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斌:论生产资料私人占有的消除

余斌 2019-06-16 浏览:
早在170多年前,《共产党宣言》就宣布要消灭资本主义私有制。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十九大报告中讲:“大道之行,天下为公。”这意味着中国社会发展最终必然要消除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这是因为,生产资料的全民共同占有是“天下为公”的经济表现和经济基础,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研究生产资料私人占有的消除途径,对于生产资料的个人占有,可通过示范和提供社会帮助、扩大生产力水平较为先进的企事业单位的岗位以吸纳个体工商户和自由职业者中的被动人群来加以消除;对于生产资料的非劳动者私人占有,可通过发展壮大包括国有经济和集体经济在内的公有制经济来加以消除;对于生产资料的私人垄断占有,可通过削弱垄断权来逐步加以消除,如对于知识产权,可缩短保护期,以促使相关专利持有人向更多人开放其专利。当然,即使消除生产资料私人占有的历史条件已经成熟,也不能操之过急,应针对不同的生产资料私人占有方式,采取不同的消除方式。

余斌:论生产资料私人占有的消除

众所周知,资本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是生产的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而生产力水平相对落后国家社会主义革命胜利后所面临的社会主要矛盾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与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社会主要矛盾的这种转换正在于资本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引发了严重的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使得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无法再继续下去了,而消灭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自然就会使社会的主要矛盾发生改变。如今,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生产力水平的提高,落后的社会生产力已经不再是我国社会矛盾的主要方面了,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与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种新矛盾的出现,其原因在于改革开放后我们放开了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而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发展规律必然就是集中。正是这种集中造成了中心与外围地区之间的发展不平衡、发展不充分。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大道之行,天下为公”[1]。这意味着中国社会发展最终消除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是一种必然趋势。因为生产资料的共同占有是“天下为公”的经济表现和经济基础,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鉴于此,本文拟通过对三种生产资料私人占有方式的分析,探寻未来生产资料私人占有方式的消除途径。

一、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方式

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方式大致有三种:一是生产资料的个体占有;二是生产资料的非劳动者私人占有;三是生产资料的私人垄断占有。“生产资料的个体占有”是指劳动者占有他个人所使用的生产资料,其所有制形式是个体私有制,也称为小私有制;“生产资料的非劳动者私人占有”是指非劳动者占有劳动者所使用的生产资料,其所有制形式根据非劳动者是否直接占有劳动者而区分为奴隶主私有制和资本主义私有制,后者又称为大私有制;“生产资料的私人垄断占有”是指私人占有限制生产资料是否被使用的垄断权,其典型所有制形式为土地私有制和知识产权私有制,以及正在兴起的碳排放权私有制。

上述三种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方式都是私有制的体现。马克思指出:

【“私有制作为社会的、集体的所有制的对立物,只是在劳动资料和劳动的外部条件属于私人的地方才存在。但是私有制的性质,却依这些私人是劳动者还是非劳动者而有所不同。”[2]872

其中,小私有制是以各个独立劳动者与其各自劳动条件相结合为基础的,在过去的自耕农和手工艺人中较为常见;而大私有制,则是以剥削他人的但形式上是自由的劳动为基础的,它与生产资料的垄断占有形式一样,在资本主义国家发展得最为充分。这两种生产资料的私有占有方式也是人们最为熟悉的两种私有制形式。

马克思指出:

【“劳动者对他的生产资料的私有权是小生产的基础,而小生产又是发展社会生产和劳动者本人的自由个性的必要条件。诚然,这种生产方式在奴隶制度、农奴制度以及其他从属关系中也是存在的。但是,只有在劳动者是自己使用的劳动条件的自由私有者,农民是自己耕种的土地的自由私有者,手工业者是自己运用自如的工具的自由私有者的地方,它才得到充分发展,才显示出它的全部力量,才获得适当的典型的形式。”[2]872

这种小私有制在今天仍然广泛地存在着,在那些劳动条件和工具不被公有也不被资本主义私有的地方存在着,但已经不是纯粹地存在着,而是处于某种中间状态。

【“私有制在最初看来所表现出的无数色层,只不过反映了这两极间的各种中间状态。”[2]872

例如,对于我国农村处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中的农民来说,如果没有把土地流转出去,而是亲自耕种,尽管土地所有权归村集体所有,但农民拥有的土地承包权和使用权不受所有权的干涉,农业生产资料仍然归农民个人或家庭所有,那么其仍然应被看作是生产资料的个体占有者,这样的农业仍然是小私有制农业。

与小私有制不同,大私有制除资本家的“私有”以外,还包含着雇佣工人的“无有”,而且前者的“私有”是建立在后者的“无有”之上的。常有人说,“有恒产者有恒心”。但是,一方面,破产的存在本身就意味着在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方式下“产”不是“恒产”。只有在生产资料的共同占有方式下,才不存在某个人失去生产资料占有权的情况,从而才不存在破产一说;另一方面,如果工厂的资产只是资本家的恒产而与雇佣工人无关,那么雇佣工人能有恒心去提高生产效率吗?马克思曾经引用过英国的一家报纸指出,在曼彻斯特金属丝加工公司实行资本家和工人合伙经营以后,

【“第一个结果便是材料的浪费突然减少,因为工人理解到,他们没有理由比对待资本家的财产还更厉害地浪费自己的财产,而除了黄账以外,材料的浪费大概是工厂亏损的最大原因了”。[2]385
来源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余斌
余斌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