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俊杰:职称评审腐败逼良为娼?

陈俊杰 2019-06-26 浏览:
学术腐败是社会的一个根本性腐败,社会影响恶劣不亚于官场腐败,从断人慧命、祸及子孙的意义上可能还更严重。学界的急功近利之人、剽窃谋名之徒古来有之,但像现在这样明目张胆、理直气壮的倒真是举世罕见。学术成果剽窃者明明被人捉了个正着,证据确凿在案,但就是死不认账,甚至还反咬一口,诬称告发者是别有用心,“打假”往往变成了“打架”的口水战。但敢这样做又能这样做的往往都是在学界有个一官半职的家伙,问题的严重性也正在这里。学术不能履行我们薪火传承、继往开来、推陈出新的文化理想,即使富甲天下,也不过是一群西服革履满口粗俗的暴发户,提供不了有价值的学术。

职称评审怪现状之六:不少教师屡评不中或被身边同事的遭遇震慑,最后干脆声称不玩了,反正也玩不起,不如炒股,尤其不如炒房子,炒一套房的收入胜过教授好几年的工资,于是钻研财经、房产的人越来越多了……至于学生,还是算了吧,能糊弄过去就行了,学什么样是什么样,反正教得再好也与评职称无关,其他高级教师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

每次学院开例会的主题都是“国家级课题”与“核心期刊”的大比拼,在我眼里就像传销窝点在灌“励志”鸡汤,高校职称“大跃进”的反市场经济当代版!如今,我也终于明白自己越来越不爱看核心期刊与年度课题导向目录的原因了,靠花钱换来的核心期刊论文与国家级课题,谁还会相信其中还有含金量呢?

职称评审离逼良为娼还有多远?

花钱买论文,给评审人员送礼……拿不出作“娼”的勇气,想晋升职称是不可能的。面对我们单位例行晋升职称摸底调查,我也报了晋升中级教师任职资格的评审条件,但被通知我上报的条件不合格。问起原因,听后让人啼笑皆非,现晒出几条让大家看看,职称评审到底有多难,离逼良为娼到底有多远!

参评中级职称的业绩要求(原文):

【“获得省直厅(局)或市(州)党委、政府授予的教育教学先进称号1次;或市(州)直部门,或县(市、区)党委、政府及地级企事业单位授予的教育教学先进称号2次。”“本人或本人辅导的集体或学生(以学校备案及教师指导计划为据),经教育行政部门批准,参加全国本专业竞赛获奖或取得名次;或参加全省性的本专业竞赛获得二等以上奖或取得名次或获得三等奖2人次。”“独立或作为第一作者在省级教育专业期刊发表本专业论文2篇,专职教研人员及编审人员在国家级学术刊物发表本专业论文1篇或在省级学术刊物上发表本专业论文3篇。”“在乡镇及以下或少数民族自治州、县或在矿山、森林、野外等艰苦条件下从事教育教学工作累计15年以上;在乡镇及以下或少数民族自治州、县或在矿山、森林、野外等艰苦条件下从事教育教学工作连续10年以上,现仍然在以上岗位,且工作成绩突出。”】

按某职称评审负责人的说法,我晋升职称的希望绝对是没有的,自己放下尊严去另想办法吧!但我又明白那相当于作娼,而我根本不是那样的料,想想还是算了吧!但我仍不死心,我难道也要重蹈《沧浪之水》的主人公的覆辙吗?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如果一个民族的学术出了关键性的大问题,这个民族是不可能崛起的。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认为,职业的主要内涵是专业化的技能,而志业这个词带有某种神圣性的宗教色彩,所以他毕其一生全心全意投入这件事。《左传》曰“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其次立言”,此之谓“立言”者,“学术”也。但令仁人志士痛心疾首的是,当下中国曾经神圣到足以让人不朽的学术几已沦为太阳底下最为廉价与令真正的学人蒙羞的“生意”。何以然?当下普遍实施的学术量化评价制度使然!更令人绝望的是,迄今除个别人或媒体对此有过自觉反省(又稍稍令人感到欣慰)之外,多数学人麻木不仁甚至同流合污。

学术量化评价制度,实际上是有学术与政治话语权的教育管理者制定的一个“游戏规则”,通俗地说就是人参与胡萝卜一个价,珍珠与沙子一个价。其中的荒谬不言而喻:将凝结在生产一定量的人参或珍珠上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价值)混淆于生产同等量的胡萝卜或沙子上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价值)。这种过度量化的学术评价体系使学术界出现畸形的恶性竞争,当务之急要积极寻求学术评价的制度创新,尽快驱除数字化的幽灵,营造自由、自信的学术氛围与积极、宽容的社会氛围。学术量化评价制度的实施表明学术界已乱了方寸,其症结在于没有一个合理的方式来评价学者的学术水准与学术贡献。这种学术量化评价制度显然是不公正的,给中国当下学术甚至整个中华民族文化精神以及社会政治结构的现代化进程造成的灾难性后果,可用罄竹难书来表达,其祸害程度已到了不彻底铲除则将扼杀中华民族文化与精神创造力以及阻碍实现政治现代化的危急关头。

学术量化评价制度,迫使那些本想坐实十年学术冷板凳的学人恐慌不已。如果你不参与到这个游戏之中,最先被淘汰的必是你。教师们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本分参与到制造学术垃圾的行列,有的居然一年能发表几十篇论文,出版十几本“专著”。根据瑞士洛桑管理学院1998年《世界竞争力年报》,中国内地排名世界第13位,2003年中国的科技竞争力在51个国家中排名第32位,在2000万人口以上的27个国家中排名第13位,而中国科技三大奖之一的国家技术发明奖以及国家自然科学奖等已连续多年空缺。学术量化评价制度的功利主义导向,使学风日益浮躁,滋生了大量腐败现象。现在老师们的压力都很大,每天为完成考核东拼西凑写文章、编书,制造大量“知识垃圾”,还要走关系、托门路发表,都快赶上卖假药的了,真是斯文扫地。著名华人数学大师邱成桐直言,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