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云辉:美中要切割,中国怎么办?——关于打造“中国极限生存能力”的思考

余云辉 2019-07-10 浏览:
美国挑起中美贸易战和科技战,实质上是出于对中国发展趋势和社会制度优势的担忧。旧的秩序正在坍塌,新的秩序正在重建。中国在旧梦中惊醒,虽有不适和隐痛,但这不过是大国成长的烦恼。中美贸易战促使中国经济由“依附性经济”向“自主型经济”转型,通过产业、金融和制度三者之间的结合与互动,实现产业与科技的自主、金融与货币的自主、制度与机制的自主,并形成良好的“国家极限生存能力”。

 余云辉:美中要切割,中国怎么办?——关于打造“中国极限生存能力”的思考

大国崛起的前提是大国觉醒。大国不醒,谈何崛起?但中华天命并非自我的“崛起”,而是“平天下”,即“平衡天下,追求公平;遏制霸权,实现和谐;促进文明对话,化解文明冲突”。用“平天下”的国家定位取代“自我崛起”的国家定位,有利于消除邻国的紧张与不安,有利于发展对外关系。但“平天下”的前提是“修身”,即“把自己国家的事情办好”。中国经济转型就是中国“自我修身”的过程。

贸易战把中国打醒了。打醒大国往往需要大棒。这一点应该感谢特朗普总统,但更应该感谢美国选民和美国制度,是美国选民和美国制度把这位仅具商人眼界的房地产老板推上了最高政治岗位。特朗普正在把美国推下全球道义与政治的神坛,同时被推倒的还有美元的全球储备货币地位。旧的秩序正在坍塌,新的秩序正在重建。中国在旧梦中惊醒,虽有不适和隐痛,但这不过是大国成长的烦恼。从此,中国经济将不得不进入真正的转型,即从“依附性经济”转变为“自主型经济”。

一、全球化体系中的中美分工

其实,美国精英主导的以美元为中心的经济全球化是一锅温水,锅底放着足够的干柴。美国接受中国企业进入全球贸易体系无非是一锅温水接受了一群青蛙。目前美国有些政客抱怨不该同意中国加入WTO。这显然低估了当年美国战略家和政治家策划和实施和平演变战略的智商和远见。他们比特朗普老辣得多。特朗普总统上台之后,看着锅里一群习惯了温水的中国青蛙有点不爽,提前点燃了贸易战烽火,加大了锅底的火焰,水被烧开了。于是出现了三类情况:有的青蛙已经化作了美国的膏汤,比如联想;有的青蛙被烫去了一层皮,比如中兴;有的青蛙则丢弃了低调的青衣,露出了龙的本色,并把热汤溅到特朗普脸上,比如华为。

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四十年里,美国是经济全球化的主导者,而中国则是经济全球化的跟随者或依附者。

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格局可以概括为:美国出钱(即印刷美元纸币)、中国出力(即生产商品)、其它国家出资源。美国印纸币买中国的商品并形成贸易逆差,中国生产的商品(包括企业股权)支撑着美元的购买力;中国用商品换来美元,形成贸易顺差,再用美元购买石油、矿产等资源,把美元流向世界各地,从而为资源输出国提供了美元流动性,维护和强化了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并由此形成了当下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商品—货币”循环周转的运动格局。经济全球化的“美国梦”,最终成了“华尔街之梦”。

美国主导的“商品—货币”全球化分工体系,本质上是“中国商品—美国货币”的循环周转体系。这一经济运行模式可以带来利益,同时也形成了风险和代价。中美两国共同推动的经济全球化带来了两个直接的经济后果:一是美国制造业没落,经济空心化,金融泡沫严重,形成了美国的“产业空心型经济”;二是中国制造业蓬勃发展,但仅仅是世界工厂而缺乏世界性公司。在主要的产业领域,外资控制着产业链的核心环节和核心技术、控制着企业股权和收益分配权、控制着产品定价权,使得中国经济退化为带有浓厚附庸色彩的“依附型经济”。

中国依附性经济的特点主要表现在:基础货币发行依附于美元储备、核心技术(包括核心部件和重要装备)依附于美国科技、出口创汇依附于美国市场。“依附型经济”还体现在经济学教育主要采用美国教科书(现在)、央行内部开会要用美式英语(曾经)、重要党政领导干部培训要交给美国院校(曾经)、中小学生实际英语教育时间大大超过传统文化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现在),等等。中国的经济基础浸泡在美元主导的全球化汤锅里,而经济基础又决定着上层建筑。

二、合久必分:依附性经济开始走向终结

中美两国对现有的“中国商品—美国货币”的全球化经济循环体系都感到不满意和不高兴:虽然美国占据着“货币端”的金融优势,却又想着染指“商品端”的产业利益,于是从奥巴马政府开始就提出了美国需要再工业化的经济发展战略;同样,中国占据着“商品端”的产业优势,但也不满足于多劳不多得的现实,试图建立起“货币端”的金融优势,提出了人民币国际化,试图以人民币逐步取代美元。这无异于挑战美国金融霸权的神经中枢。大国之间的利益冲撞开始撞击出吸引全球目光的火花。

在美国国内,共和党和民主党分别代表着“商品端”产业群体的利益和“货币端”金融群体的利益。当中国提出产业升级、科技进步、人民币国际化,试图打通商品端和货币端的利益链,此时,中国必然同时成为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共同的敌人。这是美国国内各派政治力量在遏制中国发展问题上能够取得高度一致的根本原因。美国在贸易谈判中提出的所有要求概括起来无非是企图阻止中国产业升级、遏制中国技术进步、控制中国金融体系、摧毁人民币国际化的可能,把中国彻底改造为美元资本控制下的经济金融殖民地和世界代工厂。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余云辉
余云辉
经济学博士、厦门大学金融系客座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