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私人一箭六十星看太空利益新博弈

张捷 2019-05-28 浏览:
航天是未来的国际竞争核心领域,要以谋国的战略高度来考虑商业航天的核心问题,这个问题不仅仅是技术和价格的竞争,商业模式、法权、国际话语权等组成的商业规则制定权的竞争,是更重要的软实力竞争。中国作为正在崛起的大国,在未来太空规则制定权上,是不能缺席的角色,我们现在就需要有相关的竞争意识。

在国与国之间,太空的利益巨大,各国在冷战时期就激烈博弈,在博弈下,国际社会产生了《太空法》。太空法是有关于规范人类在太空活动的系列国际法的统称。也是世界各国所普遍接受的作为对其和其公民在外层空间和其他星球上的活动作出规范的具有强制性的国际法规。涉及太空主权、太空资源、太空环境、太空运输、太空责任、太空军备控制、太空遥感和空间站等。太空法的主体部分是联合国和平利用太空委员会颁布的五个国际条约,即《外空条约》、《营救协定》、《责任公约》、《登记公约》和《月球协定》。这五个条约,特别是联合国大会在1966年12月17日,通过的《外层空间条约》,确立了太空法的国际法律地位和重要作用。《外空条约》在1967年1月27日,在63个国家的代表签署后,并开放给所有会员国签署,于同年的10月10日生效。目前已经由绝大多数会员国签署了,且大多数国家都批准生效了。除这五个主要条约之外,还有《各国探索和利用外层空间活动的法律原则宣言》、《各国利用人造地球卫星进行国际直接电视广播应遵守的原则》、《关于从外层空间遥感地球的原则》、《关于在外层空间使用核动力源的原则》、《关于开展探索和利用外层空间的国际合作,促进所有国家的福利和利益,并特别要考虑到发展中国家的需要的宣言》、《关于空间和人的发展的维也纳宣言》。

当今的国际太空法的追根溯源,基本都出自于1961年和1963年在联合国大会上一致通过的决议案,以及1963年通过的“禁止核试验条约”。联合国和平利用太空委员会分别设立了科技小组委员会和法律小组委员会。联合国的决案呼吁世界各国在外太空应该友好合作;禁止核试验条约则严格禁止了在外太空实施核试验。而其他的很多法律问题由后来的1967年外太空公约、1968年的航天员协定和1972年有关于太空责任的条约中进行了解决,联合国在太空国际规则方面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但我们也要注意到现有的国际太空法规基本是建立在上世纪冷战时代,与当今社会已经有所脱节,在信息、网络社会和商业发射崛起的当今,问题可能还有巨大的变化。原来的轨道占用,还是国家之间的行为,但变成商业卫星,则问题更为复杂。国家行为是国际公法来调整的,而商业行为则有国内法和国际私法来约束,是不同的法律规则。联合国在调整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时发挥决定性作用,但对私人商业机构的关系,则不是在联合国的职权范围之内的事情,太空行为的商业关系调整规则,下面应当还有激烈的博弈。公法和私法,不同的法律法理规则是不一样的,到底是国内法还是国际私法,关系到国家的主权和领土的边界,比如你的绝对权利的领空高度与太空高度的划分,国际上就没有定论。在太空也会有我们的边疆和法域的,如何划分太空权利,是和平环境下全球的新一轮资源瓜分,与人类大航海时代创立海权,瓜分海洋权利一样,未来的太空竞争将成为大国博弈的新舞台。而在美国主导世界的单极世界,美国更愿意的是利用实力的丛林博弈先占,而不是原来制定太空法的各国平等共享,当初各国的平等共享是在冷战巨头均衡下的博弈产物,不是自然而然取得的。在航天领域反霸权,争取到中国的利益和规则话语权,是未来我们可持续发展的必要条件。

所以我们要更深层次的从简单的行为之外,看到埃隆马斯克发射这么多小卫星的国际经济和法律上的意义,国际主权和权力上的争夺!

这里我们看到在商业环境下,你可以简单的说谁的卫星归谁所有,但在法律层面,所有权归你所有的财产,也是有国家主权属性的。也就是你的所有权是在谁的法律体系下确定的呢?我们知道我们的房子和车子的产权归我所有,但很多人并没有注意到这个所有权是有国家属性的,谁给你发的产权证才是问题的关键,谁给你发的产权证,在谁那里司法管辖,由谁来保护你的财产的合法权利。没有背后的国家支持,没有一个物权法的法域的支持,你的所有权是无从谈起的。就如当年美洲的印第安人,各个部落早已经把美洲所有土地的归属划分清楚了,但他们不是西方法域确立的所有权,欧洲殖民者照样可以先占,可以宣布这些土地是无主土地,根本不存在所谓的侵权。这里可不是一些公知描述给我们小清新可以无国家和无政府,人民就能够美好生活的。

太空商业化,所有权是离不开的,对私权是怎样来的,法律基础在哪里,这才是未来航天进入商业时代的关键。依据国际的太空法,世界各国皆认为自身有在外太空行使和平活动的合法权利;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得对外太空或者太空中的某一星球提出自己的主权要求,这样的规定使得各国都能够平等的参与太空的商业开发,但这个平等只不过是机会上的对等,但在实力不同的情况下,效果是完全不同的。我们注意到在外空条约当中还有一句话非常关键,就是:“各国也支持航天员和太空载具仍然归属于各国自己管理。”这其实是授予了各国在自己发射的太空飞行器上的法权和管理权,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权利,也是各国订立相关太空法规的基础,也是国际私法的基础。

来源 : 拼娃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张捷
张捷
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资深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