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俊杰:职称评审腐败逼良为娼?

陈俊杰 2019-06-26 浏览:
学术腐败是社会的一个根本性腐败,社会影响恶劣不亚于官场腐败,从断人慧命、祸及子孙的意义上可能还更严重。学界的急功近利之人、剽窃谋名之徒古来有之,但像现在这样明目张胆、理直气壮的倒真是举世罕见。学术成果剽窃者明明被人捉了个正着,证据确凿在案,但就是死不认账,甚至还反咬一口,诬称告发者是别有用心,“打假”往往变成了“打架”的口水战。但敢这样做又能这样做的往往都是在学界有个一官半职的家伙,问题的严重性也正在这里。学术不能履行我们薪火传承、继往开来、推陈出新的文化理想,即使富甲天下,也不过是一群西服革履满口粗俗的暴发户,提供不了有价值的学术。

以学术评审(权)腐败为例,有识之士最集中的主张是“评聘分开”,使职称与利益分开。笔者不否认其中的合理性,但且不说求“聘”的竞争会不会导致同样的腐败,就算是“评”而不“聘”、“评”后无“利”亦须估计到对职称之“名”的追逐。在中国,“雅士文人”对“名”的看重是特别有传统的,在一定程度上求“名”常常重于求“利”。“名”是对学术水准、学术能力的认可,进而还涉及公正的问题。笔者建议以“三不”思路遏制学术(评审权)腐败:

一是弘扬职业道德观念,以“不想”。强调对于名利的追求必须守住道德底线,所谓“取之有道”,且谨记“师者”,“传道”为首责。以此,申报者自律“不想”走歪门旁道,评委自律“不想”收“不义之财”。

二是严处腐败行为,以“不敢”。设法提高“破案”率,所谓“伸手即被捉”,一经“捉住”则务必严处,无论是对于申报者抑或评委,触犯法律的当法办。提高腐败的风险成本,以使任何人“不敢”轻举妄动。

三是推进制度创新,以“不易”。扩大评审主体,让所有教授、副教授乃至讲师均可享有评审权,改变少数人当评委的做法。考虑到学术鉴别力的差异,可对不同职称的主体采取不同的权重。评审主体的扩大会使收买评委之事“不易”得逞,即使一时得逞也会败露。公示申报材料,让全体教师了解所有申报者的学术成果,即使由选举产生的或随机抽取的少数人当评委也“不易”暗箱操作。完善申诉举报制度,让认为评审不公的教师,有渠道提出申诉或举报。相关机构必须按规定受理并彻查,一经查实就应重评,使评审不公“不易”成为最终的评审结果,发现申报者或评委涉嫌腐败行为即予以严惩。

【陈俊杰,河南师范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