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生升:在历史坐标中解析中美经贸摩擦的真相

王生升 2019-06-20 浏览:
列宁在20世纪初作出的帝国主义本质的经典论断,对21世纪的当代美国依然完全适用。帝国主义还是那个帝国主义,它始终服务于超级大国垄断资本在全球攫取剩余价值的目的,只不过随着世界体系的不平衡发展,其攫取剩余价值的手段和方法会不尽相同。在经济实力绝对强盛时,仅仅凭借制造业的超级垄断地位和美元霸权,美国就能有效地支配世界体系的运转并从中攫取巨额垄断利润,这个时候当然没有必要发动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甚至军事热战来维护其世界霸权。随着自身经济实力和垄断地位的逐步下降,美国运用常规经济手段支配世界体系的能力开始大打折扣,发动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乃至军事热战就成为其维护霸权的必然选择。

经济脱实向虚是美国面临的最大隐忧

尽管制造业不断空心化,但凭借美元霸权、高新技术垄断和超级军事实力这个三角支撑,美国依旧建立起史无前例的超级大国。在很多人看来,

【“美国正处于昔日最伟大的帝国也望尘莫及的权势的顶峰”。】

但在超级大国繁荣表象的背后,是经济脱实向虚的巨大隐忧。

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当本土制造业不断空心化时,美国经济增长只能依赖于金融市场的虚假繁荣,即虚拟经济泡沫的膨胀。进入21世纪后,金融衍生品交易取代传统的融资咨询业务,成为美国金融市场盈利的主要来源,高歌猛进的“脱实向虚”驱动金融业急剧膨胀,并有力支撑起美国经济的虚假繁荣。在1999—2007年间,美国金融业持有的净金融资产占GDP的比重高达30%,而在1960—1984年间该比重均值仅为16.5%。疯狂的金融投机催生了巨大的虚拟经济泡沫。以美国房地产价格指数为例,在1999年1月为128,2007年1月迅速升至222,翻了近一倍。有学者指出,与名义GDP相比,美国金融业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前的十年间制造了1.2万亿美元的虚假利润。

与产业资本的价值增值不同,金融资本的利润来自于对产业资本剩余价值的瓜分,因此,产业资本积累才是资本主义再生产的核心。但在美国金融业脱实向虚的狂欢中,资本家的行为日益倾向于短期投机,资产溢价拉升的租金价格反过来又不断削弱产业资本的积累。很快地,剩余价值生产就让位于剩余价值分配,后者成为支配美国经济运动的主要矛盾,美国经济呈现出极为明显的寄生性和掠夺性,社会再生产的基础面临系统性危机。正如某个美国评论家警告的,

【“最显赫的利益集团由华尔街和伦敦的金融专业人员组成,通过竞选资助和政治捐赠,他们为自己买到保护而不必面对应有的社会问责。无论在美国还是在欧洲,推动金融改革以降低投机风险的最大障碍,仍然是这个利益集团的强大阻力,这已成为威胁整个资本主义制度系统是否具有合法性的关键。”】

回顾历史,17世纪辉煌一时的荷兰和19世纪主宰世界的大英帝国,其由盛转衰的转折点都是经济的金融化,这或许正是21世纪美国由盛转衰的历史预演。

2.贸易战背后的美国霸权统治

改革开放以来迅速增长的中国市场承接了大量美国的过剩产能和过剩资本,使美国经济发展的矛盾得以缓和,并继续维持其主导世界的超级大国地位。然而,近年来为了维护美元世界货币地位和美国的高新技术垄断地位,美国一些人对中国的态度愈发表现为全力遏制中国经济的发展。他们的真实意图,是要将中国经济缚于价值链中低端,依附并服务于美国的霸权统治。但这是一个注定要落空的幻想。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符合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无论哪个国家都没有资格剥夺这一发展权。

美国一些人加剧对中国的打压

美国之所以能维持其主导世界的超级大国地位,客观上离不开中国经济的崛起。一方面,作为最大的新兴市场经济体,中国大量承接外移的美国制造业,成为美国垄断资本降低生产成本、扩张商品市场和攫取超额利润的主要基地。对美资企业海外销售总额的分析表明,其增长的三分之一来自中国市场。另一方面,中国的巨额对外贸易顺差大部分是以美元形式存在,尤其是庞大美元外汇储备,有助于稳定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截至2019年3月,中国持有美国国债11205亿美元,是美国最大的海外债主。

然而,对于美国的霸权统治而言,迅速发展的中国经济同时构成了巨大的潜在挑战。在本土制造业逐步空心化的条件下,美国对世界经济体系的主导离不开美元世界货币地位和美国的高新技术垄断。对于美国而言,要维护其霸权统治,中国经济发展就必须服从于美国的战略利益,中国的发展路径就必须被“规范”。一方面,要打消中国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意图,使中国金融始终依附于美元霸权;另一方面,要限制中国技术进步,使中国制造业始终依附于美国的科技垄断。但是,这是一个注定要落空的幻想!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进行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是为了让中国人民站起来、富起来和强起来,是为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为了更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中国经济正在经历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的转变。要实现这个转变,就必须打破发达国家对核心关键技术的垄断,以科技创新为动力推动产业向价值链中高端迈进;要实现这个转变,就必须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降低美元币值波动对国民经济稳定和发展的冲击;要实现这个转变,就必须坚持党对经济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保证经济发展的社会主义方向和道路。显然,这样的高质量发展满足不了美国对美元霸权和高新技术垄断的要求,更不符合美国一些人对中国社会经济制度变革的“期望”。

沿着高质量发展道路不断壮大的中国经济,无疑会让美国一些人如芒在背、如鲠在喉。把中国树立为最大的战略竞争对手,制定和实施一整套“屠龙战略”,自然“顺理成章”地成为美国政府对外政策的重中之重。

来源 : 光明日报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