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视研究中国经济奇迹和发展成就的社会主义因素——兼谈社会主义经济理论的一些基本问题

曹泳鑫 2019-06-19 浏览:
新中国70年和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取得了一系列重大历史性成就,尤其是实现了长期高增长的经济奇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国家富强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这些成就是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取得的,应当重视其中的社会主义因素,经济奇迹和发展成就背后有独特的制度优越性支撑,必须看到我国经济发展成就与自身社会主义制度、我国社会主义经济与政治、社会主义市场与政府、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内在计划性、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公有制经济与非公经济、社会主义现代化与世界经济、我国内部市场与外部市场、社会主义生产目的与生产动力、社会主义的劳动者与人力资源问题、社会主义经济实践与社会主义经济理论等一系列社会主义因素和独特优势所在。

这里内含着社会主义与改革开放的统一关系。邓小平指出:

【“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

对于改革开放所形成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习近平强调: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不是别的什么主义。”】

改革绝不能改变社会主义性质,而是要更好地坚持和发展社会主义。改革开放也是有初衷的,那就是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商品经济不发达的课,大力促进社会生产力发展,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壮大完善社会主义。因此,党中央关于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是着力于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二、我国社会主义经济与政治

和平时期,发展经济常常上升为国家的最大政治,进入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也是如此,我们的许多工作和主要精力、资源都围绕着经济建设这个中心。既然如此,就不能随便说政治与经济分开,就如同中国共产党是领导党和执政党,不能随便说党政分开一样。政治经济功能不同、党政职能不同,但不宜简化为“政经分离”和“党政分开”。可以说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环境属于不同领域,但都在支持经济发展,都离不开经济发展,都不能与经济发展这个中心工作分开。没有党政领导、法治、文化、社会保障等各方面支持,经济不可能独立发展。因此,中国经济实现了高速发展和振兴,经济界不能将经济成就归功于自己却经常责怪党政干预,而一旦遇到困难又要求政府和全社会给予支持。应当说,世界各国任何党派上台执政都会或多或少地干预经济,在国际舞台上各国政府也都在为自己国家的经济发展争取利益。没有良好的政治秩序和基本的政治安定局面,经济发展也就没有基本保障。我们这样一个大国的经济发展怎么能缺少强有力的政治支持,更何况我们有自己特殊的国情、党情、政情。

中国实现经济振兴的成就举世瞩目,而中国的政治稳定、社会安定也是最大优势,是实现经济振兴的政治基础。中国共产党不仅是执政党,更是作为领导党执政的,因为我们的国家性质是无产阶级领导人民当家做主,中国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中华民族的先锋队,党是领导一切的。中国政治稳定、社会安定得益于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从社会主义根本制度到具体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的各项制度,所有大政方针都是由党领导人民制定,所有战略部署都是党中央作出。习近平强调: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是中国共产党领导。”】

因此,研究中国经济就必须研究中国政治,必须研究中国共产党的治国理政,必须跟着党的指导思想、发展理念和政策方针走。这是研究中国政治和经济发展的真正的落脚点。

例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经济制度是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公有制是社会主义的基石。生产资料公有制性质的企事业单位、土地以及祖国的山川河流、资源矿产都是公有性质。这些公有财产、资产由谁负责掌管?在资源开发中,占有权、使用权与所有权的关系和利益分配原则等问题,不仅是经济领域的问题,而且可能涉及重大政治问题。公共资源的分配、开发、利用等具体运作,都需要各级党和政府、人大、政协共同承担责任和义务,对于一切有公有资产的任何企事业单位,都要加强党的领导和群众监督。凡是涉及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核心问题,党和国家机器的监管必须到位,人民监督必须到位。因此,社会主义经济学不应简单地提政经分开。

三、社会主义市场与政府

市场与政府的关系是西方经济学反复谈论的老命题,上百年来,无数学者一直在老生常谈。其实这也是个伪命题,因为理论假定和结论总跟不上也对不上实际运作,总在纸上谈兵。比如,一些学者总在强调实现完全自由市场和最低干预市场的小政府、弱政府,而事实上就连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当政者也不会按照书本进行市场运作。从早期的重商主义到当今的金融危机,哪个国家政府不在极力干预市场?哪个政府不是市场的代言人和开路先锋?政府的所作所为完全是根据实际需要而不是书本结论。西方经济学看似越来越深奥,但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危机、金融危机越来越严重。既然西方发达国家经济学中不断反复的市场与政府关系理论都对解决自己国家的经济问题无能为力,我国的一些学者将其照搬过来指导中国经济岂不会乱套?这套市场原教旨主义理论让我们不少人奉为圣经、迷信上当,进而误国误民。如果市场化能促进经济发展,为何西方国家经济依然处于停滞且不断深陷危机?

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建立起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机制,实行公有制和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经济制度,如果没有强有力的党和政府主导改革,怎么可能这么快建立起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包括小微企业在内的非公经济如果没有党和政府的大力扶植,能有今天的成就,能够靠其自身实力抵御世界性金融危机的风险吗?不能在日子好过时觉得政府没用、一味追求自由自在,到日子不好过时再想到政府、期待政府扶持、埋单、兜底。除此之外,我们作为社会主义国家,有很大体量的公有资源,社会主义国家政府是人民政府,人民信任、人民委托、人民授权政府管理经济、社会、文化、生态等各方面公共资源和公有资产,这样的政府怎么可能是小政府、弱政府?怎么能够不停放权?国企改革将政府与企业分开就一了百了,这样行吗?政府可以精兵简政提高效率、防止机构臃肿,但不能变弱和减少责任。过分放权的弱政府就是失职,若造成公有财产流失就是对人民的犯罪。现在普遍推行的第三方制度也要以此作为评判是否可行的标准。我们要做强市场,离开政府的推动和干预行吗?由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发挥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的同时,明确提出要更好发挥政府的作用,即要从我国实际国情出发,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从根本上维护好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不需要惧怕背上干预市场的嫌疑,不能总是简政放权一个调子不变。习近平强调:

来源 : 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