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慎明:世界格局变化与国际战略问题研究

李慎明 2019-05-27 浏览:
1969年2月,苏联军队悍然入侵我国珍宝岛前夕,毛泽东同志即指示陈毅、叶剑英、徐向前、聂荣臻四位元帅研究一下国际问题。3月初珍宝岛武装冲突发生后,毛泽东同志又指示四位元帅抓紧研究。老帅们每星期召开一次国际形势座谈会。从3月直至10月18日,共座谈23次,给中央报送了数次报告。特别是7月11日整理上报的《对战争形势的初步估计》的书面报告,对中、美、苏“大三角”的战略关系进行了深入研讨,并判定:中苏矛盾大于中美矛盾,美苏矛盾大于中苏矛盾,从而较为全面地勾画了国际战略新格局,为打开中美关系局面提供了依据,为党中央和毛泽东同志制定重大战略决策作出了历史性贡献。

李慎明:世界格局变化与国际战略问题研究

李慎明:世界格局变化与国际战略问题研究

【原编者按:中美贸易战正在深入发展。有几位读者给我们打来电话说,从2011年2月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国际战略》一书中看到此文,认为此文仍有一定的现实意义,希望对此有兴趣的更多读者看到。该文在20年前从一定程度上预判了今天正在深化的国际金融危机、世界格局发生的重大变化及其中美关系的新的态势,预判了当今我国周边安全出现的新的形势及其三个重点方向,指出通往多极化的道路是漫长的,认为“当今世界,不同国家和不同集团对和平与发展往往有着不同的甚至完全相反的理解。可以说,和平与发展,往往是善良者和弱小者的愿望,是强暴者和邪恶者的专利。”该文原载1999年8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要报·信息专报》;公开发表于《求是·内部文稿》1999年第23期。现特刊发,以飨读者。】

苏联和华约的解体,标志着世界格局开始发生重大的变化;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公然粗暴践踏联合国宪章和国际关系准则,赤裸裸地入侵南联盟的野蛮行径表明:世界格局已经发生重大失衡;21世纪前二三十年,甚至上半个世纪,整个世界将极不平静;我国周边安全形势有可能出现较为严峻的局面。因此,我国亟需组织并抓紧进行国际战略问题研究。

一、世界格局的重大变化

准确认识和判断国际形势及世界格局是正确制定国际战略的根本依据。新中国成立之时,世界格局主要是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和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阵营的两种意识形态、两种社会制度的尖锐对抗和斗争。毛泽东同志正确地分析了当时的国际形势和敌友关系,作出了“一边倒”的唯一正确的战略选择,从而不仅夺取了抗美援朝斗争的胜利,而且顺利恢复了被战争破坏的国内经济,为我国工业化初步奠定了基础。20世纪50年代中期以后,苏联大国沙文主义逐渐恶性膨胀,最终导致社会主义阵营的解体。苏联走上了与美国争夺世界霸权的道路。这时的世界格局主要是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依托各自控制的军事政治集团对世界霸权进行争夺。特别是20世纪60年代末到70年代,苏联乘美国陷入越南战争泥潭,更加咄咄逼人,成为对世界和平和我国安全的主要威胁。在此情况下,毛泽东同志审时度势,不失时机地提出了“三个世界”划分的战略思想和联美遏苏的“一条线”与“一大片”的国际战略指导方针,从而使我国摆脱美苏双向战略箝制的被动局面,特别是有效地遏止了苏联霸权主义对我国武力侵犯的企图,缓解了我国安全上的压力。改革开放新时期,邓小平同志根据美苏两极争霸形势的新变化和我安全态势的新改善,在考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战略转变的同时,更加鲜明地提出了坚持独立自主、实行真正的不结盟外交的国际战略,从而为我国不失时机地抓住历史机遇、加快发展壮大自己,赢得了十分宝贵的时间。

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邓小平同志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作出的“争取比较长期的和平是可能的”[1]论断是完全正确的。这一论断的主要依据,一是美苏两霸各方面实力大体相当,在战争问题上,谁也不敢先发动;二是第三世界国家发展起来,可以真正消除战争的危险。

我们也必须看到,20世纪80年代末以来,世界格局逐渐在发生重大的变化。变化的标志主要也是两个:一是苏联东欧的剧变和华约的解体,使美苏为核心的两大军事政治集团对峙和抗争的两极格局不复存在。1999年,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公然践踏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对南联盟进行野蛮轰炸,并悍然袭击我驻南斯拉夫使馆[2]的警示说明:世界格局已发生重大失衡,当今世界,甚至在今后较长一段时期内,国际上尚未有任何一极军事政治力量能有效遏制美国建立单极世界的图谋。二是广大第三世界愈加贫穷的总趋势在短期内难以改变,各国间协调一致行动、互相声援和支持的凝聚力仍在下降。因此,第三世界这个对美妄图建立单极世界的最有希望、最强有力的制衡牵制力仍在下降。

面对苏东剧变后美国霸权主义者咄咄逼人的攻势,邓小平同志已经敏锐地预感到世界格局正在和将要发生的重大变化。1989年11月13日,他在会见日中经济协会访华团时明确指出:战后,相当长的时间是美国垄断世界,之后,苏联出来了,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争夺导致了战争危险。现在这个问题搞不下去了,美苏实现了对话,改变了政治格局。但是另一方面,又出了一个七国首脑会议,代替了美苏争夺。七国首脑会议是否超越了联合国的作用?他又说,究竟现在世界政治格局是否发生了变化?变化是什么?很值得研究。[3]我们应特别地注意,邓小平同志在这里强调的很值得研究的世界政治格局。1989年11月23日,邓小平同志在会见南方委员会主席、坦桑尼亚革命党主席尼雷尔时又说:

【“我希望冷战结束,但现在我感到失望。可能是一个冷战结束了,另外两个冷战又已经开始。一个是针对整个南方、第三世界的,另一个是针对社会主义的。”“霸权主义过去是讲美苏两家,现在西方七国首脑会议也是霸权主义、强权政治。”[4]】
来源 : 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国际战略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慎明
李慎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