自己处于被动之中。

第二个错误认识是全盘或部分接受了西方优越论,导致整个中国在文化、政治、经济、法律等各个方面都陷入无所适从之中。这种指导政策上的混乱深度影响了社会,使社会道德和价值观发生了大面积塌陷。维系社会道德秩序的,被亨廷顿教授认为是“文明共性”的那些“最低标准道德观念”,已经或正在沦丧中。使无论是香港还是大陆都面临一个道德重建的艰巨任务。

第三个错误认识是对现代资本主义缺乏完整的认识。现代资本主义是由社会主义因素和资本主义主体两个部分组成的,绝不是弗里德曼及其徒子徒孙所说的自由资本主义。其中资本主义有其贪婪残忍的一面,也有发展经济的合理因素,例如职业专守精神,法治精神,企业家精神(不包括商人精神)等等。同时,社会主义是西方文化的伟大创造,例如经济平等精神,社会正义精神,政府不但有权而且必须大力干预经济的精神等等,这些精神都离开了西方的基础价值观,对人类未来的发展具有重大作用。

因此去殖民化绝不仅仅是去殖民符号化,而是要去殖民文化、殖民价值观以及在这种文化和价值观影响下所形成的殖民经济政策、殖民政治政策、殖民文化政策和殖民社会政策。也就是说是一种全面的脱胎换骨的去殖民化。

一、去殖民化首先要深刻认识西方文化的本质,对西方文化保持高度的警惕性。

马克思早就讲过资本主义是在对殖民地的屠杀和掠夺以及对下层群众的压榨中获得原始资本积累的。马克思没有讲的是这种资本主义的本质特征是与白人种族的种族根性密切联系在一起的。

来源 : 于导谈天说地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于中宁
于中宁
国家一级导演、金鸡奖评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