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若干重要问题的再思考——对王艺明和张兴祥评论我与洪永淼商榷文章的回应

简新华 2019-05-19 浏览:
西方经济学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区别,主要不是前者主要研究人与物的关系、后者主要研究人与人的关系,实际上两者都要研究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而且都侧重研究生产关系;两者的本质区别在于前者是资产阶级的在一定发展阶段含有一定科学成分的政治经济学,后者是无产阶级的科学的政治经济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创新和发展必须坚持和创新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经典理论框架,不能“回归亚当•斯密《国富论》的经典理论框架”,否则就不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若干重要问题的再思考——对王艺明和张兴祥评论我与洪永淼商榷文章的回应

最近看到厦门大学王艺明教授和张兴祥副教授的文章《对创新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思考——兼评简新华对洪永淼的质疑》(以下简称《思考》),评论了我发表在《马克思主义研究》2018年第3期的文章《创新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以下简称《简文》),既感到高兴,又觉得有点遗憾和困惑。高兴的是我对洪永淼教授相关文章(以下简称《洪文》)提出的质疑和商榷,现在有学者回应,将有助于形成正确的认识;遗憾和困惑的是,还没能看到洪永淼教授本人的回应文章,而且感到《思考》主要是在为《洪文》辩护,不仅没有澄清我对《洪文》的质疑,而且只评论《洪文》和我的商榷中的部分论点,不对我们两人的总体看法特别是要害问题做实事求是的符合逻辑的完整的评价,还存在对我的文章的误解和无中生有的强加,甚至也出现了逻辑不清、思路不明、需要商榷的新问题,不得不写此文回应。另外,我与《洪文》商榷的文章尽管有24000多字,依然由于杂志篇幅所限,有些问题没有展开论述,正好可在此文中进一步说明。

下面按照《思考》的论述顺序,针对《思考》对《简文》的评论,依次提出我的商榷意见,以求教于经济学界的同仁们。

一、西方经济学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区别究竟是什么?

这是《思考》评论的第一个问题,主要只是在为《洪文》做辩护,认为我提出的商榷意见是“自我衍生的议题”、“自说自话”、“存在明显的逻辑错误”,《思考》也没有像其作者在前言中承诺“阐述自己的观点”的那样,说明西方经济学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区别——特别是本质区别——究竟是什么,而这是创新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必须弄明白的重要问题。

首先还是看看《洪文》是怎么说的。《洪文》提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主要研究经济制度演化本身,侧重于人与人之间的生产关系。而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即物质的生产方式,并不是政治经济学研究的主要内容。这事实上已经逐渐脱离了亚当•斯密《国富论》的经典研究范畴”;又说“传统政治经济学就是研究经济的公共属性,用马克思的话说,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生产关系”,亚当•斯密《国富论》“延续了‘政治经济学的含义’”;还认为,“西方经济学通过1870年代的‘边际革命’,侧重于研究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研究稀缺资源如何优化配置,逐渐淡化了对经济制度与经济现象的政治分析。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与西方经济学从此分道扬镳”。

《洪文》的这些论述,应该是想说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与包括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在内的西方经济学的基本区别或者主要不同。在《洪文》看来,亚当•斯密的《国富论》主要研究经济增长“即发展社会生产力”,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主要研究生产关系,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与西方经济学的主要区别在于前者“侧重于人与人之间的生产关系”、后者“侧重于研究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但是这种看法,既不准确,也不符合实际,甚至自相矛盾。我的具体商榷意见如下。

(一)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与西方经济学的根本区别在于阶级性和科学性。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侧重于人与人之间的生产关系”的研究是没有问题的,但这决不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与西方经济学的主要区别,更不是本质区别。尽管相关论述很多,不用大量引用权威论述就可以知道,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与西方经济学的主要区别在于两者的目的、立场、观点、方法和主要内容及其基本体系结构的不同。包括亚当•斯密《国富论》的经典理论框架在内的西方经济学,是为了服务于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按照资产阶级的立场和观点,主要采用唯心主义的研究方式而建立的基本理论体系结构和主要内容,这种理论体系结构和主要内容特别是以亚当•斯密为代表的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虽然有一定合理性和作用或者说有科学的成分,但是在总体上并不是科学的经济学,最突出的是并没有实事求是地揭示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本矛盾及其走向灭亡的必然趋势,后来甚至演变成主要为资本主义制度做辩护的庸俗经济学。包括现代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在内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则是要服务于无产阶级革命和社会主义经济的发展、按照无产阶级的立场、采用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而建立的基本理论体系结构和主要内容,最突出的是科学地揭示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本矛盾及其变化演进的客观规律和马克思与恩格斯所说的“两个必然”(即“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①])的必然趋势。两者最本质的区别在于科学性和阶级性的不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无产阶级的经济学、科学的经济学;西方经济学是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含有一定合理有用成分的但总体上非科学的经济学。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简新华
简新华
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