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私人一箭六十星看太空利益新博弈

张捷 2019-05-28 浏览:
航天是未来的国际竞争核心领域,要以谋国的战略高度来考虑商业航天的核心问题,这个问题不仅仅是技术和价格的竞争,商业模式、法权、国际话语权等组成的商业规则制定权的竞争,是更重要的软实力竞争。中国作为正在崛起的大国,在未来太空规则制定权上,是不能缺席的角色,我们现在就需要有相关的竞争意识。

美国的埃隆马斯克的一箭六十星来了,很多人说美国要搞6G压过中国的5G,不过如此小卫星,肯定是做不了大范围的民用通信的,因为通讯的信号平方反比,功率是不足的,另外还有光瞳、信息熵等多种技术极限限制。但美国公司卫星发射起来,把国际上的太空空间轨道资源都给占用了,才是真正的大问题,在将来的太空竞争当中,美国就会非常的主动。

人类太空技术到了拐点之后,太空的商业化活动,关键门槛不是发射的费用和发射的收入多少,而是未来世界太空卫星轨道的拥挤和稀缺!一颗卫星的发射可能越来越白菜价,但卫星的轨道却越来越难以取得,这些小卫星的发射,背后就是各国赛跑一样的对轨道资源的抢占。谁占用了轨道,谁有轨道给你发射才是更关键,抢先发射占用轨道,是新一轮技术革命之下的太空资产的瓜分。

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23日用一枚“猎鹰9”火箭将首批60颗“星链”卫星“打包”送入太空,太空探索技术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说,“星链”的构建将采取快速迭代方式,相比去年2月发射的两颗测试卫星,新发射卫星尺寸更小,通信能力更强。“星链”网络有1584颗卫星将部署在地球上空550千米处的近地轨道。2019年4月初,亚马逊提出“柯伊伯项目”,计划将3236颗卫星送入近地轨道,为北纬56度到南纬56度之间区域提供宽带网络服务,而全球超过九成人口居住在这一区域。

这里我们要注意的是国家之间的行为是国际公法的,但私人卫星的背后却是国际私法关系,是另外一套规则,背后如果成为既成事实,马上就是国际规则制定的主导权在谁的手里了。今天,把我前两年写的一篇文章公开发布一下。

《中国需要参与太空商业规则制定》——谈中国火箭商业发射背后的规则争夺

本人应中国长征火箭有限公司的邀请,参与了第八届中国国际航空航天高峰论坛和珠海航展,在关于中国火箭商业发射的“航天事业新动力”分论坛上了解了国际最新的商业航天动态,结合自己的专业,对很多事情深有感触,我们的商业航天,在国际错综复杂的博弈当中,更重要的不光是技术问题,在经济和法律等层面,还有非常残酷的国际丛林博弈,需要引起国家经济界法律界参与的全面系统的战略性研究,需要有长远的国家战略。

从研讨会上,看到商业航天未来大发展的前景,认为世界即将从国家主权航天时代走向全球商业航天时代,航天业也进入到历史跃进的拐点。从本人的法律与经济的专业出发,我认为太空的争夺是带有国家核心利益的,太空本身就是一个空间的概念,新的空间本身就是带来领土的概念的,建立权利的法理关键是一个先占的概念,谁能够先占,谁能够占有太空的空间,谁就有主动权!根据《外层空间条约》第二条规定外层空间,包括月球和其他天体,都不能依据国家主权要求,或者通过使用或占领,又或任何其他方法据为己有。但这个太空全球化是美好的愿景,说是主权和所有权是不能占有,但使用权与之是分离的,则是可以先占的,否则就没有近期菲律宾的吐槽了。

我们前不久就看到菲律宾在申诉的不仅仅是在南海的岛礁,还有中国所谓的占用他们的卫星轨道。菲律宾媒体报道了中国卫星“强行占用”了原属于菲律宾国家资产——两条地球静止轨道的新闻,被菲律宾国内媒体拿出来热炒。据该国媒体称,中国卫星不仅霸占了原属于菲律宾的珍贵卫星轨道资源,还让菲律宾没法反击,因为这两条轨道原准备是为菲律宾自己的大容量通讯卫星预留的。对卫星轨道占有权的争夺,中国不仅仅是对菲律宾,中国在2003年开始抢占发射了新一代北斗导航卫星,不仅抢占了美俄之后最重要的导航卫星频段,还让欧洲国家的“伽利略”导航卫星不得不使用与中国相同的频率,由于中国的先占权利,给我们的国际博弈带来的巨大的主动权。

关于空间轨道权力的争夺,国际上是有国际规则的。国际法上关于无线电频率和卫星轨道资源分配的规则,是指导各国争取这一资源的重要工具。我们抢先占用对菲律宾最佳位置的轨道,对菲律宾就是合理的利用了国际规则,中国的做法实际上合法合情合理。目前,国际上的卫星频率和轨道资源的指配机制有两种,分别是协调法和规划法。规划法有赖于国际谈判和条约,而所谓协调法,指的是依据国际电联的频率协调程序进行的卫星网络或卫星资料的提前公布、协调、频率指配的通知和登记,其实质上是一种“先登先占”的分配方式。对太空轨道的规划谈判其实是没有多少实质性成果,发达国家也不愿意与世界各国平等谈判,所以利用自身优势多占资源,在未来可能进行的谈判当中多占筹码是各个大国的选择。在国际协调法下的先占,可不是中国人最先开始和发明的,是西方国家制定的有利自己的一套很不公平的做法。先占规则是西方法理的基础之一,来自于自然法和习惯法。在太空领域,西方规则的逻辑就是,谁有本事发射卫星,谁就先占领和使用轨道,你不能发射卫星,也不是我们造成的,我又没有拦着你不让你发射卫星。而且你发射不了卫星,不是你不能占有轨道资源的借口,因为轨道资源也不可能永远为某个国家留着,此规则背后就造成航天发达国家大量抢占卫星轨道。先占规则是西方大航海时代就确立的规则,他们还把大量非洲澳洲美洲的土著已经画好所有权的土地都给“先占”了,但中国只要是占了,他们就双重标准了,菲律宾的态度就可以看出他背后主子的无理。

来源 : 拼娃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张捷
张捷
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资深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