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态强盗资本主义和特务黑帮横行是香港问题的本质

于中宁 2019-07-04 浏览:
香港回归前黑帮横行,这些黑帮基本上被西方情报机构控制。香港回归前,大陆政府对香港黑帮采取了强硬态度,将其头头叫到北京当面训话,所以香港回归后香港的黑帮没怎么炸刺儿,表面上看,许多都洗白了。但是西方情报机构并通过台湾情报机构与香港黑帮的关系,是上百年打成的铁哥们儿,在关键的时候,他们联合起来的力量仍不容小觑。实际上大陆对香港黑帮内部深层的结构和关系,至今仍不甚了了。但是大陆对香港黑帮的强硬态度所发挥的效力,值得大陆总结。

病态强盗资本主义和特务黑帮横行是香港问题的本质

【作者注:这篇文章是2016年写的。】

有一次,我在香港乘出租车,司机问我喜不喜欢香港,我说不喜欢,因为香港商业气太重,没有文化味儿。司机说,我们自由啊,我们世界自由度第一。我问他,你买房子了吗?他说,没有,买不起呀。我说,那你觉得这个自由有意义吗?他沉默了。我给他讲了一些内容后,他说,这样啊,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们这些啊,不过我还是要想一想。

西方智库和媒体长期对香港经济现实的扭曲解读与宣传,毒害了香港大众,他们从来没有想一想,他们引以为傲的主体价值和他们低下的经济社会处境为什么能长期同时并存,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

更重要的是,这种扭曲之所以大行其道,因为它符合上层阶级和所谓知识精英的社会根基和自身利益。

一、香港的中上阶级和知识精英根子是反共和反社会主义的

香港最重要的社会特点,就是它是个地地道道的移民城市,这些移民原本的社会属性和政治态度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今天香港社会的价值取向。

有资料说,英军占领港岛和九龙时,原住居民不过几千人。香港最早的大规模移民是太平天国时期,以后的辛亥革命,军阀混战,抗日战争,解放战争都引发了大规模移民。解放后,由于某些原因,又引发了持续不断的偷渡潮。改革开放后,又有许多大陆先富起来的人以投资移民的方式获得香港身份。

香港移民的经济特点是,大量内陆的富豪躲避战乱或怕被没收财产或因腐败抽逃资金,携巨资不断涌入香港,这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都不同。其他地区的移民绝大多数都是穷人,而香港的移民,富人占了很大比例。源源不断涌入的富人及其知积分子后代,占了香港人口的近一半,其数量之多,在社会上份量之重,在世界上绝无仅有。

这些富人移民及其知识分子后代塑造了香港经济社会的三大主要特点。

首先,源源不断涌入的大陆资本支撑了香港的畸形繁荣,塑造了香港经济的强烈寄生性。

我们刚到香港租的第一套房子,业主是个上海人,解放前逃到香港,陆续买了10多套房出租,90多岁了还亲力亲为。我问他为什么不投资点别的,他说房产最保险,轻松,收入也高。香港没有什么真正像样的企业家,原因就在这里。

香港经济的寄生性还表现在,多数最繁荣的产业都是大陆经济的中间商,利用大陆被封锁只能通过香港面对世界情况下对大陆进行盘剥。

以房地产、金融、航运和代理为支撑的香港经济,就像一个巨大的庞氏骗局,靠大陆源源不断的“输血”支撑着,一旦大陆开放,香港的经济将无以依附,必将沉沦下去。

香港的“轻制造业”曾有过短期繁荣。80年代香港制造业的人口有百万之众,占总人口的比例高达35.8%,到了2011年就只剩下了17万人,占比也只有区区4.5%,在这样的一个年代中,香港制造业共淘汰了77万劳动人口。

香港“轻制造业”的衰落,完全是因为香港经济模式是不可持续的。香港的“血汗工厂”模式使其不可能在创新、转型、升级和创造品牌上走出一条路,当出现土地、资本、劳动更廉价的地区时,企业会即时转移,不但使香港经济空心化,而且将“血汗工厂”带入新地区。

现在许多人都忘记了,改革开放之初,正是许多港台资本在大陆的工厂制造了许多惨案,这些资本家不但没有受到惩罚,甚至都没有忏悔。

大陆改革开放后,香港中介地位的逐渐消失和血汗工厂的逐渐转移,使香港经济空心化,中央和香港政府又推出自由行,继续为香港的寄生经济输血,不但没有促进香港经济的转型,反而给香港社会秩序带来扰乱,引起了巨大的不满。

把一个有上百年寄生根基的经济体转变成一个富有企业家精神的创造型经济,这基本上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一个最鲜明的事例就是,李嘉诚的儿子李泽楷乘着高科技网络大潮,低价搞了一块地,要搞“数码港”,结果,这个“数码港”只是又一个住宅房地产项目的名称,就连这个项目内的“数码”网络都不通畅。

其次,逃出大陆的富人把旧中国的劳资关系和对穷人的歧视带入香港,几十年变化不大。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美国、英国和欧洲大陆都对强盗资本主义的经济社会结构进行社会主义方向的改革,它的核心是“损有余而补不足”,通过税收剥夺富人来补贴穷人,公共事业和重点产业。

而香港始终没有进行这样的改革,相反,却将土地等公共资源的收入去补贴富人,实质上是穷人补贴富人。这一点我们在下面还要提到。

英国《金融时报》的一篇文章指出:

【你可能会像美国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一样认为香港是一个自由市场。然而除了对外贸易,该市场并不自由,它反而是——香港一位富豪曾对我如此形容——“一碗鲜美的鱼汤”。这碗汤只有少数人能喝到,却令大众变得更加贫困,引起人民不满,并间接造成严重污染。】

下面的数据分别来自《金融时报》和其他媒体的不同文章:

来源 : 于导谈天说地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于中宁
于中宁
国家一级导演、金鸡奖评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