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得主斯蒂格利茨:妥协与让步会让特朗普得寸进尺

李艳洁 2019-06-05 浏览:
对于特朗普,不能用理智这个词。我担心很多国家包括中国在内,响应美国不合理不理性的论调,采取一点让步,以为这样就能获得和平,但实际上特朗普只会得寸进尺、提出更多的要求。这就和二战时对德国的绥靖政策一样。中国已经在很多领域拥有技术,有清华这样的大学,可以独立创新,不用依赖外国技术进口和转让。中国现在做出少量让步,代价也要比10~15年前的代价高。获取知识和技术的方式很多,让步是很危险的。中国应该坚定地不妥协,同时继续扩大内需和内部增长。

诺奖得主斯蒂格利茨:妥协与让步会让特朗普得寸进尺

【“我希望我可以为我们带来的不安和动荡,向全世界道歉。”】

3月21日晚上,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E. Stiglitz)在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发表关于“特朗普时代下的全球化”的演讲时,为特朗普的政策表示歉意。

斯蒂格利茨表示,美国已经深受特朗普政策的危害,希望中国能够慎重应对。

就在斯蒂格利茨在中国发表演讲30个小时之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签署了总统备忘录,依据“301调查”结果,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征收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

斯蒂格利茨在1993年至1997年,任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成员及主席。1997年至1999年,任世界银行资深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2011年至2014年,任国际经济学协会主席。

《中国经营报》:特朗普提出要对从中国进口的钢、铝制品等产品征收高关税,在你看来,这能够削减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赤字吗?

斯蒂格利茨:美国的总体贸易赤字主要是由宏观经济政策决定的,受到国内储蓄和国内投资的影响。特朗普的减税法案会增加财政赤字、减少国内储蓄,所以美国贸易将会在多个层次、对多个国家扩大贸易赤字。

美国对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征收高关税,是否能够减少双边贸易赤字难以确定,要看中国如何应对美国的举动。如果中国像我们预期的那样,减少波音订单、减少进口大豆,那么美国虽然减少了从中国的进口,但也同时减少了对中国的出口。

即使没有出现这种情况,也可能出现其他的情况。以墨西哥为例,当美国威胁要对墨西哥进口商品征收20%的关税时,大众的焦虑导致墨西哥比索贬值超过了20%,这反而使得美国对墨西哥的贸易赤字增加了。

美国征收高关税的举动为减少贸易赤字提供了可能性,但是不能确保贸易赤字一定会改善。

对于那些投票支持特朗普的人来说,他们关心的核心是他们的工作,特朗普的政策会加剧他们的困境。

《中国经营报》:对于削减美国对中国的贸易赤字,有什么好办法吗?

斯蒂格利茨: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双边贸易赤字并不重要,多边贸易赤字才是全球体系中唯一重要的问题。

35年前,美国本来可以并应该做一些事情,以保持在制造业上的竞争力,但是时机已经过去了。现在没有什么好办法可以解决双边贸易逆差,这对双方来说代价都太大了。

《中国经营报》:有人认为特朗普提高关税不过是一种谈判手段,目的是让中国取消对于外企技术转让的要求。实际上,在中国的高新技术开发区,如果外企愿意转让技术,可以享受优惠税收政策,如果不愿意转让,就不能享受税收优惠。有些外企既想享受税收优惠,又不愿转让技术,因此提出抗议。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全国人大记者会上表示,会全面放开制造业,在这方面不允许强制转让技术,将保护知识产权。你认为,特朗普的手段是成功了吗?

斯蒂格利茨:不是强迫转让技术,但是鼓励愿意转让技术的企业,这是更委婉的表达方式,实际效果是一样的。这是言辞上的妥协,特朗普以为得到了想要的,其实并没有实际的效果。虽然看起来好像他赢了。

《中国经营报》:你如何评价特朗普的政策主张?

斯蒂格利茨:对于特朗普,不能用理智这个词。我担心很多国家包括中国在内,响应美国不合理不理性的论调,采取一点让步,以为这样就能获得和平,但实际上特朗普只会得寸进尺、提出更多的要求。这就和二战时对德国的绥靖政策一样。

特朗普和他周围的人最糟糕的一点,就是反对理智、科学。减税法案是世界上第一个攻击大学的税法,美国全球领先的大学如哈佛、普林斯顿,都被要求缴纳重税,很多共和党人认为大学不好,这种思潮是对真理的系统性攻击。一个习惯说谎的人,不希望周围的人讲真话。这对美国的未来增长和生活水平提高都有威胁,必须要依赖科学和启蒙才能破除,就像过去250年我们做的那样。

二战后我们一直致力于打造一个边界不重要的世界,但是特朗普不断提醒国界很重要,这会毁掉过去25年打造的全球供应链。特朗普的反全球化,利用美国的不平等讲故事,进行政治宣传蛊惑,责备移民、贸易协定不公平,或者外国人。即便他卸任,人们总是会记得这一点,其他国家也可能出现特朗普这样的人物。特朗普的政策将会对全球化未来进程产生深远影响。

《中国经营报》:面对特朗普不断升级的举动,中国应该如何应对?

斯蒂格利茨:中国已经在很多领域拥有技术,有清华这样的大学,可以独立创新,不用依赖外国技术进口和转让。中国现在做出少量让步,代价也要比10~15年前的代价高。获取知识和技术的方式很多,让步是很危险的。中国应该坚定地不妥协,同时继续扩大内需和内部增长。

我认为中国能做得最好的事情就是,像过去一贯的做法那样,非常慎重地应对,在法制框架内行动。不要愤怒地大吼大叫,不能让特朗普钻空子,也不要让他的行为升级。我认为中国现在的应对是非常负责任的。特朗普就像一个运动场上的暴徒,我们不能让他得逞,也不能把自己拉低到和他一样的层次。

来源 : 中国经营报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