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吴宣恭教授荣获世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奖的获奖感言

吴宣恭 2019-05-15 浏览:
根据现阶段基本经济制度的特点,指出中国现阶段已经出现生产关系“二重化”、经济规律体系“二重化”、社会主要矛盾“二重化”,表现在市场关系上,也出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同时并存。建议应该从这里去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特点,在基本经济制度中坚持公有制为主体,保证中国沿着社会主义道路前进。

厦门大学吴宣恭教授荣获世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奖的获奖感言

个人简介:吴宣恭,1930年生,1951年厦门大学毕业并留校任教,1960年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班毕业,1985年被评聘为教授。现任厦门大学经济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厦门大学经济系主任、经济学院副院长、厦门大学副校长、校党委书记。受兰州大学、西南财大等6所高校聘为客座教授;受中国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等多所马克思主义研究机构聘为特约研究员或顾问。

(以下是获奖发言的原文)

亲爱的马克思主义阵营的同志们,早上好!

非常高兴能在十月革命一百周年这个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日子,在首举义旗的圣彼得堡和莫斯科,参加“世界政治经济学学会”第12届论坛,并荣幸地被学会授予“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奖”。

厦门大学吴宣恭教授荣获世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奖的获奖感言

厦门大学吴宣恭教授荣获世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奖的获奖感言

十月革命的胜利,将马克思、恩格斯的社会主义科学学说由理论变为鲜活的现实,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劳动者当家做主的国家,打破了千百年剥削阶级统治的坚冰,开通了人类社会前进的航路,指明通向共产主义的道路,极大地鼓舞了全世界劳动人民争取解放的斗争。毛泽东同志指出:“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说明了十月革命对在中国广泛传播马克思主义,激励广大人民革命意志的重大作用。虽然社会主义事业在一些地方出现曲折,但是,拥有世界最多党员的中国共产党,仍然高举马克思主义的旗帜,毫不动摇地坚持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信念,引领广大人民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奋勇前进,取得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中国人民的胜利,必将继十月革命之后,再一次为全世界劳苦大众的革命斗争树立光辉榜样,一定会推进世界共产主义运动走向新的高潮。

说来凑巧,我正是在十月革命30周年之际,走进当时被誉为中国“东南民主堡垒”的厦门大学,并在那里接受到马克思主义的教育,时年17岁。那时,厦大师生积极展开反抗国民党政府反动统治的学生运动,在许多学生宿舍里经常可以看到毛主席的论著,甚至是中国共产党的党章。它们不但使我认识了共产党的性质、纲领,还帮我看清了中国社会发展的前途和知识青年的任务。也是在地下党的引导下,我阅读了马克思、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艾思奇的《社会发展史》、《大众哲学》、列昂捷夫的《政治经济学》和沈志远的《新经济学大纲》等一系列著作。通过学习,扩大了我的视野,点燃了我对经济理论的兴趣。

新中国建立后,我上大学三年级,跨系念了王亚南校长讲授的“政治经济学”和一些经济类课程。毕业后我被留在厦大工作,王校长问我是否愿意转行到政治理论课教学组当教师,我不加犹豫地答应了。由此开始了我从事马克思经济学教学和研究的66年历程。

在全国解放初期,我到福建山区参加土地改革和农村合作化调查,进行城市家庭访问,参观并在许多国营工厂劳动,亲眼看到劳动人民生活的巨大改善,切身领会到他们对新社会发自肺腑的歌唱和自觉迸发出来的冲天劳动干劲。对比解放前所见所闻劳动者的穷困、悲惨状况,两个社会犹如天壤,使我坚定地相信只有社会主义才是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的康庄大道,树立了跟着共产党坚持社会主义的信心和决心。

1958年到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班进修对我的教学研究工作起着关键性作用。两年中,在宋涛教授、卫兴华教授、李宗正教授和其他名师的教导下,我认真学习了《资本论》等一批重要经典著作,系统修习了世界经济、经济学说史、经济史、逻辑学等一系列课程,初步弥补了我“非科班出身”理论基础和知识结构的不足。更重要的是,人大老师们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立场、严谨踏实的学风、分析问题的辩证方法、对学生严格和认真负责的精神,润物无声地教育、引导我们,使我懂得怎样才能履行好教师的职责。

从人大毕业返回厦大后,我被分配讲授其他老师不大愿意教的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部分。它不像资本主义部分那样有完整的体系和严密的逻辑推论,而且还会随着时局的变化经常更动内容,的确是比较难教和“吃力不讨好”的课程。但是,困难却有好的一面,它迫使我更多地关心时事,注意观察和研究社会实际,了解社会主义经济理论的发展过程和各时期出现的热点,锻炼对理论和实践问题的分析能力,逐步树立唯物辩证的思维方式,为我以后的经济理论工作打下较好的基础。

1979年,蔣家俊同志和我受教育部委托主编南方16高校《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部分)》教材(即通称的“南方本”)。他和我研究了以前的教材,分析它们的基本观点和体系结构,确定我们教材的主线。通过系统的教材研究、编写和多次修改,加深我对生产资料所有制在生产关系中重要作用的认识。在此之后,我长期以较多的精力研究马克思主义的所有制、产权理论,把它作为分析经济关系的基本理论依据,探讨我国经济的改革和发展。

下面请让我向各位专家着重报告我在有关所有制理论研究的主要观点。

一、所有制和产权关系基本理论的研究

来源 : XMU亚南读书社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吴宣恭
吴宣恭
厦门大学经济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