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枫:美国搞完中兴搞华为——感慨马宾方案的搁置与中国芯片被韩国彻底反超

刘枫 2019-05-19 浏览:
到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国“全国集成电路行业固定资产总投入仅15亿元人民币,折合美元仅3亿美元。据报道,现国外建一条有一定规模的存储器生产线投资就要2亿美元。”1984年之前,韩国集成电路本来远远落后于中国。中国的集成电路和日本同步,80年之前,按照马宾的说法,中国已经建立“较完整的设备、仪器、材料、科研、生产的体系”。韩国1977年才搞集成电路,比美国晚16年,比中国和日本晚12、13年。84年之前韩国每年就向集成电路和半导体行业投资1亿美元,从84年至87年,在连年亏损的情况下,每年投资5亿乃至10多亿美元发展芯片行业,韩国四大企业集团到1988年底,以累计投资47亿美元,亏损16亿美元为代价,使得1988年韩国集成电路销售额44亿美美元,出口39.4亿美元,1990年销售额将达54.1亿美元,出口达46.8亿美元。这就是在毛时代远远落后中国的韩国集成电路产业,为什么在80年代反超中国的重要原因。在韩国、日本及中国台湾地区大搞芯片产业的同时,中国花费巨额资金引进电视、收音机等生活消费类电子产品及相关生产技术平台,仅1987年就高达35亿美元之多。如果当时中国拿出相当多比例的经费用于芯片行业,中国芯片也不至于那么惨,资产阶级自由化官员们非不能也,实不为也。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刘枫:美国搞完中兴搞华为——感慨马宾方案的搁置与中国芯片被韩国彻底反超

一、吴敬琏、林毅夫们崛起,马宾等老革命家被冷落——中国芯片行业无比悲哀的转折点

随着中美贸易战的开打,中兴被制裁,芯片成为这场战争的焦点问题。在国内,各种认识和主张一时间纷纷涌出。在呼吁自主研发、奋起直追的爱国的声音之外,却有另外一种刺耳的声音,那就是完全反对中国政府大力扶持搞芯片的自主研发,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吴敬琏2018年4月份在清华的讲话。

吴敬琏说:

http://tech.sina.com.cn/csj/2018-04-26/doc-ifztkpin3214995.shtml

【从网上的反映看似乎有一种危险,这种危险就是由于这个争论使得国家主义更加取得了优势,就是用更强大的行政力量去支持我们的有关产业,比如说有一种口号叫做“不惜一切代价发展芯片产业”。】

早在80年代初开始,以吴敬琏为代表的新自由主义、市场原教旨主义、资产阶级自由化势力,就对中国改革开放形成了严重的干扰、破坏,其中最重要的是就是对新中国前三十年形成的高新技术产业的破坏。中国本来比较强大的芯片产业,自85年开始就不断萎缩,甚至被本来远远落后于中国的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赶超,其中一个关键原因,就是这些资产阶级自由化学者勾结腐败卖国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官员进行破坏的结果,今天中国要下决心再次发展芯片产业了,他们又跳出来搞破坏。

吴敬琏觉得国家或政府不仅不该“用更强大的行政力量”去支持芯片产业,甚至他还认为如果国家或政府这么做,对民众来讲会是一种危险,因为他认为只要国家用行政力量去支持有关产业,就会使国家主义更加取得优势,为了反对国家主义得势、为了鼓动自由主义,就要废掉中国芯片产业,这是什么奇葩逻辑?

事实上,任何一个新兴的高新技术产业想要得到长足发展,国家和政府的支持(包括政策、税收、贷款以及人才等等)都是必不可少的,这几乎在西方发达国家是常识性的,美国、日本、韩国的芯片产业,都是在政府乃至军队的大力扶持下才发展出来的。

如果当年运十项目没有被新自由主义和资产阶级自由化势力摧毁,中国今天早已拥有了包括航空发动机在内的完全独立自主的大飞机产业。同样,依靠新中国前四十年在集成电路和信息产业方面的积累,本来今天中国也应该拥有自己的独立自主、领先世界的芯片产业。然而,在改革发展过程中,新自由主义势力的干扰与破坏,使除了高铁、航天等少数产业外,包括大飞机、汽车、化工、制药、芯片、操作系统在内的各大骨干行业都遭受新自由主义的残酷破坏,使今天中国在很多关键领域的核心技术不仅仅相对落后于80年代初的中国(即保持当时的发展势头到今天的状态),甚至绝对落后于当时的中国。

以运十为例,参与运10研制的原上海飞机制造厂车间主任、上海核工程研究设计院党委副书记任治侯同志介绍,为运10飞机研制的三钉(虎克铆钉、环槽铆钉,抽芯铆钉),高强度镙栓,超高压无扩口液压接头,当时已达美国标准,可惜的是铆钉生产线现已没有,厂房变成了房地产,使我国支线飞机及C919飞机的铆钉依靠进口,超高压无扩口液压接头现已用在了我国新型战机,海军、深潜等领域,先进程度已达到或超过美国。而据运十总体设计参与者、ARJ21飞机副总设计师周济证实,当年运10用的机体材料,几十年之后的现在反倒搞不出来了。运10开始试飞用的发动机仍是B-707(PW)的JT3D,运十研制期间上海也同步研制了915发动机(涡扇8),与运十当时使用的涡扇发动机JT3D―7的性能相当。现如今,制造915发动机的工厂现在早已转产,为上汽集团的合资企业上汽大众和上汽通用生产汽车配件。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新自由主义势力对改革开放的干扰和破坏,中国保持新中国建国以来一直有的“两弹一星”精神和模式发展高新技术产业,中国工业应该比现在的状态要“厉害”得多得多——这是美国的培植的公知及公知伪装成的五毛们都极力否认的基本事实,他们都否认新自由主义势力对中国的经济、金融和工业产生了严重的破坏。公知们说,中国当前的问题是新自由主义私有化和市场化程度还不彻底。公知伪装的五毛们说,新自由主义市场化、私有化,包括国企私有化等等政策,已经让中国实现了大国崛起,中国已经是帝国主义——等特朗普以中国经济侵略美国和世界的借口和中国打贸易战、金融战时,极少数中国官员才明白这些公知伪装的五毛从2011年开始鼓吹中国已经是帝国主义国家的原因。这些公知伪装的五毛鼓吹,为了使国家强大挑战美国,要继续过去的新自由主义市场化、私有化模式。

早在90年代初开始,许多爱国学者及以马宾(建国后历任鞍山钢铁公司总经理、冶金工业部副部长、国家进出口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经济研究中心副总干事)为代表的党内老革命家都主张发扬两弹一星精神,大力发展以IT产业为核心的高新技术产业,争取迎头赶上发达国家,缩小中国与发达国家的经济技术差距。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刘枫
刘枫
独立时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