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涌:经济金融化与新殖民主义

江涌 2019-06-20 浏览:
多年来,美国积极用新自由主义理论(集中为货币主义)来刷新各国央行的指导思想,或通过各种运作将华尔街的代理人输送到相关国家中央银行的关键位子,努力鼓励与促进各国央行趋于并保持独立,成为完善美元国际环流机制建设的重要一环。阿根廷等拉美国家、泰国等东南亚国家、希腊等欧洲国家的“成功经验”显示,相关国家的央行一旦取得独立,推进经济金融化、放松金融监管、加大金融开放等一切有利于美元国际环流、强化美元霸权的政策与措施便顺理成章,这些国家的央行某种意义上实际成为美联储海外分支机构,自觉为美元国际环流服务。

江涌:经济金融化与新殖民主义

20世纪80年代后,以工业资本主义为内核的帝国主义上升到金融资本主义为内核的帝国主义,新殖民主义有了新的发展,经济金融化成为新殖民主义的新形式、新手段。

殖民主义是资本主义与生俱来的特质。当资本主义进入帝国主义阶段后,殖民主义几近疯狂,一再掀起抢夺瓜分殖民地的战争,生灵涂炭,人民遭殃。二战后,民族独立与解放运动风起云涌,传统的直接剥削、掠夺的殖民方式无以为继,帝国主义转向以不平等贸易与投资方式实施间接剥削与掠夺,旧殖民主义被新殖民主义所取代。20世纪80年代后,以工业资本主义为内核的帝国主义上升到金融资本主义为内核的帝国主义,新殖民主义有了新的发展,经济金融化成为新殖民主义的新形式、新手段。

一、自由主义是殖民主义的工具

人类社会不同于其它自然群体,主要在于人类社会以阶级划分、以国家标识以及以相应的阶级与国家意志加以体现。每个阶级都有自己的意志,统治阶级的意志就是国家意志,强权、霸权国家的意志往往就是国际主流思想,体现于国际现存秩序。

自由主义是资产阶级的意志。14-17世纪,随着资产阶级(当时集中为商业资本)诞生与壮大,自由主义思想开始在欧洲萌发。英国最早发生资产阶级革命,当然也是自由主义的重要发源地。但是,直到18世纪中叶工业革命之后,自由主义思想才得以体系性确立。自由主义理论与资产阶级实践(包括制度与体制的建立、内外经济社会政策等)相互促进。自由主义对英国的经济思想、社会思想和政治思想等都产生过很大影响,当英国确立世界霸权后,以自由主义为内核的英国经济思想、社会思想和政治思想便逐渐成为国际主流思想。

在自由主义理论中,最具体系性、最富实践性、最有影响力的是经济自由主义。经济自由主义的早期代表人物是亚当?斯密。斯密的经济自由主义是配第的自然法、洛克的自然权利、诺思的自由贸易、重农学派的自由放任和自然秩序等经济自由观念以及英国早期经济政策的总结和发展。斯密主张让“看不见的手”——市场机制充分发挥作用,让资本主义经济自行调节,自由竞争,让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按照自己固有的经济规律向前发展。斯密经济自由主义影响英国社会精英,凝聚英国统治阶级共识,清除英国封建思想残余,最终确立英国资产阶级统治,促进英国资本主义发展。

自由主义与对外扩张有着内在联系。英国是在一系列严密、严厉以及长期的保护中实现国家的强大。1815年强制实施进口关税的《谷物法》(或称《玉米法案》)于1846年废除;自1381年开始颁布而后不断完善的《航海条例》,直到1854年才完全废除;为了保护促进纺织业发展,政府直接规定,严禁羊毛出口,违者坐牢甚至杀头。但是,为充分发挥自己的竞争优势,英国一直积极鼓吹与相对落后国家开展自由贸易,如英国用公开游说与私下贿赂的手法,与葡萄牙签订《梅休因条约》(1703年),该条约给葡萄牙封建贵族带来了好处(葡萄酒可以行销英国),但是摧毁了葡萄牙正在成长的工业。

工业革命后英国生产力得到了极大地提高,对海外销售市场、原材料的需求越来越大。在这种情形下,英国把斯密经济自由主义理论以及自由贸易政策当作“好政策”和“好制度”积极向新老大陆、新兴国家、殖民地宣传推广,为英国殖民扩张服务。1860年同样通过游说与贿赂的两手,英国与法国签订了《科布登条约》,该条约一度重创了法国的民族工业。英国输出的自由主义思想对新大陆影响深重,美利坚合众国第三任总统(1801-1809)托马斯?杰斐逊(1743-1826)就是一位斯密的拥趸,杰斐逊坚决主张美国应当成为一个奉行自由贸易的农业国。亚历山大?汉密尔顿(1757-1804)的国家主义思想在第二次英美战争(1812-1815)后,逐渐被美国资产阶级普遍接受,这是美国由农业国向工业国转变的思想前提,是美国走向强大的思想起点。

汉密尔顿的国家主义思想及其实践,被寄居在美国的德国人弗里德里希?李斯特(1789-1846)所深刻领悟、接受与发展,这位被尊崇为“德国工业化之父”经济学家在1841年完成其代表作《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书中深刻揭露亚当斯密经济学的荒谬以及英国推行经济自由主义的伪善。

在李斯特看来,经济有私人经济、国家经济和世界经济之分而且各自明显不同,斯密的理论对私人经济学做出了较好的论述,然而,在国家经济学方面却明显不足,因此用私人经济学来代替国家经济学必然是错误的。斯密等人的经济理论抽象掉了“国家”这一实体来谈人类致富,因而是一种“世界主义的经济学”,它完全没有顾及到各个国家的不同利益。

对于英国向世界兜售所谓“好政策”和“好制度”的伪善,李斯特的揭露形象而深刻:

【“这本来是一个极寻常的巧妙手法,一个人当他已攀上了高峰以后,就会把他逐步攀高时所使用的那个梯子一脚踢开,免得别人跟着上来”。“然后向别的国家苦口宣传自由贸易的好处,用着那种过来人后悔莫及的语气告诉它们,它过去走了许多弯路,犯了许多错误,到现在才终于发现了自由贸易这个真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江涌
江涌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