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态强盗资本主义和特务黑帮横行是香港问题的本质

于中宁 2019-07-04 浏览:
香港回归前黑帮横行,这些黑帮基本上被西方情报机构控制。香港回归前,大陆政府对香港黑帮采取了强硬态度,将其头头叫到北京当面训话,所以香港回归后香港的黑帮没怎么炸刺儿,表面上看,许多都洗白了。但是西方情报机构并通过台湾情报机构与香港黑帮的关系,是上百年打成的铁哥们儿,在关键的时候,他们联合起来的力量仍不容小觑。实际上大陆对香港黑帮内部深层的结构和关系,至今仍不甚了了。但是大陆对香港黑帮的强硬态度所发挥的效力,值得大陆总结。
【“根据香港乐施会的报告,香港的贫困家庭依然有45万户,总共700万人口中,贫困人口数字高达117万人以上,贫困率高达17.6%。香港有着世界上非比寻常的基尼系数0.537,贫困分化极为严重。”
“2013年初统计,香港自1998年GDP的13000亿元港币,在15年后增至2012年的21,000亿元,增加了60%;但本地家庭收入中位数15年里只由18,300元港币增至20,000元,即增加了9%;住宅价格指数则增加了90%,奶粉价格增加100%,牛肉价格增加了233%,贫穷人口从850,000增至1,187,000,增加40%。”
“据彭博亿万富豪指数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GDP估值进行计算发现,香港十大富豪的总家产相当于香港GDP的35%。”
“根据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的研究,香港人口中10%的最富有人群控制着77.5%的财富,高于2007年的69.3%。”】

香港贫富差距的程度全世界绝无仅有,但这还不是问题的全部。香港的麻烦还在于,香港整个意识形态和舆论倾向都是不利于中下阶级的。香港的教育和舆论工具都掌握在上层阶级手中,他们摒弃了中国的仁政传统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欧美盛行社会主义福利政策与思想,而将弗里德曼主义引用为唯一的意识形态依据。在这样的舆论氛围下,香港是世界上唯一基本延续了旧中国和19世纪末20世纪初欧美的劳资关系,并在意识形态上加以固化的强盗资本主义地区。

第三,逃到香港的大陆富人及其后代,他们天然就是仇共反共的。

据香港作者佘达明在《信报》所写文章称,这些恐共反共的富人及其后代,有200至300万人之众。香港的中下阶层在人数上并不占有绝对优势,这种情况决定了香港社会的基本意识形态倾向。

香港民主派的领导人李柱铭,反共名笔练乙铮,人民力量的袁弥明等等,都是逃亡反共人士后代的代表。香港的民主派,根子里就是反共派,民主不过是个幌子。英国以总督独裁方式统治香港,这些人就从来不反,也不要求民主,香港要回归了,他们才想起民主这回事,充分暴露了他们的虚伪。

但是,中国的知识分子与西方知识分子有个根本的不同。

西方知识分子受的是游牧型社会关系和基督教信仰的双重传承,根本没有国家民族的认同传统,现代民族国家在西方不过只有一两百年的历史,少数长的如法国、英国,也不过几百年。西方知识分子强烈怀疑国家约束力和个人利益至上的个人主义是深入骨髓的。

而中国知识分子受中国几千年士精神的传承,有强烈的国家民族认同感。许多人,从家庭的角度并不认同共产党,但从国家民族的角度认同共产党对国家民族摆脱屈辱历史实现复兴做出的贡献。

香港知识分子作为一个整体,有这两方面的影响,又由于他们的商业出身和香港浓厚的商业氛围的浸染,在他们身上表现出强烈的实用主义倾向,虽然在意识形态上他们有反共的基础,但在政治倾向上,则取决于利益输送。

二、英国殖民者的贿买政策对中上阶级的政治态度有重要影响

对此,英国殖民者非常清楚,他们对上层知识分子进行了大规模的贿买政策。

许家屯说:

【“在组织、人事上,英国人对高级人才和公务员队伍早就布局谋篇;在财政预算上,英国人执意要修机场、大桥,上大项目,我到香港时香港每年支出三百多亿港币,到移交时支出竟达一千多亿;香港本来薪水就很高,港督的俸禄超过美国总统,英国人撤走前又大幅提高公务员待遇,高级职员,多数是英国人,最高达30%多,一举三得:收买了人心,留下了难题,又趁机大捞一把;连香港有些社会基层细胞──屋村委员会,英国人都控制,甚至请英国退休人员来管……”】

香港的公务员,公营企事业管理者和大学讲师,一方面享受世界上只有新加坡可与之相比的高薪,另一方面还享受政府的住房优惠。一方面,他们带动了整个香港中产阶级的高收入,另一方面,这个高收入的中产阶级支撑了高房价,并通过重复置业和炒卖出租等方式获得了巨额财富。

香港没有累进税、遗产税、资本利得税、社会保障税,税基和税入都少,香港也没有建立基本的社会保障制度,没有退休金养老金,港英政府用什么来支撑上层知识分子的高收入呢?很简单,就是土地收入。

在我的文章《房地产政策是香港回归后最大的失误》中我们指出,港九土地是公共资源,用出售公共资源的收入补贴上层阶级,其实质是“损不足而补有余”,是穷人补贴富人,这显然是为了巩固殖民统治而实施的极不公平的政策,它确实起到了收买上层中产阶级的作用。

2011年香港区议会选举,我所在区不同派别的3个竞选者,他们发的材料都有一条:反对在区内建公屋,我很奇怪,问为什么,回答是,建公屋,你们业主的物业价格就会下跌呀。这说明,香港的所谓政治精英是从个人利益的角度来参与政治活动的。

正是这个上层中产阶级与地产巨富形成了地产利益共同体,反掉了董建华的“八万五”计划,在曾荫权时期通过无所作为开始激怒下层群众,撕裂香港社会。在梁振英上台前,企图推举能够维护他们利益的人,在梁振英上台后,又与民主派暗中勾结,给施政制造阻力。

来源 : 于导谈天说地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于中宁
于中宁
国家一级导演、金鸡奖评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