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芹:伸进文明心脏的手——写在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颁布之后

边芹 2019-06-25 浏览:
在当今被垄断的世界文化艺术市场,“杰作”早就不再由创作者本人和鉴赏者决定,这两个昔日艺术作品价值的真正决定者,被偷偷夺去了权力,尤其当有语言和文化内涵的作品不再由本文明的鉴赏者评判,而由毫无资质的“国际”机构定夺,这场史无前例的夺权战之杀人不见血,让看到的人倒吸凉气。从此一个流氓可以一夜之间被捧为艺术大师,一个小人可以翻手成为斗士,一个民间说书人可以一个跟头窜到精神领袖的宝座上,会有成千上万追逐荣誉的人贱卖良心走进候补者的队列,“看不见的手”就这么用画廊、书店、电影院将手伸进他文明的心脏。

边芹:伸进文明心脏的手——写在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颁布之后

【一个创造了独立文明体系的国家堕落到其艺人墨客将自己作品的最高评判权移到本文明之外,意味着这个文明的大脑休克甚至脑死亡。一个文明有两个权是不能丢的:道义权和审美权。被抢夺走这两个权力,文明就成了身体尚未冷却的僵尸。那些“国际奖”的宗旨恰恰是围剿异己抢夺这两大权力。——题记】

边芹:伸进文明心脏的手——写在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颁布之后

几年前我在法国电视三台看到一个名为“Thalasso”的海上旅游节目,有天晚上极其偶然地编辑部挑选了中国的青岛。在法国哪怕是文化旅游节目,制作者也都非常自觉地按西方战略利益和意识形态斗争编排,鲜少例外,被视为意识形态敌人或利益对手的国家连名胜古迹都遭殃,所以那天破天荒游到青岛,令我“受宠若惊”。那晚上看到的一个场景和配的解说词,多年过去了,我也没忘。

记得节目摄制组在青岛受到青岛文联一位作家的接待,估计是特意安排了一个较少官方色彩的文人出面,以为能跟洋人有共同语言。对西方的了解恐怕止于一打神话的作家,热心地带摄制组参观自己装修讲究的新居,想必是刚分到或买了一套房子,觉得自己经济上颇成功,再有模仿来的满嘴“人性”,人家就视他为“同类”了。可他不知道节目在法国播放的时候,解说词对他是多么蔑视,说他“不可避免地是穷人出身”(forcément pauvre),言下之意“最低层阶级窜到上层文人”乃共产党国家的特色。配着这段话外音的,是正敞开客厅的作家,用等待赞誉的目光让他们看锃亮的地板和新添置的沙发。这是很多中国新贵与有意和他们套近乎、骗得他们露怯的西方记者打交道时的常态。时常是看到那只戏弄的手沾满了被戏弄者的亲吻而哀到心死。

别以为自己脱掉旧衣,套上“名牌”西服,西方统治集团就真把你当“朋友”了,要不是为了拉起围剿中国的统一战线,人家都不屑放你进沙龙。你忘了一百多年的屈辱,人家连1949年被没收的一块面包都不会忘!他们永远不会放弃一个目标、放过一个敌人。西方政治如此“稳固”、几百年不出一次上下搅动、“民主”而不“走火”,就是暗封低层向上窜的直通车,因为他们深知让饿扁过肚子的人一步坐进贵族沙龙,就不必期待他的忠诚,那满腹的生存本能会孕育出狡猾和背叛。那么他们为什么要在境外向他们最防范、最轻贱的人递橄榄枝呢?

我本来是不想置评的,因为一时之间我尚未洞察这着变线棋的真实意图,没有想明白这是礼物还是毒药。有那么多人为这个奖欢欣鼓舞,甚至有扬眉吐气的兴奋和胜利者的得意,泼冷水的人岂不要被骂疑心太重?总算有一次正面接轨,你也要鸡蛋里挑骨头吗?

我沉下心来想,他们“备了这份礼”究竟图什么?连打了三记耳光这一次套上丝绒手套就让那张尚带着手印、火辣辣的脸忘了疼痛,你不就是承认它打人的权威和捉弄卑贱者的权利?我们这个在整个近现代史受尽欺辱的国家真能换上礼服走进沙龙与打手们共进晚餐?如此具有颠覆力的奖一个中国人去领受会不付代价?这头接礼的人真能白拿?

 

边芹:伸进文明心脏的手——写在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颁布之后

由西方国家经营、既有“国家”名义又以“国际”名义颁发的各种奖,挑中的“石子”无一不皆具政治和利益两个因素,无论是美术、建筑、舞蹈还是电影、文学、音乐,作品和作者的本质都被偷偷抽换掉,而是为一个庞大的征服全球的计划服务的。但这个计划并不摆在桌面上,也没有一个明示的纲领,操作技巧更不公开,唯一暴露的部分是对目标物的选择,整个计划的实现就是靠疏而不漏地挑选卒子,由此潜移默化地篡变艺术观、审美观、价值观、历史观,收拢解释权,垄断定价权,致对手不战而败。由于被挑选者只见局部,而只有挑选者能见全局,卒子的接力角色就在不知不觉中完成了,而卒子却不知道自己只是整盘棋中的一粒棋子。

得诺贝尔文学奖、被奉为二十世纪的伏尔泰是“看不见的手”培养颠覆历史的偶像之惯用步骤。所以每听国人感叹中国文学离诺贝尔奖还有多少年的距离之类的傻话,涕笑皆非之余既觉得国人完全被蒙在鼓里、天真得滴乳汁,又觉得傻也能傻得歪打正着,距离的确还没有缩短到足以让“看不见的手”称心地挑人,那年选中弃中国籍取法国籍的作家显然是匆忙而笨拙的一手,只起了破神话的作用,所以必在若干年后纠偏,下一着变线棋。“距离的缩短”与文学水平十万分扯不上,而与一国进入“狼群”猎食场的程度直接挂钩。

这类由西方某国颁发、有“国际”声誉的奖,真实操纵人往往与颁奖国没有多大干系,他们要么是暗中篡夺了原来由该国创办的组织,要么是以此国的名义成立实则为国际征服集团服务的组织。很多我们以为的正式国际组织都有这个背景,更不要说那些非政府组织;很多我们以为的“国际奖”或“某国奖”都是由这群人操纵,以西方列强或国际社会的名义影响世界甚至发号施令,这才是今天世界被隐藏的现实。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