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卫《资本论》:主体批判的深层历史构境

许光伟 2019-05-17 浏览:
此文的主体内容乃拙著《保卫<资本论>——经济形态社会理论大纲》修订版(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7)之尾论(作为总结性的一章)。此次根据发表需要,对该章文稿结合全书主题,进行了有针对性压缩和改编,得以采用恰当的形式和读者见面。鲁迅先生有言:“我想: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钱钟书先生则强调:“对症亦知须药换,出新何术得陈推。”其阐明中国政治经济学远航方法论路径,遂为中国经济学研究“导论”意义之作品。又由于洞悉了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内部结构,遂完成最为深远意义之政治和经济的“历史组装”工作。然则,由于“中国经济学建构”行动使命,研究固然还局限在方法论层面上,但实质内容已提出“重新研究全部历史”之工作要求,乃至可能成为推动我们的理论向深处进军之研究纲领。谨以此文纪念伟人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保卫《资本论》:主体批判的深层历史构境

一、《保卫<资本论>》工作意蕴解析

 《资本论》始终是政治经济学研究的一块基石。月移花影约重来,我国业已掀起的“热研《资本论》”浪潮,其中最有价值的一点恐怕就是:通过还原马克思的学术精神,深度挖掘《资本论》的科学品质与艺术涵养,以达到“为我所用”之目的;同时又由于中国方法、中国智慧、中国学科,这些“中国元素”最大程度地集成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之原创性内涵,可以深切感受到此项工作所实现者“经济学的回家,回历史,回中国”也!此为具有民族蕴涵特征之“学术坐标系”研究升级。【注:此“顶层设计”是大象无形的,体现“行动的科学”和“历史的科学”的合一性要求,促使“研究”和“叙述”必须作为“实践态的思维”予以考察。拙文“我为什么与如何写《保卫<资本论>》”将之概括为:“整体看,这是对《资本逻》予以‘保卫’的学术价值、工作意义和建设路径。”(《政治经济学报》2015年第4卷)】

 故此,可认为,《资本论》的深层境界在于构筑了“客体批判”的历史科学,完成以副标题对主标题的系统性书写。【注:主标题是学科对象和研究对象,副标题是学科方法和工作逻辑;主标题体现的是对“天人合一”的社会历史背离,副标题是体现的是对“知行合一”工作理念的回归。因此,《资本论》可以视为“客体批判的抽象力”。盖因其“认定抽象力是优先作为研究规定,指示主体行动力”,以“实践化的知识”切入行动理论,从而生成“辩证法的实践态”。(参阅许光伟等:《马克思“抽象力”理论规定本根与溯源——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中国经济问题》2018年第4期)】

 进而,《资本论》实现了以批判为“学科方法”宏构社会发展理论,以致,以发展为批判的工作指向性将“批判”设定为发展规定之中心内容,奠基大写字母“批判科学”方法论。大道至简,我手写我心,“新时代”的中国理论构建行动亦需要适时地从“黄昏时分”起飞!简言之,这是有关于“中国主体批判”之深层历史构境。

 行动议程包括:(1)突破单一路线的批判研究,实现“主客体批判”并举;(2)以总体研究方法和思维把握“身份二重性”与“劳动二重性”之历史共生;(3)以“贯通”之法形成对产品和商品经济形态“相互拱卫”之全方位、系统研究;(4)以《资本论》为“体”践行和弘扬“中国行动规定”,强调“主体批判”的工作领衔为中华体系所独有,等等。总的来讲,以上研究表明:通过“中国人资格”的阅读和研究工作成分的介入,《资本论》依然具有强烈的时代感召力,此为“学术保卫”之指向性,意味着对中西方学术工作关系的“重构”;并且整体看,这不啻又是一次“人类智慧革命”,昭示文明规划新图景,所以惟其强有力,必能推动理论研究向深处进军。

二、中国经济学研究:从“主体批判”启航

 关于中国经济学的研究起点,学界争论很大。而对《资本论》和西方主流经济学的“洋教条”的推崇,也极大地制约了对中国历史的思考。“既然《资本论》俄国化,不是爬行资本主义道路,因而也就不能将《资本论》中的概念范畴抄袭到俄国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同样道理,《资本论》中国化,也不是中国爬行资本主义道路。因此,中国同志也不能将《资本论》中的概念范畴移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学。”但是,“在中国经济学理论界,肃清教条主义的任务仍然繁重而艰巨。中国经济学界一批又一批的经济学家,一直试图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把《资本论》中的概念范畴生搬硬套到社会主义经济之中。”【注:丁堡骏:《论<资本论>俄国化与中国化(下)——兼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本质》,《当代经济研究》2018年第6期】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