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视研究中国经济奇迹和发展成就的社会主义因素——兼谈社会主义经济理论的一些基本问题

曹泳鑫 2019-06-19 浏览:
新中国70年和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取得了一系列重大历史性成就,尤其是实现了长期高增长的经济奇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国家富强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这些成就是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取得的,应当重视其中的社会主义因素,经济奇迹和发展成就背后有独特的制度优越性支撑,必须看到我国经济发展成就与自身社会主义制度、我国社会主义经济与政治、社会主义市场与政府、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内在计划性、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公有制经济与非公经济、社会主义现代化与世界经济、我国内部市场与外部市场、社会主义生产目的与生产动力、社会主义的劳动者与人力资源问题、社会主义经济实践与社会主义经济理论等一系列社会主义因素和独特优势所在。

九、社会主义的劳动者与人力资源问题

劳动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社会,人是最可宝贵的。劳动者的地位和尊严至高无上,共建共享、公平正义是基本价值原则,人的社会价值首先体现为劳动奉献。因此,每个人都是劳动者,有劳动能力者自食其力,社会形成尊重劳动、崇尚劳动、热爱劳动的美德,按劳分配则是社会主义基本分配原则。与社会主义社会强调人的地位和尊严、人是主体、劳动是第一需要、人人都是劳动者相对比,资本主义社会虽然以宣传虚假的人本主义起家,实则见物不见人。资本地位至高、金钱至上,通过雇佣劳动创造剩余价值,资本家群体掌控财富分配权,人沦为金钱的奴隶和彼此利用的工具。人们的观念也被资本塑造,就连劳动人民、劳动者等概念也很少体现。取而代之的则是,社会普遍关注和谈论人力资本、人力资源、劳动力等概念。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和当今世界,非公经济、资本市场、雇佣劳动都还存在,我国每个公民既是社会主义国家的主人和社会主义建设者,法理上享有按劳分配的基本原则,同时也会成为资本市场中的人力资源和劳动力。只不过当人们普遍习惯和适应以后,这种双重身份、双重角色、双重地位、双重概念在人们的意识上普遍淡化了,劳动光荣、劳动者地位崇高、主人翁精神等概念在舆论宣传的文化氛围中也渐趋模糊和少见了。不仅如此,这种模糊还会逐渐渗透落实到政策法规之中,影响企业经济政策、教育政策、人口政策、社保政策乃至发展战略的制定,最终导致社会根本制度的渐变和质变。经济和社会生活观念变革导致话语体系概念上变化,而话语体系演变往往标志一种制度及其时代的结束。马克思指出:

【“如果从观念上来考察,那么一定的意识形式的解体足以使整个时代覆灭。”】

因此,观念与制度的关系也应该是政治经济学研究和重视的问题域。

十、社会主义经济实践与社会主义经济理论

资本主义制度已经有几百年发展演变历史,社会主义制度实践还很有限,而且是基于不很完备、不很理想的现实基础之上,因此两种制度被世人认知的程度差距明显。包括西方经济学在内,之前的经济学主要是关于资本主义的经济学,就连无产阶级革命导师马克思的旷世之作《资本论》也是对资本主义经济规律的科学揭示,是对资本主义本质及其经济、政治、文化特征进行的政治经济学批判。马克思和恩格斯虽然论证了取代资本主义社会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的历史必然性,但并未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经济发展的具体形态作出具体描述,他们也不会对尚未形成实践的内容给出主观臆想的具体结论。社会主义实践和社会主义经济理论只能有待成熟的历史时机的到来,不过,他们已经贡献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

马克思、恩格斯之后,俄国最早建立社会主义国家,列宁在短短几年间只能对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提供些许闪光思想,之后以斯大林为代表的苏共理论家依据苏联模式进行了理论探讨,但这些理论探讨随着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而被丢弃或掩埋于历史尘埃之中,沉寂于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学和经济理论的喧嚣之中。

新中国成立不久,我国就完成了社会主义改造,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改革开放开辟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依然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在中国70年的实践及其成就举世无双、世人瞩目,中国经济在振兴基础上实现腾飞。相比之下,经济学和经济理论中关于社会主义的经济理论成分却并不多。既然已有的很多经济学理论都是关于资本主义的研究,而西方经济理论连西方国家自己的病症都无法医治,那么这些理论怎么能直接“拿来”指导中国;既然中国走社会主义道路,且已经卓有成效地发展了半个多世纪,那么社会主义经济理论就已经有了实践依据。正如习近平所指出的,

【“要加强研究和探索,加强对规律性认识的总结,不断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推进充分体现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经济学科建设”。】

有人可能要问,我们现在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还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经济状况不完全是社会主义,研究社会主义经济理论并不符合实际情况。我们要说,若说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不合时宜,难道资本主义经济理论适合我国实际?进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如果只有资本主义经济理论怎么能行?我们在发展商品经济和建立市场经济体制过程中既然可以借鉴资本主义经济理论成果,为何不能好好继承社会主义成果?何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依然是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创立的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正是党中央着重强调的制度原则。如果社会主义因素逐渐减少甚至消失,经济再发达也必然出现危机和衰败。因此,我们既有指导思想又有经验基础,理所应当好好探讨自己的社会主义经济理论,更好地服务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

【曹泳鑫,上海社会科学院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常务副主编。本文原载《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2019年第4期,授权察网发布

来源 : 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