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 方茜:当代资本主义危机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周文 方茜 2019-06-12 浏览:
尽管国内学界对资本主义危机的认知不断加深,从生产领域扩展到流通领域,从经济危机拓展到生态危机,再从结构性危机、周期性危机发展到系统性危机理论,但仍有不足:一是从政治经济学角度展开分析的偏少,从资本主义固有矛盾切入危机讨论的力度不够;二是大多从单一视角研究资本主义危机,将多视角研究联系起来讨论的较少。基于此,本文力求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视角解析资本主义危机,从当代资本主义三大变化(经济全球化、新自由主义和金融化)切入对资本主义危机的讨论。本文认为,全球化、自由化和金融化在满足了资本主义剥削和逐利的同时,三者效应叠加,导致资本主义危机升级,也导致了资本主义危机的多样化、复杂化和系统化。

周文 方茜:当代资本主义危机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其固有的矛盾越来越尖锐化和复杂化。特别是20世纪70年代以来,资本主义国家先后经历了经济长期停滞、金融危机频发、全球治理危机和社会抗争复苏等一系列危机。尤其是2008年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更暴露出资本主义制度的深层次矛盾,导致全球经济低迷的副作用至今仍然没有从根本上消除。一方面,西方国家普遍在解决自身问题上救治乏力;另一方面,西方国家又在处理区域性和全球性问题上也缺乏应对方 案,从而陷入一种无所适从、内外交困的境地。

正是由于资本主义制度在发展中不断暴露出的问题和矛盾,使得学者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批判不断加码。相反,对社会主义,特别是对中国发展成就的认知,形成了鲜明的批判和反批判的强烈反差。作为两种基本制度,资本主义仍旧是社会主义的主要对手(俞可平,2015),应该说,两者较量依旧激烈。

20世纪80、90年代,一批社会主义国家奉行“华盛顿共识”,推行新自由主义的政策和方案,导致这些国家经济出现大衰退,社会极度失序,有的甚至解体,以致于福山曾发出“历史的终结”的判断。但是,进入21世纪,伴随着资本主义危机的加剧,世界体系呈现出“西方衰落”和“东方兴起”的格局,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萧条和社会问题交织与新兴经济体的欣欣向荣,表明历史并没有终结,而是再次出现大翻转的格局。近年来,中国经济持续平衡发展,使更多发展中国家对中国引领全球经济发展的期待而引发的中国全球治理话语权的提升,同时资本主义左翼学者出现了对西方国家越来越多的抨击。诸多现象说明,曾被标榜为“先进”的资本主义,已在过度积累中逐渐出现新的变化。

从现有的研究文献来看,学者们对当代资本主义危机的研究各有侧重。总体上,可将这些观点分为两派,即局部性危机派和系统性危机派。主张局部危机的学者主要将讨论重点放在经济领域;主张系统危机的学者则认为,资本主义危机并不仅仅限于经济领域,而且也不仅仅限于某个地区、领域或者行业(童晋,2016),已从生产相对过剩的商业危机、货币支付手段不足的金融危机演变为经济、政治、社会和思想各方面交织并发的全面的、深刻的、结构性的危机(赵丽华、赵旭亮,2013)。客观地说,局部危机主张者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并不彻底,其间隐含着这样一个逻辑,资本主义本身制度并没有问题,只要消除新自由主义政策主张、经济全球化、金融化等造成的负面影响,通过对资本主义制度进行救助或强化对金融系统的管控,危机就可避免。与局部性危机主张者不同,系统性危机论者认为,资本主义国家反复发生的经济危机、金融危机,尽管危机源可能不同,却表明它是体制性、系统性和根本性的危机(王今朝,2016),而系统性危机只能通过系统性、制度性的重建来实现(大卫·科茨,2010)。

毋庸置疑,系统危机论对资本主义危机的认识更为深刻,也更为本质,但在回答“资本主义需要何种程度的重建”这一问题上,又不够明确。而在西方经济学主流学派中,我们更难找到相关答案。长期以来,为了替少数资产者讲话,西方经济学主流学派刻意屏蔽了政治和经济的联系,避开生产过程和生产关系对流通过程和交换关系的决定作用,巧妙地回避了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基本矛盾的探讨。这种避重就轻、避实就虚的选择,为资产阶级的剥削涂上了保护层,导致经济学理论服从资本逐利的目的,但科学研究的本质却被根本改变。基于此背景,本研究力求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视角解析资本主义危机。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精髓在于它基于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方法论和基本原理,而不在于它在历史条件下得出的某些具体结论。”【1】】

因此,本文从政治经济学视角揭示资本主义危机的本质,既可以回答“资本主义向何处去”,也可以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增加其对资本主义危机的解释力。

一、研究现状与评述

(一)资本主义危机研究的视角

从现有的研究文献来看,虽然学界对资本主义危机相关理论的分类尚未达成共识,但文献中出现频次较多的理论有马克思经济危机论、结构性危机论、生态危机论、福利国家危机论和系统危机理论等。

马克思经济危机论主要围绕生产过剩展开,从商品过剩、资本过剩以及信用扩张角度剖析资本主义危机产生的根源。马克思经济危机理论强调,资本主义危机非外因所致,而是其内在经济运行机制的必然趋势(Grossmann,2000)。1929年亨里克·格罗斯曼在《资本主义制度的积累规律与崩溃:危机理论》中提出,以利润为目的的生产使资本主义不可能像纯粹的使用价值生产那样永续下去,利润的消失将导致生产过程的中断(Grossmann & Banaji,1995),因此,资本主义危机是资本主义崩溃的自然结果。学者普遍认为,马克思的经济危机理论为理解资本主义危机提供了坚实的理论支柱,其超越历史的宽大研究视野迄今无人可及(侯为民,2015)。

来源 : 经济学动态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