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学者眼中的美国贸易战——“让美国再次伟大”还是深陷危机?

甘海霞 2019-06-06 浏览: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下对其盟友及中国发起的贸易战,给当今不稳定的资本主义世界更添迷乱。外国学者对这场贸易战进行了审视。他们思考了这次贸易战的性质、背后的真相、可预期的结果及最后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可能的发展方向,认为贸易战背后隐藏着美国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政治危机以及其所欲恢复帝国霸权的野心;贸易战给美国带来的可预期结果,不是“再次伟大”而是深陷危机;资本主义世界即将迎来新自由主义的终结。这一思考虽然具有一定的科学性、批判性,并为我们观察资本主义世界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但缺乏总体性、彻底性及建设性。

外国学者眼中的美国贸易战——“让美国再次伟大”还是深陷危机?

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之后,全球资本主义发展的轨迹少了很多确定性。在英国退欧加剧英国及欧盟内部危机之后,资本主义世界已经在相当大的程度上迷失了方向,其中反全球主义的右翼政治运动及其政策顾问公开宣称他们对弗拉基米尔·普京的“强国”独裁表示感兴趣,更为这一混乱局面蒙上了一层迷雾。但这一切现在都已让位于新的紧张、未知的局面:一方面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呼吁“让美国再次伟大”,肆无忌惮地对其盟友及中国挑起一系列贸易战;另一方面是面对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中国坚定地捍卫全球化,维护多边贸易,反对单边主义。在贸易战持续的背景下,外国学者对美国挑起贸易战这一行为进行了审视:美国挑起的贸易战是一场什么性质的战争?它为什么要挑起贸易战?在贸易战的背后美国资本主义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贸易战可预期的结果是让“美国再次伟大”还是让其深陷危机?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甚至是世界体系走向何方?

一、贸易战的性质

特朗普兑现了他竞选时的诺言,在太阳能电池板、洗衣机、钢、铝、技术、知识产权、汽车等方面对其盟友及中国发起一系列疯狂的关税保护政策。外国学者普遍认为,这场贸易战并非是一个新计谋,但也不仅仅是单纯的贸易战。在他们看来,此次贸易战具有两个层面的性质:一是故伎重演,是保护主义旧思维的重新上演;二是“马戏表演”,是背后真相的遮羞布。

1.一场故伎重演:保护主义旧思维的重新上演

保护主义在美国的历史上从来不是新鲜的东西,而每次的情况又都是如此之相似。

其一,美国历史上相似的贸易战。“打贸易战是好事,而且很容易打赢”,特朗普这一言论让人想起声名狼藉的斯穆特-霍利关税和伴随着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的贸易战。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查德·伯恩(Chad P.Bown)和达特茅斯学院经济学教授道格拉斯·欧文(Douglas A. Irwin)从五个方面比较了这两次关税保护主义的相似之处及其可能出现的相似结果和相关联的点:斯穆特-霍利关税不是对经济衰退的回应,如今特朗普提出的关税也类似,美国失业率为41%,经济已经增长了近九年,特朗普加征的关税不是应对衰退。最初征收关税的破坏性小于其后期影响。一些国家提高关税以直接报复美国。1934年国会授权总统领导美国的贸易政策。1934年的互惠贸易协议法案为这次特朗普政府发起贸易战提供了法律依据。[1] 从查德·伯恩和道格拉斯·欧文所做的对比可得知,今日的贸易战与斯穆特-霍利关税,不论是发起的背景还是发展的形势及未来可预测的结果都如出一辙,保护主义旧思维在新舞台重新上演了。

其二,保护主义一直是美国政治舞台上反复出现的特征。苏塞克斯大学国际关系系全球政治经济学中心的利奥·帕尼奇(Leo Panitch)和山姆·金丁(Sam Gindin)列举了在美国政治舞台上反复出现的保护主义:20世纪40年代,当财政部进行大规模的民众动员以确保国会批准布雷顿森林体系协议时,保护主义出现了;国务院为了马歇尔计划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历届的共和党政府也会重复尼克松的财政部长约翰·康纳利(John Connally)在欧洲财政部部长会议上臭名昭著的言论:“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却是你们(世界)的问题。”[2] 现在人们经常遗忘了这事,尽管特朗普在他的竞选活动中曾使用过这一点。利奥·帕尼奇和山姆·金丁提醒我们,“特朗普的‘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呼应了罗纳德·里根在20世纪70年代危机之后的言论,当时也有很多关于美国衰落的言论。”[3] 他们认为,20世纪80年代的美国跟今日的美国处境是相似的。80年代伴随着日本经济迅速崛起,美国出台了一系列减税和保护主义措施,而现如今随着金融危机的持续发酵以及中国的崛起,美国出现了特朗普的“让美国再次伟大”(同样包括减税和保护主义)。

其三,美国重施保护主义这一故伎的根本原因。从美国历史上的贸易战到政治舞台上经常出现的保护主义,我们不禁要问:保护主义这一药方为何深受美国青睐呢?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迈克·罗伯特(Michael Robert)给出了答案,他指出,不仅美国而且所有资本主义国家特别是强大的资本主义经济体,它们是推行自由贸易还是实行保护主义,这都是由资本的盈利能力决定的,是与资本主义唯利是图的本质是不可分割的。他分析了从20世纪80年代到2000年这一时期资本主义世界极力推行自由贸易的问题,特别是英国和美国这两个最有力的倡导者,它们均从自由贸易中获利。而在19世纪70年代、80年代和20世纪30年代,资本盈利能力持续下降,自由贸易也就失去了魅力,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抬头。最后他得出结论: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