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承训:关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若干理论问题辨析

杨承训 2019-06-25 浏览:
按照马克思主义观点,社会主义是对资本主义的扬弃。社会主义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从旧制度中脱胎而来的,也必然辩证地继承旧制度中一些有益的东西。特别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创新实践,需要科学扬弃一般市场经济通用的分析范畴和经济形式,包括赋予资本、剩余价值、资本人格化以新的内涵,对资本市场经济的许多形式要结合实际加以改造利用,为新型经济繁荣服务。善于科学地继承人类文明遗产,在新实践中再创新,是社会主义的一大优势和重要规律。要把扬弃资本主义形式同走资本主义道路严格区分开来。

杨承训:关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若干理论问题辨析

在现实经济生活中,我们经常会有这样的困惑:为什么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一些旧范畴、旧形式用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如资本、资本市场、股份制、股票市场、期货市场、资源配置等,这些现在已成为经常运用的名词和工具。这样做会不会混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界限,为私有化、自由化所利用?这种理论困惑的存在,恰好证明了习近平强调学习唯物论辩证法的必要,应当深化理解科学社会主义及其在当代发展的重要特性。从某种程度上说,扬弃原有范畴和形式正是社会主义经济的重要特征,这就需要把握社会主义规律和生产社会化的共性,乃至吸取西方资本主义一些有用经验、方法为我所用,又不滑入西方的陷阱。这有利于解放思想、践行创新,但决不是搞西化、私有化。

一、科学分析和运用旧范畴旧形式的方法论

熟悉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同志都会记得,社会主义如何全面对待资本主义的文明遗产(包括理论范畴、经营管理经验等),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有多次论述。最著名的一个观点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是对资本主义的扬弃,在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中要学习资本主义一些有益的东西。这就是习近平一直倡导的辩证法。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中,尤其要学会辩证地处理这些问题,坚持和深化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理论认识,对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提出的范畴,也有一个结合新时代消化、提升的任务。

新事物扬弃旧事物,是辩证法(否定之否定)。按照恩格斯的说法,扬弃就是“既被克服又被保存”,即在事物的发展变化过程中,新事物抛弃、克服旧事物中消极的东西,又保存和发扬其积极因素,有分解有区别地加以继承。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讲过有两种扬弃,一种是“消极扬弃”,即在资本主义性质不改变的条件下,私人资本变为社会资本,典型的就是“股份公司”;另一种是“积极扬弃”,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资本主义所有制,成为将来的社会主义经济的一种形式,即当时出现过的“工人合作工厂”。

列宁在十月革命后,特别是新经济政策时期(可视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最早的胚胎)强调,社会主义建设在许多方面需要向资本主义学习。因为自然发展起来、已有几百年历史的资本主义商品经济,是一个物质和精神的宝库。敢于向资本主义经济吸收有益的东西(很大程度上表现了商品—市场经济中普遍性的东西)为社会主义所用,这也是对资本主义进行“积极扬弃”。列宁响亮地提出:“聪明的共产党员也不会怕向资本家学习”的口号,就是向资本主义学习经济管理。这个思想早在十月革命前后就提出来了,但真正见诸实践是新经济政策时期。列宁把经济核算制、商业化原则等,称之为采用“资本主义的原则”,合作社也是利用资本主义遗产。再如,银行、交易所、股份公司、租让制等,都是从资本主义那里学来的。列宁说得好:“我们不向资产阶级学习,又应该向谁学习呢?”他的观点是这样的:只要坚持社会主义根本制度,资本主义一切有用的东西都可学习和采用。作为发达的社会主义商品经济,除了资本主义私有制、雇佣剥削、无计划的盲目状态以及各种剥削欺诈手段以外,现代资本主义采用的一切行之有效的经营方式、管理方式和经验,都可以借用来为社会主义所用。因此,应当彻底扫除那种狭隘、愚昧的“中非洲人”的心理状态。

在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中,毛泽东多次强调向外国学习,包括向西方国家学习。邓小平进一步提出:

【“社会主义要赢得与资本主义相比较的优势,就必须大胆吸收和借鉴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吸收和借鉴当今世界各国包括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一切反映现代社会化生产规律的先进经营方式、管理方法。”

归结起来,我们之所以要学习、借鉴、批判地继承资本主义的许多经验、范畴、手段、形式、规则等,是因为:(1)经过几百年发展,资本主义积累了许多人类文明成果,特别是现代化的经验;(2)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有许多共同的东西,主要是生产力社会化;(3)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要遵循市场经济一般规律,是共性与个性的统一,而且在交换关系上与资本主义国家是互通的(世界市场);(4)人类生活在同一个世界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有许多互通的东西。正如语言一样,能共同使用才能相通。

当然,我们不能学习资本主义本质的东西。要在保持社会主义本质的前提下,学习资本主义一些有益的方法,而不是兼收并蓄。总之,是弃其本质、腐朽的东西,扬其有益的具体经验。这就是辩证法。

历史表明,理论创新首先来自于实践即原创性贡献,同时在科学扬弃旧范畴旧形式基础上,联系新的实际,赋予其新内容、新用途,也不失为一种创新。实质上积极扬弃资本主义是社会主义发展的重要规定性。

二、科学对待和运用市场经济共有的范畴

如何认识市场经济中一些共有的范畴,是现实经济生活中经常碰到的问题。过去马克思分析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时(特别是在《资本论》中)的论述,我们现在还该不该用?这里两点需要注意:一是用“扬弃”的观点分析,这些范畴是否对社会主义还有用;二是马克思等经典作家在世时还没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现在应当用普遍性与特殊性的辩证关系加以科学分析,要甄别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同一般市场经济范畴的共性与个性。下面对一些重要范畴(反映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实体形式)做具体分析。

来源 : 毛邓理论研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杨承训
杨承训
著名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