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俊杰:职称评审腐败逼良为娼?

陈俊杰 2019-06-26 浏览:
学术腐败是社会的一个根本性腐败,社会影响恶劣不亚于官场腐败,从断人慧命、祸及子孙的意义上可能还更严重。学界的急功近利之人、剽窃谋名之徒古来有之,但像现在这样明目张胆、理直气壮的倒真是举世罕见。学术成果剽窃者明明被人捉了个正着,证据确凿在案,但就是死不认账,甚至还反咬一口,诬称告发者是别有用心,“打假”往往变成了“打架”的口水战。但敢这样做又能这样做的往往都是在学界有个一官半职的家伙,问题的严重性也正在这里。学术不能履行我们薪火传承、继往开来、推陈出新的文化理想,即使富甲天下,也不过是一群西服革履满口粗俗的暴发户,提供不了有价值的学术。
【“学风很糟糕,我呼吁一下,如果不重视这个问题,中国科技的发展至少退后20年,如果这些基础教育不重视,问题越积越多,以后会更难。”】

丘成桐认为,导致教育重量不重质的原因是高校用“亩产万斤”的形式作为工作成绩向上汇报。

数量化的学术考评机制,终将催生不利于学术持续健康发展的因素,在这种过度的硬性数量要求引导与刺激下,越来越多的学术研究人员为了提高自己的学术成就与扩大学术声誉,往往采取各种手段增加学术论文的发表数量。于是,一稿多投、抄袭、剽窃等现象愈演愈烈,动辄“批量生产”上百篇学术论文、几十本学术著作、百万字科研成果文章的“学术泡沫”现象一发而不可收拾。

学术评价,通过鼓励知识创新引导学者遵守学术规范,控制越轨行为,激励评价对象提高学术水平。学术评价引导科研资源的分配,从而对学术活动具有“指挥棒”的作用。在这个作用过程中,价值目标与公正程序相结合则可保证评价的客观性。如何建立公开、公平、公正与透明的学术评价体系?以学术为依归,以学术为本位,高校与科研单位应建立真正的学术共同体,使学术评价能真正以科研成果的学术价值为评判标准。指标体系的设计应注重成果引用等客观量化评价、社会影响等指标的设置,但学术研究的独特性导致单纯的定量评价可能会产生学术泡沫或背离学术自由的精神,定量评价应与定性评价适当结合。

如果想知道学术腐败有多么严重,只需网络搜索一下学术造假的信息,有大量令人瞠目结舌而又见怪不怪的学术腐败案例。学者发表的论文数量多寡与职称、奖金、经费、升迁等紧密相联,使毫无学术能力的庸才混进学术队伍,使原本具有光明学术前途的学人,为了自我生存而急功近利地加入生产“胡萝卜”与“沙子”的“制假大队”,丧失了学者的风骨与立场,沦为可怜的“学术娼妓”。整个学术量化评价制度设计者的初衷,由此而彻底落空,扭曲的学术量化评价制度掏空了整个民族文化精神与学术的创造力,制造了一个个不可逆的恶的循环机制,如劣币驱逐良币的逆淘汰机制、武大郎开学术连锁店、逼良为娼娼更娼、学术伦理道德底线被彻底突破与践踏、民族文化与民族精神沙漠化、政治生态彻底恶化与民主政治遥遥无期……

多行不义的不公正学术量化评价标准,破坏了正常的人才培养选拔程序,使大量伪劣人才进入社会金字塔的高端,大量假冒伪劣的人才进入国家各级政府部门,是学术量化评价制度汰优择劣的必然结果。如果主导社会进程的政府官员普遍由泥沙构成,中国社会的政治现代化即民主政治进程将由此而遥遥无期!

科研申报只能拼关系吗?

“关系”立项、财务“造假”、审查“放水”……在近年曝光的众多科研腐败案件中,由高校科研经费管理使用混乱所致的腐败问题占了很大的比例。科研项目立项、经费使用管理、项目审查监管的整个链条缺乏必要的法律规范与制度约束,在“潜规则”惯性的监管缺位环境下长期运行,腐败程度令人发指。

科研腐败从课题立项的源头上就已产生,大学科研处的职能本应是为学校争取科研机会,但实际上常常扭曲为用学校的资源“跑部钱进”,为部分人谋“福利”。原本科研实力不强的教师一旦当了领导,课题马上就来了,他们的主要“财源”就是拿课题费,没门路的年轻教师申报课题则越来越难。拿了课题的领导根本没有时间干活,而是将课题“转包”给他人,从而形成包括立项、申报、研究、结题整个过程的利益链。科研经费已成为利益输送的隐形通道,如一些地方领导为换取高学历而支持高校搞科研项目,一方出钱给项目,一方收获学位文凭,最终“共赢互利”。校领导的课题有科研处帮着“跑”,而普通老师的课题就只能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不乏为“跑”项目而“跑”出法律边界的。

老师拿到科研项目对学校来说也是好事,所以“放水养鱼”,报销经费基本上不控制。在多数高校,对于课题经费的使用,学校根本不插手。谁弄的课题,钱就是谁的。从财务角度,他们只审核发票的合法性,不管发票的合理性。一些大型国家科研项目,学校都有配套资金,配套比例不定,要分给老师多少,基本上是一些部门自己说了算。随着科研投入的增加,尤其是国家、省市布置的纵向课题经费增加,养肥了不少科研“蛀虫”。这几年曝光的科研腐败的案例,足以反映造假套取科研经费的手段多么“五花八门”:包括用学生身份证冒领劳务费、以差旅费、办公经费等的名义开具虚假发票、编造虚假合同、编制虚假账目等。只要发票是合法的就能报,哪怕买的是热水器、几万块钱的打印纸。劳务费表面上发给参与课题的所有人,但很多情况下是被一个人收入囊中。高校老师承接了国家项目之后,绝大多数是让自己的学生打工。有的大学教授申请的课题费没有用于科研,而拿去吃饭喝酒,甚至买房买车。中国科协一项调查显示,科研资金用于项目本身仅占40%左右,大量科研经费流失在项目之外。实际上,很多科研经费是“花不完”的,但“花不完”的也要想办法用掉。只要能“做账”就报销,甚至出现有的老师一个月报销30万元油费的荒唐事。经费设置的不合理也会“逼良为娼”,比如招待费、资料费、劳务费等都规定了一定比例。其中招待费其实是占了很大比重的,但多了报不了,只能去造假做成其它可报的名目。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