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共产党人治理”的印度大邦

苑基荣 2019-06-14 浏览:
略感遗憾的是,在科钦和卡利卡特的中国人很少,除OPPO等几家中资企业外,很难见到中国游客的身影。《环球时报》记者接触的当地司机和普通百姓,第一次都把记者当成“日本人”。喀拉拉邦旅游部前几年为吸引中国游客曾开通中文网站,但现在中国游客并不多见。据刘爽介绍,当地民众对中国的了解有限,到过中国的人也很少,他们更多的是从电视和网络上看到有关中国的信息,知道中国现在“很发达”。离开喀拉拉邦时,记者在想,从与中国有着“特殊关系”的喀拉拉邦来看,中印民间的交流还大有文章可做。
【“中国共产党为中国设计的发展路径非常了不起!”】

让他难忘的是,上世纪80年代随印共(马)代表团访问北京时,还受到邓小平的接见。

在科钦,《环球时报》记者一出宾馆就迎面遇到一个由二三十辆摩托车组成的车队,每辆摩托车上都插着画着镰刀斧头的红旗。原来,宾馆附近有印共(马)的一个支部,而宾馆门前是支部成员每天升旗的地方。在支部书记库马尔带领下,一些人拿出党旗,神情庄重地围着旗杆站成一圈,当红旗升起时,人们举起拳头,齐声高喊:

【“共产党万岁!”】

库马尔告诉记者,支部每周一或逢国际劳动节等重大节日都要举行升旗仪式。

科钦码头装卸工人巴伊萨是码头工会的成员。巴伊萨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他眼中,印共(马)修建港口,发展渔业和远洋运输,让像他这样的人富裕起来。科钦街头摊贩萨义德一早起来卖早点,说话很朴实,他告诉记者,左翼联盟的干部比较清廉,不要回扣,能让他安心做生意。

科钦司机拉马尔是有着2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其所在党组织每个月,甚至有时每周都要开会,主要是研究和解决该地区出现的各种问题,帮助那些有困难的群众。拉马尔是左翼联盟组织的出租车司机工会中的一员,工会权力很大,有400多成员。工会经常组织活动,如与商家集体谈判,维护出租车司机群体的权益。从出租车司机到船主,从当地博物馆管理员到工人,从小商贩到店主,记者接触到的绝大部分印度人都对以印共(马)为主导的左翼联盟表示感激和支持。

走在科钦和卡利卡特的大街小巷,最明显的感受是,印共(马)的力量很强大。在科钦,道路两边的墙体上画着印共(马)的党旗标识和格瓦拉等革命者的头像。一些街边商店和栏杆上也挂着红旗或喀拉拉邦首席部长皮纳拉伊·维贾扬的画像。维贾扬是一名老共产党员,2002年被选为印共(马)中央政治局委员,也是喀邦左翼联盟的领导者。

在科钦的饭店和机场书店,还备有或出售马恩列毛等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在距离科钦市区两个小时车程的阿勒皮回水旅游区,大部分码头、商店、民居也挂着红旗。更有意思的是,当地人还将红旗或镰刀斧头的标志画在椰子树上,或将红旗绑在椰子树上。

在科钦,《环球时报》记者来到一个印有格瓦拉头像的街头建筑里,进门时还要脱鞋。得知记者来自中国后,几名年轻人显得很热情,介绍说:

【“这是印共(马)党支部日常组织活动的地方”。】

在一间面积不足10平方米的小屋里,昏暗的吊灯灯光照着四周墙壁上贴着的历届党和邦领导人以及列宁、格瓦拉等人的头像。很可惜,几个年轻人英文不太好,无法与记者进行更深入的交流。

在卡利卡特,《环球时报》记者遇到在迪拜工作、带妻子回国休假的夏尔马。也是党员的夏尔马在迪拜一家贸易公司当主管,据他介绍,海湾国家有大批印度人,从劳工到中高层管理人员都有。印共(马)国际合作局负责人马·巴比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喀拉拉邦很大一部分经济收入来自侨汇。数据显示,2008年,喀拉拉邦在海湾国家的劳工就超过250万人,每年侨汇接近70亿美元,位居各邦之首,约为印度侨汇总量的15%。2015年,喀邦居民存款总额为140亿美元,相当于印度所有居民账户存款的1/6。

谈到自己的家乡,夏尔马介绍,印度独立时继承的是半封建土地所有制,喀拉拉邦第一个选举产生的共产党政府推出触动地主阶层利益的“土地改革条例”,土改促进了该邦经济社会的发展。该条例1957年被修改为邦法律,最近一次修改是2012年。法律规定了一个家庭拥有土地的上限,没有地或地少者可以有偿租种或购买地多者的土地。夏尔马家就是租户,先是从地主家租地种,后来有了钱就买下土地。家境逐年改善,夏尔马也考上大学,走出国门,他告诉记者:

【“今天喀拉拉邦的良好局面应归功于印度的共产党人。相比印度其他政党,共产党人廉洁,有使命感,在政治、社会、经济等各领域进行了一系列改革,推动了喀拉拉邦的经济发展。”】

迎接过郑和,但中国游客还不多

喀拉拉邦与中国的关系非同一般。据史书记载,元朝航海家汪大渊曾抵达这里。明朝郑和七下西洋,前三次终点都是古里(即现在的卡利卡特)。1407年第二次下西洋时,郑和向古里国王宣读明成祖朱棣颁的敕书,赐给诰命银印,并赠给王公大臣礼物。为纪念这次到访,郑和还在古里竖起一块石碑,上面刻着:

【“其国去中国十万余里,民物咸若,熙嗥同风,刻石于兹,永示万世。”】

港湾、船坞、巨石以及一公里多长的防波堤静静诉说着卡利卡特当年的辉煌。由于港口淤积,大型船舶都转到科钦港停靠。防波堤上有几对年轻人在谈恋爱。港口有几个卖零食的小摊贩,但没什么人来买东西。

从第四次开始,卡利卡特和科钦还成为郑和船队向西出发的大本营。卡利卡特宾馆的一名服务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郑和当年登陆的地点位于卡利卡特南部11公里处的贝普里村,小时候他们的课本里还有郑和的故事,但现在据说没有了。

来源 : 环球时报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