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扬:美国“吃亏”论是弥天大谎,全球要警惕汇率武器

李扬 2019-06-10 浏览: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国际货币关系呈现出明显的周期性。每个周期从相对和谐开始,继而进入失衡调整中的高度对抗,最终达成某种程度的和解,进入新的相对和谐阶段。如此周而复始。亨宁把这样的五十年分成五个周期,即:其一,20世纪70年代初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其二,1978年波恩峰会解决世界再通胀冲突;其三,20世纪80年中期的美日敌意和广场协议、卢浮宫协议;其四,20世纪90年代前期和中期的衰退与复苏;其五,新世纪的纠纷。在每个周期中,美国政府总是压迫欧洲、日本和其他国家政府或央行采取扩张举措,而自己则主动实施美元贬值,享尽了所有的好处。

李扬:美国“吃亏”论是弥天大谎,全球要警惕汇率武器

6月5日,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举办的“中美经贸摩擦问题与出路”论坛上发表了题为《“美国吃亏论”:换了“马甲”的江湖叙事》的主旨演讲。

他指出,美国作为全球长期失衡中居于逆差地位的唯一大国,可以使用其本币进行支付和清偿债务,是自二战以来全球经济金融体系面临的无可奈何的现状。无视这一现状而奢谈“吃亏”,既是无知,更是心怀叵测。

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期内,美国将继续使用汇率武器来实现“美国优先”,这将迫使欧洲、日本和中国锤炼自身的“货币国策”。

以下为演讲实录:

1、“全球经济失衡”的拙劣翻版

早在2年前的美国大选期间,美国就有人就中美之间巨额贸易逆差发难,以“美国吃亏论”相号召,声称美国每年都要“输给中国5000亿美元”“美国损失了数百万制造业岗位”等等。及至今日,美国吃亏论更成为美国当局的基本国策和国际经济战略的基石之一。

其实,就其本质而论,美国吃亏论并非新的货色,撩起外衣,我们就会发现,它不过是十余年前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之时风靡一时的“全球经济失衡”概念的世俗版而已。那时,面对汹汹而至的金融风暴,美国政客们惊慌失措,苦心孤诣生造出这样一个新概念,用来掩盖其发展战略的失误。因为,将危机归诸失衡,将失衡描述为“全球”的,他们便得以轻松地将危机的责任推卸到其他国家,特别是类如中国这样的发展中经济体。可以说,“中国责任论”“中国威胁论”,乃至“中国崩溃论”云云,都是从这个概念中获得其理论支持的。当然,较之“全球经济失衡”概念,“美国吃亏论”少了几分书卷气,多了几分商业江湖的野性。

将美国出现贸易赤字视为美国“吃亏”,本身就是弥天大谎:

首先,国际经济学(大多由美国经济学家编撰)告诉我们:一国出现贸易逆差,意味着该国国民超出本国的生产能力,享受了更多的物资财富,由于享受了质量高、价格便宜的产品和劳务,该国国民的福利得到显著增进;

其次,贸易赤字偶一为之,固然可以增进国民福祉,但若长期化,则对经济发展不利。因为,该国最终必须实实在在地拿出本国的真金白银去平衡它。然而,此处所说的负作用,对美国并不适用,因为,美国用以交换别国财富的,只是其中央银行的纸质凭证,甚至,用美国经济学家L.兰德尔·雷的说法,只是“在计算机上多敲了几下键盘”,充其量,只是在账务本上增加了美国对这些国家的债务;

再次,债务如果积累,对一国长期发展不利,因为,债务国最终仍须拿出真金白银予以归还,而且还要带上孳息,这些都是对本国财富地扣除。然而,这一弊端再次不适用于美国,因为,美国仍然可以用其央行的钞票或在其央行的计算机上多敲几下,去平衡其几乎达到天文数字的对外债务。

以上种种,恰如美国经济学家L.兰德尔·雷在当下风靡美国的《现代货币理论》中直率指出的:

【“整个世界被美国耍了两次:一次是美国用美元过度进口,另一次是美国用美元支付债务利息。”“美国向外国人支付的利息率和利润率极低,却因为持有国外投资的债权获得高额的利息和利润。”】

显然,要知晓“美国吃亏论”之谬,我们不仅要列示美国从长期贸易逆差中在实物层面获得的巨大好处;还要分析其货币金融体系对其实物层面的国民经济操作所给与的支持;更要条分缕析,揭示出该国利用其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的特殊地位,将其实体经济和货币金融体系彼此映照、相互支撑,并据以形成由其主导的全球经济金融治理体系,因而获得的独一无二的超额利益。

2、美国贸易逆差:20世纪60年代以来的老故事

美国贸易逆差,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以来的老故事。

布雷顿森林体系可以被简单概括为“美元与黄金挂钩、其他国家货币与美元挂钩”的“双挂钩”制度。在这个体系中,美元占据非常独特的地位:它既是美国的货币,也是世界的货币。作为美国的货币,美元的供应必须充分考虑美国货币政策的需要、黄金储备的规模以及国内经济的运行;作为世界的货币,美元的供应则必须适应国际贸易和世界经济发展对交易手段和储备资产的不断增加的需要。

美元的这种双重存在,蕴涵着深刻的内在矛盾。一方面,恰如一国之经济发展需要不断增加货币供应一样,国际经济的发展同样需要不断增加作为国际支付手段和储备资产的美元的供给;而美元的不断增加供给,唯一地只能通过美国不断产生国际收支赤字来实现。所以,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美国连年产生巨额的国际收支逆差并积累了巨额的国际债务。另一方面,美国长期巨额的国际收支逆差以及由之导致的美元供应的大规模增加,反转来又会对其货币的国内价值的稳定性、进而对其经济的稳定性造成不利影响,并影响到美元兑换黄金的承诺。这是一个根本性的不可解决的矛盾。这个问题,被从理论上概括为“特里芬难题”。可以看出,所谓全球失衡,无非就是“特里芬难题”的又一种表述而已;美国贸易逆差,更只是这个复杂世界难题的一个侧面而已。历史事实是,“特里芬难题”的长期存在,终于使得美国和国际社会均无法承受。所以,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最初是美元法定价值的不断贬值,继而是国际社会的一系列挽救行动,最终演化为整个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

来源 : 瞭望智库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