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根良:基于现代货币理论对欧美中的三个预言

贾根良 2019-07-09 浏览:
按照这个恒等式,我国积累的美元外汇储备越多,我国就为美国的军事开支、救助华尔街金融利益集团和其未来的“绿色新政”提供的财政支持就越多;我国积累的外汇储备越多,由外汇占款发行的人民币就越多,我国就越不能运用中央政府的财政赤字“无中生有”地创造货币为解决国内所面临的许多重大挑战提供财政空间;我国积累的外汇储备越多,我国民营企业和自主创新就越缺乏资金。因此,我们必须警惕美国民主党将来上台后实施新的“量化宽松”对我国经济造成严重损害,从现在开始,我国就应该采取逐步降低对美贸易顺差的战略,逐步停止引进外资(引进外资是我国增加外汇储备的主要途径之一),并对金融开放三思而后行。

贾根良:基于现代货币理论对欧美中的三个预言

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鲜为人知的现代货币理论开始得到人们的注意,特别是今年3-4月份,现代货币理论在美国媒体得到了异乎寻常的热议,自此也开始得到国内学者特别是证券业人士的高度关注。本文简介现代货币理论,并以该理论为基础,对欧元、美国民主党的经济政策和我国在贸易金融战略上应该实行的重大变革做出预测。

一、现代货币理论:从鲜为人知到媒体的宠儿

Modern Monetary Theory(MMT)原先我们翻译为“货币国定论”或国家货币理论,但现在通用名字为“现代货币理论”,所以在2017年我们就改用这个名称了,这个名称是由澳大利亚经济学家、现代货币理论著名的倡导者比尔·米切尔(Bill Mitchell)命名的。在过去的20多年间,该理论一直在美国密苏里大学堪萨斯城分校和巴德学院等学术界的边缘地带默默地发展,只是在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才开始引起人们的注意。

在2016年的美国大选中,现代货币理论不仅对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的智囊产生了重大影响,而且作为现代货币理论代表人物之一的斯蒂芬妮·凯尔顿(Stephanie Kelton)还在美国民主党候选人桑德斯的竞选中直接担任经济顾问。一种经济理论同时对美国两党的经济智囊都产生重要影响,这在经济学说史上是相当罕见的,由此可见该理论不同寻常。

2019年3月,美国麦克米兰出版公司出版了以现代货币理论为主体的教科书:《宏观经济学:多元主义的视角》。笔者为该书英文版撰写了如下封底推荐: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和保罗·罗默对过去四十年宏观经济学倒退的批评是众所周知的,但他们没有认识到缺乏多元主义是导致宏观经济学危机的主要原因,也忽视了非正统经济学对重建宏观经济学的革命性作用。由威廉(比尔)·米切尔、兰德尔·雷和马丁·瓦茨撰写的《宏观经济学:多元主义的视角》为宏观经济学即将到来的革命指明了方向。”】

该教科书出版两个多月后就已售罄。

现代货币理论是建立在不可兑换为黄金或外币以及不实行固定汇率的法币制度之上的,其基本假定是发行主权货币的政府在财政上不存在开支能力的限制。这一假定来自于布雷顿森林体系于1971年8月15日崩溃后的现实。在1971年之前的固定汇率和黄金可兑换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之下,由于政府(在这里是指中央政府,下同)创造货币受其所持有黄金的价值制约,所以,在其开支能力上确实是有限制的,原因就在于央行所发行的储备货币要以一定比例的黄金储备为基础;如果政府想要进行更多的开支,它就只能使用税收和(或者)债券销售减少非政府部门持有的货币。

但自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以来,发行自己主权货币的政府再也没有必要使用税收和债券销售为自己的开支“融资”了:从技术上说,它们可以简单地“无中生有地”创造它所需要的货币。只要商品和服务是用其发行的货币出售,政府可以购买他们喜欢的任何东西。货币是国家的创造物,这种主张是现代货币理论的基石,按照这种理论,发行自己货币的政府在开支上可以不受财政能力的限制,但却受到实际资源、通货膨胀和政治意愿的制约。

在目前的法币制度之下,国家处于与家庭和企业截然相反的地位。简单地说,在封闭经济的情况下,作为主权货币的垄断发行者,政府只有增加财政赤字,私人部门的净金融资产才能得到增加,用公式表示就是:政府债务=私人部门的金融资产,商品经济的发展需要政府在长期内不得不总是处于赤字增加的状态。从这一基本的现实描述出发,现代货币理论在利率决定、通货膨胀、税收、就业等一系列主题上提出了与目前宏观经济学截然相反的理论和政策建议。

文献可以证实,现代货币理论的倡导者对美国金融危机、欧盟主权债务危机和量化宽松对利率的影响等一系列预言都已被证明是正确的。笔者不揣浅陋,在这里大胆地预言欧元、美国民主党的经济政策和我国贸易金融战略在未来将有可能发生的重大变化。

二、第一个预言:法国大动乱和欧元的消失

“一个国家、一种货币”是现代货币理论的基础性原理之一,货币的本质是人与人之间的经济关系;在现代法币制度下,国家财政问题的本质在于能否垄断基础货币的发行权,“财政赤字货币化”构成了现代货币体系的基础。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对欧盟各国来说,欧元实质上是外国货币,欧盟各国没有发行货币的权力,扩大政府开支只能增加税收或借债,存在着债务违约和国家破产的制度性根源;而欧盟中央银行发行的只是交换媒介,没有财政功能。要解决欧元内在的危机,欧元区就必须统一各国的财政,变成一个国家。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欧元区各国经济发展水平的巨大差异和各自利益的不同诉求使其不可能实现财政统一。

如果欧元区不能统一其财政并成为一个国家,间歇性的动乱将不可避免,直到欧元最后消失。所谓国家,就是在一个区域提供公共福利的制度,在法币时代,作为货币发行垄断权的国家财政能力起着决定性作用,缺乏这种能力就无法为所有国民提供公共福利。前几年,意大利、法国和英国曾经掀起风起云涌的“脱欧运动”,但只有英国迈出了这一步。在未来,“脱欧运动”还会兴起,也许10年左右,但一般不会超过20年,欧元将消失。欧元消失后,欧盟作为一个松散的联盟兴许还将存在,但消失仍是大概率事件。

来源 : 贾根良经济学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贾根良
贾根良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