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学明:从马克思的现代性批判理论看中国道路的合理性

陈学明 2019-05-25 浏览:
中国道路不可避免地与西方的资本现代性“纠缠”在一起,其原因就在于中国道路是在现代西方文明这个大背景下展开的。中国要开辟的是一条既能充分享受现代性的成果,又能把现代性展现过程中所要付出的代价降到最低限度的现代性道路,即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而按照新自由主义和后现代主义这两大思潮,中国所开辟的这样一条“鱼和熊掌兼得”的道路并不具有合理性。能够为中国特色的新型现代化道路提供理论依据的是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批判理论。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批判理论,在现代性实现过程中所出现的种种负面效应并不是现代性逻辑所必然带来的,中国人民完全可以找出并逐步消除造成现代性走向反面的根源,从而在充分享受现代性的积极成果的同时,使所付出的代价降到最低限度。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批判理论以其深刻性和前瞻性,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开辟中具有天然的“在场”权和话语权,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事实上的成功,则为这一理论的合理性给予了实践上的证明。

陈学明:从马克思的现代性批判理论看中国道路的合理性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实际上是一条中国独特的走向现代文明的道路,之所以说它是“独特的”,是因为它与西方的那条被认为是“别无选择的”、“普适的”现代化道路不同。西方的现代化道路产生了巨大的成果,整个现代文明都是这条道路的产物,但与此同时也带来了诸多不幸甚至灾难。可以说,现代文明的创造是建立在巨大的代价基础上的。中国是个后发现代化国家,如果中国完全按照西方现代化的路子走,那无疑是在享受现代化成果的同时,也得承受现代化的负面效应。但中国自身特殊的历史条件根本承受不起这种代价,而很有可能的是,现代化的正面成果中国人民还未充分享受到,却已经使自己陷于万劫不复之地。面对这样一种局面,中国人民唯一的选择是走出一条既能充分享受现代化的正面成果又可使代价降到最低限度,即“鱼和熊掌能够兼得”的现代化之路。按照新自由主义和后现代主义思潮等的理论,这是不可能的,因为现代化过程中出现的负面效应是与现代性的理念,与理性、科学、技术等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的,在某种意义上,现代化的负面效应是由现代性理念本身滋生的。人类在追求现代化过程的同时必然也得接受其负面效应。而能够为中国独特的现代化道路提供理论依据的正是马克思主义,严格地说是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批判理论。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批判理论关键在于并不把现代化过程中所出现的种种消极影响归结于现代性理念本身,而是强调正是社会制度、生产方式促使现代化走向了反面,强调现代性理念与现代化过程中的消极作用之间并不存在必然联系。由此看来,正是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批判理论为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的合理性与合法性提供了理论依据。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事实上的成功,则为这一理论的合理性与合法性给予了实践上的证明。中国人民对这一道路的自信既有理论上的依据又具实践支撑。

一、中国旨在开辟一条既能充分享受现代性的成果、又要把代价降到最低限度的独特道路

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一开头对资本主义生产力的巨大作用的描述,实际上也是对现代性辉煌的描述,资本主义生产力发展的过程也是现代性展现的过程。

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自然力的征服,机器的采用,化学在工业和农业中的应用,轮船的行驶,铁路的通行,电报的使用,整个整个大陆的开垦,河川的通航,仿佛用法术从地下呼唤出来的大量人口———过去哪一个世纪料想到在社会劳动里蕴藏有这样的生产力呢?[1]

资产阶级,由于一切生产工具的迅速改进,由于交通的极其便利,把一切民族甚至最野蛮的民族都卷到文明中来了。它的商品的低廉价格,是它用来摧毁一切万里长城、征服野蛮人最顽强的仇外心理的重炮。它迫使一切民族———如果它们不想灭亡的话———采用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它迫使它们在自己那里推行所谓的文明,即变成资产者。一句话,它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世界。[2]

资产阶级使农村屈服于城市的统治。它创立了巨大的城市,使城市人口比农村人口大大增加起来,因而使很大一部分居民脱离了农村的愚昧状态。正像它使农村从属于城市一样,它使未开化和半开化的国家从属于文明的国家,使农民的民族从属于资产阶级的民族,使东方从属于西方。[3]

西方社会自15世纪以来,随着启蒙的开启,便踏上了实现现代性的征程。这一现代性确切地说是资本主义的现代性,因为其主要的推动力是理性与资本的结盟。这种以资本与理性结盟的方式为主要特征的资本主义现代性,正如马克思恩格斯所描述的那样,使社会摆脱了旧有的、固定的生产关系和社会关系,展现了超乎人们想象的工业和科学的神奇力量,生产力获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实现了“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一实现现代性的征程,自15世纪以来一直处于增长和扩张之中,现代人都在享用现代性所带来的巨大成果。

资本主义现代性在给人类带来无限享受的同时,也使人类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如果说到18 世纪末19世纪初,这种代价刚呈现出来时人们还能承受的话,那么到了20世纪末,人们对这种代价的承受快接近极限了。

马克思恩格斯在描述了资本主义生产力、资本主义的现代性的辉煌成就以后,马上笔锋一转,深刻地揭示了资本主义生产力、资本主义现代性的恶果。

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资产阶级的所有制关系,这个曾经仿佛用法术创造了如此庞大的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的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现在像一个魔法师一样不能再支配自己用法术呼唤出来的魔鬼了……社会突然发现自己回到了一时的野蛮状态;仿佛是一次饥荒、一场普遍的毁灭性战争,使社会失去了全部生活资料;仿佛是工业和商业全被毁灭了。[4]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陈学明
陈学明
复旦大学哲学系暨同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