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钟成:2030年,希望中国能奖励特朗普一吨重的奖章

马钟成 2019-05-17 浏览:
面对特朗普的野心和无理要求,中国应化被动为主动,将坏事变好事,彻底认清新自由主义势力的卖国本质,彻底认清新自由主义和资本主义道路是死路一条,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指导下,毫不动摇地将自主创新赶超战略推动下去,汲取80年代以来的经验教训,主动塑造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主动塑造更加平等的中美经济关系,不仅仅抵制新的,也要废除旧的那些从根本上危害中国国家安全和人民利益的中美不平等经济关系。当年苏联赫鲁晓夫对华技术封锁后,中国人民没有向困难低头,而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独立自主地搞出了原子弹、导弹和核潜艇,后来,毛泽东曾幽默地说:为了感谢赫鲁晓夫这一激,“要奖励他一枚一吨重的奖章”。希望今天的中国人民继承伟大光荣的革命传统,在2030年顺利恢复和建立独立完整先进的高新技术产业工业体系,到那时我们要感谢特朗普的这一激和一逼,也要奖励特朗普一枚一吨重的奖章。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马钟成:2030年,希望中国能奖励特朗普一吨重的奖章

附文原作于2015年5月7日,原标题《稀土保卫战失利、中等收入陷阱与中国的<入世议定书>》,其中部分分析和论断并没有过时。

基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可以看到,中美之间形成的贸易顺差,很大一部分是由于中国稀土及其他宝贵资源廉价出口导致的,当然此外还有劳动力密集型商品的廉价出口,其本质是美国向中国剥削了巨额的剩余价值。然而,特朗普主导下的美国就是以存在中美贸易顺差为由和中国大打贸易战,并要求进一步加大对中国的剥削和压榨。

通过该文提供的具体而重大的案例可以看出,之前基于中国《入世议定书》的中美经济关系,本身就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平等的经济关系,吃亏的本来是中国。十七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大以来,早在80年代就占据主流地位的新自由主义、市场原教旨主义的比较优势思维(放弃高新技术产业和赶超战略、将中国锁定在价值链低端产业)被有所抵制,自主创新赶超战略得到一定程度的恢复。尽管原本的独立自主且与发达国家相比并不落后的汽车产业、大飞机产业、化工产业、仪表产业、芯片-信息技术产业等绝大部分产业被美国在华扶植的新自由主义势力基本摧毁,但是电力、高铁、航天等少数几个八九十年代的所谓计划经济堡垒(也是八九十年代市场化和对外开放程度最弱的产业),却最大程度保留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按照两弹一星精神发展出的核心技术和产业,并在今天开始焕发生机。可以想象,如果中国的电力、铁路等在八九十年代就走汽车、芯片、大飞机产业一样的对美日欧全面开放、合资、市场换技术的道路,今天将是怎样的恐怖局面。这是今天特朗普集团与中国大打贸易战并制定比中国《入世议定书》更加不平等的中美经济关系框架的重要原因。

众所周知,如果中国不加入WTO,并不影响中国与广大发展中国家及美日欧的进出口贸易。毫无疑问,中国应该与广大发展中国家之间推动更进一步的自由贸易结构和体制,允许部分全球性的最落后国家采取一定的保护主义措施。但是,在作为最大的贫困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国家的中国,在处理与美日欧发达国家经济关系上,中国应该要求美日欧奉行更加彻底的自由贸易政策,而中国应该按照原WTO框架规则保留一定的保护主义措施(正如在稀土问题上可以看到的,中国《入世议定书》很大程度剥夺了中国这一合法权力)。然而,实际情况却恰恰相反,在新自由主义、市场原教旨主义和新权威主义思潮的误导下,在美国对中国大搞保护主义措施时,中国却早已更加彻底地全面地向美国进行了资源、市场、产业、金融开放。2011年以来,中国的某些媒体和学者非要将中国说成是当前中美经济关系的最大获利者,是新帝国主义国家,部分学者是由于理论上的糊涂,还有一部分则是别有用心的,正是在这种舆论和理论误导下,中国许多学者呼吁中国接受特朗普的贸易协议,这其中蕴含着十分危险的政治和经济陷阱。

改革开放以来,美国垄断资本和财团在中国培植了规模庞大的新自由主义势力并推行新自由主义经济秩序,虽然通过中国和第三世界,美国垄断资本剥削和崛起了巨额的利润和剩余价值,但是仍然无法填补美国资本大鳄们的惊天欲壑和穷奢极欲,仍然无法缓解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内在矛盾和危机。美国共和党极右翼势力扶植特朗普上台并对华大搞包括贸易战在内的全面遏制政策,其目的就是要破坏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独立自主性,不仅仅巩固以往的新自由主义成果,还要在中国推行更加彻底的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诸如压迫中国政府放弃自主创新战略,取消有关技术转让的政策、取消所有针对美国资本的各种投资申请限制及企业股权比例和所有权要求等等。

几十年来,我们对美国开放了绝大部分产业和市场,让美国垄断企业和垄断金融资本在中国获得巨额利润和剩余价值,但是美国并没有给中国真正的先进的核心技术,市场换技术和比较优势战略早已彻底破产,今天中国所拥有的核心技术,无论是航天、高铁、电力还是通信,都是在新中国成立几十年的基础上依靠中国的国有企业和极少数类似华为这样的民族企业通过独立自主、自主创新获得的。美国的金融资本,诸如高盛、摩根之类,在中国如入无人之境,但是中国的银行在美国的业务却被全面压制。美国的高科技公司,诸如思科、因特尔、微软之类在中国全面自由扩张,甚至进入中国的政府和军队通信系统,对中国的信息安全产生极大危害,但是中国的华为等有一点初步核心技术的公司,无论是要销售产品还是要投资收购,却被美国严格禁止进入。在特朗普对华贸易清单中,美国明确要求中国确认不会对美国限制中国投资事关美国国家安全的敏感技术领域的行为进行报复,这完全是在将之前的中国《入世议定书》中的不平等条款进行全面的扩大化和巩固,将中国《入世议定书》中残留的部分中国拥有的权利全面取消。

今日中国芯片产业如龙芯发展面临的最大问题,并不是技术瓶颈,而是市场瓶颈,是中国国内的芯片市场包括政府采购市场都已经被美国WINTEL联盟占领和垄断。即便是美国和西欧,都通过政府采购方式保护自己的民族产业,但是唯独中国毫不设防。特朗普对华发动贸易战,如果中国对等还击,比如针对来自美国的芯片和软件征收对等的税收,将极大地提升自主芯片如龙芯和自主操作系统的竞争力和市场份额。特朗普要求中国取消有关技术转让的政策,既然中国的市场换技术战略基本失败,美国等企业在中国获得巨大的产业和市场份额,并没有真正向中国转让技术,那么中国完全可以彻底放弃市场换技术战略,限制美国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在华投资,将中国宝贵的投资空间和消费市场更多地留给中国的国企和民族产业——这一系列对等还击政策,将极大地改变中国对美国的依附地位,也是美国垄断资本的灭顶之灾。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马钟成
马钟成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